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做够一百次就自由了
    :

    能把这种沙文主义理论说得这么理直状还让人无可辩驳的,也只有夜睿了。

    左小右沮丧的抱着鞋子往外走。

    她的鞋子不脏,只有一点点灰,一擦就干净了,这样就扔掉了。院长的皮鞋鞋底都修了四五次了还在穿。

    看着左小右磨磨蹭蹭的样子,夜睿立刻不悦道:“十五秒,立刻回来。”

    噌!

    左小右顿时有如变身的美少女飞也似的跑向楼梯间的垃圾箱又飞也似的跑了回来。

    千万不能迟到,千万不能迟到。

    然而等她气喘吁吁地跑回来的时候,夜睿将修长的手臂递到她的面前:“五秒。”

    左小右垂下头,咬咬牙,没关系,只是五秒而已。

    做完心里建设,左小右缓缓仰起头,看着那双棱角分明的唇攥紧了拳头。

    夜睿的唇棱角分明,微微上扬的唇角带着一抹张狂的野性。其实很好看。

    左小右嘟起嘴踮着脚尖,亲了上去。

    夜睿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愉快的笑意。

    不错,学得很快。

    一、二、三、四、五……

    左小右贴着夜睿的唇心里在计秒。

    时间到。

    左小右松了一口气,踮起的脚尖往下一沉准备撤。腰身一紧,身体就紧紧地贴近了那宽阔的胸膛,男人强劲的肌肤与她柔软的肌肤隔着布料传递着彼此的气息。

    “虽然说今晚你主动,没想到你会这么迫切。”夜睿摩挲着她的唇凉薄的眼里闪过一抹戏谑,“接下来也好好表现。”

    左小右顿时在风中凌乱了,什么叫这么迫切,迟到的规矩明明是他定的。

    然而,她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硬着头皮顺上他的话:“是。”

    左小右的吻青涩而胆怯,夜睿却觉得只要她微微的碰触自己全身就像着了火。明明想要更多,却还在等着她一点点的继续。

    稚嫩的小朋友。

    巨大的双人床上,左小右哆嗦着手去解夜睿的衬衣。万分懊恼自己因为打工学习而忽略在正常的年纪研习岛国大片。否则现在就不会不知从何下手了。

    看着她嫣红的小脸,夜睿有种说不出的舒畅,一把将她拽进怀里,咬住她灵巧的耳垂,温热的气息从耳内传遍四肢百骸,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受到了温柔的抚慰。他的声音性感喑哑:“不会?我教你,好好学。”

    谁要学这种东西。

    左小右无力吐槽,双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承受着他给予的一切。

    一场春色弥漫过后,夜睿去冲澡。

    左小右瘫在床上装尸体,脑子里突然闪过夜睿那句“一千万一次”。

    当时为什么要拒绝?为什么跟钱过不去?难道自己在夜睿面前有过自尊吗?

    一千万一次,十次就是一个亿,一百次……她就自由了。

    一百次,一想到那些限制级的画面左小右立刻就被自己臊死了。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都黑,近变态者会变态。

    左小右你变态了。

    夜睿包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看见左小右在被子里拱着什么,想也没想,一把就将被子掀开,就见左小右撅着pp双手捂着脸趴在枕头上不停的扭着,那画面。夜睿觉得自己发作的频率又高了。

    左小右遵从夜睿的习惯“裸睡”,被子掀开时身体立刻一凉,她惊觉转身,就看见夜睿站在床边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看来一次还喂不饱你。”夜睿作势就解浴巾。

    “我没有,我很饱。”左小右立刻从床上弹跳起来,闪电般地消失在夜睿面前,砰地一声把门关上,靠着门大喘气。

    怎么办?没脸见人了。

    左小右捂着能滴出血来的脸呜呜。还讲什么自尊啊,脸都丢光了。

    “我很饱!”夜睿看着浴室的方便,有些得意。又看看床上,想着左小右刚刚的姿势,点点头:“这个姿势不错。”

    夜里左小右趁夜睿睡着的时候偷偷起床,把文件拿到洗手间接着做。

    夜睿很惊醒,其实左小右一动的时候他就醒了,见她蹑手蹑脚地走到自己书桌旁然后鬼鬼祟祟地走进洗手间将门关上。眼眸立刻一冷。

    左小右,你可真让我失望。

    夜睿啪地推开洗手间的门,看见左小右正蹲在地上趴在马桶上誊写着什么,听见推门声,立刻像只受惊了的兔子回过头看他。

    左小右有点尴尬下意识的把文件往手下压。以夜睿的变态,说不定会一把撕碎这份文件,理由当然是太臭。

    可是她真的想把工作再睡,她又不能用夜睿的桌子,只能在这里。

    她答应过夜睿“不做完不下班”。

    左小右,就算被全世界看不起,被全世界放弃,也不会自己看不起自己,不会自己放弃自己。

    夜睿几步走到她面前,神色冰冷,手一伸:“拿来。”

    寒冷的语气让左小右打了个寒颤。她站起身,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文件递了过去,紧张地着说:“能不能不要撕,我马上就译完了。”她龇起八颗牙齿,扯出一抹笑意,指着厕所四周,“这里一点都不臭,文件也没有被薰臭,真的。”

    她紧紧地盯着夜睿的手,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下一秒脸上就会漂浮着撕碎的纸屑。

    夜睿看着手里那份字迹整齐的译稿和翻得有些柔软的原文件,紧皱的眉头悠然舒展,又误会她了。

    夜睿一把揪起她的头发,把她拉到镜子前:“看看,丑成什么样了还熬夜。”

    左小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嘴唇有点苍白,眼圈有点黑之外没有什么问题。她经常这样啊。

    “很丑吗?”左小右撇了撇嘴,她一向对自己的颜值没什么要求。

    夜睿第一次有种一拳打在海绵上的感觉,竟然有女人不在意自己的脸。

    “非常丑,丑到我已经开始考虑你根本不配当我的解药。”夜睿气得磨牙。非要逼他用胁迫的这个女人才会就范。

    左小右果然立刻摇头:“明天开始我就保养。”

    明天,而不是今天……没救了。

    夜睿万分嫌弃地把文件往她怀里一甩:“用完之后洒香水。”

    左小右一喜,抱着文件连连道谢。虽然态度还是很差,但是,起码,第一次,夜睿成全了她。

    哦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