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可怕的惩罚
    :

    接下来的两天夜睿好像心情不错,没有怎么为难她。虽然不再让她去会议室但是还会派给她其他工作。

    周五中午,左小右做完夜睿交待的工作坐在办公室里巴巴地等他回来。

    指针到十二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推开了,左小右立刻起身迎了过去,却看见一个娃娃脸男人走了进来。看见左小右原本严肃的脸立刻浮起愉快的笑意。

    “呀,睿的女人,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是辰亦梵,睿这个世上唯二的朋友。”辰亦梵欢快地贴了过去,围着左小右上下打量,“瘦了点。长得……”他抬起头仔细地打量着左小右的脸,眼眸突闪过一抹狐疑的光芒,快的左小右都来不及发现。

    “长得,真的很美。”辰亦梵老气横秋的点点头,仿佛看完一件艺术品后给出中肯的品鉴。

    左小右这才把他认出来。这也不怪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辰亦梵刘海盖着额头,一副少年嘻哈风。现在却把头发都梳在了脑后,西装革履,刚刚还一副肃貌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左小右虽然对他的变化有些好奇,但是夜睿曾经误会自己勾引他,她还是离他远一点。

    她刚准备往回退,夜睿就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正在汇报工作的西蒙。

    完蛋了,肯定又误会了。

    左小右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夜睿缓迈走到她面前,清贵的脸上一片冷漠,阴沉的眸子让左小右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夜睿倏地伸手一把扯下她的发圈,原本高束的马尾立刻凌乱地披散了她一脸。然后狠狠地抓住左小右的衣领将她往旁边的墙壁上一贯,左小右觉得自己像被一个巨大的钉子钉在了墙上,双脚离地,上下不得。好在夜睿只是抓住她的衣领而不是掐着脖子,没有强烈的窒息感。只是,真的很难堪。

    虽然在场的都是夜睿的人,但孤儿比一般人更要强,夜睿的当众折辱比私下的折磨更让左小右绝望。

    左小右不敢看辰亦梵看自己的眼光,肯定充满了同情、怜悯或者可能是看戏的嘲讽。

    这种眼神,从小到大她经历太多太多了。

    “当我是死的吗?在我的办公室里勾引男人?嗯?”夜睿抓着她领口的手一松。左小右身子猛地下滑脚刚沾地,还没有等好喘口气,腹下一热。

    左小右惊恐地盯着满眼血腥的男人,他竟然打算在这个时候要她。当着西蒙和宸亦梵的面。

    “不要,求你,不要这样。”左小右拼命的摇头,第一次在夜睿身下挣扎。

    她不是妓女,不能当众做这种事。

    “怕了?”夜睿掐住她腰间的手狠狠用力,轻蔑地看着她惊恐绝望的样子,嗤笑一声,“我倒是要看看,谁敢要我夜睿的东西。”

    东西……左小右心里像堵了块重重的石头,沉沉地喘不过气。她是左小右,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属于谁的物件。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勾引男人。”左小右艰难地吐出一句话,勾引两个字说出来仿佛用尽了她一生的力气,那样沉重。

    她是没有慈祥的妈妈教育她一个矜贵的女孩子是怎么样的,可是她从小就知道女孩子不能随随便便。卜俊杰追她那两年,他们之间也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她很自爱,因为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自己都不珍视自己就再也不会有人重视自己。

    这样的左小右,怎么会去勾引男人。

    左小右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她一直很坚强,从来都不会哭。可是在遇到夜睿之后总是在哭。明知道眼泪自己的眼泪他不会在意,明知道哭改变不了什么,可是,那代表着软弱的眼泪总是在流。

    “不要哭了,左小右不要哭了。”左小右拼命地去擦自己的眼泪,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再流了,不要再流了。不要哭给他看,左小右不要哭给他看。”

    “装什么装?那么迫切的勾引男人,我现在满足你的意愿。怎么?还是说我一个还不够?”夜睿伸进她衬衣下摆的手一紧,语气阴冷冰冷,“要不要我给你多找几个男人伺候你?”

    “不要不要。”左小右没命得摇着头,泪水飞溅。有泪珠飞到夜睿的脸上,冰凉艰涩。

    夜睿原本狂躁的心莫名一软,掐在她腰间的手下意识一松。

    亦辰梵看着夜睿杀气凛然的背影,笑眯眯的说话:“哇,没想到睿的占有欲这么强烈耶。哇,好棒。不过睿,女孩可不是拿来凶的,是拿来……”话还没说完辰亦梵就被西蒙架住了胳膊往外拉,最后一个哄字淹没在清脆的关门声中。

    “哭什么,又不是第一次。”夜睿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没由来一阵烦躁。他这是怎么了,竟然会在这种关键时刻犹豫。

    但是箭在弦上,他夜睿从来不会隐忍自己。

    一场欢爱结束,夜睿冷冷地看着在原地瑟缩的左小右,语气冷若寒冷:“以后要勾引男人之前先想清楚自己的身份。我的东西,除非我不要,否则谁敢要?!”

    左小右不想说话,不想动,没有准备好迎接的身体此刻痛得厉害,让她几乎没有站立的力气。

    可是不管她多么讨厌眼前这个人,多么痛恨他。在被摧残之后还是要笑脸相迎:“夜总,我今天下午请了假。上午的工作我都做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夜睿冰冷的眸子射了过去,看见她面无血色的小脸和那扯出来的僵硬笑容。心中闪过一抹悸动。冷声道:“八点前回夜睿居。迟到,后果自负。”

    左小右咬着牙点点头:“谢谢夜睿。”

    左小右颤抖地蹲下想从地上捡起被夜睿扔掉的发圈,却被夜睿一把拦住:“以后不准在别的男人面前把头发扎起来。”看见左小右疑惑的眼神,他难得好心解释,“你的脸,太丑。出去只会丢我的脸。”

    左小右低应了一声没再去捡发圈,礼貌地和他道了别。

    左小右走了,夜睿看着对面空荡荡的位置,脑海里莫名闪过左小右在自己身下哭泣颤抖的样子。没由来又是一阵狂燥。就连西蒙进来都恍惚没有发现。

    “少爷,人下飞机了,现在正带往别院。”西蒙站的位置刚好在左小右位置的旁边。夜睿猛地回过神来,心里更加烦躁。他为什么要在意一个“解药”怎么样。笑话。

    夜睿蹭地站了起来:“去别院。”

    :昨天的收藏有所增加哦,虽然评论很少,但是知道还有读者在关注,还是很开心。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