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为了值得的人
    :

    左小右先回学校换上自己的格子衬衣和牛仔裤,把夜睿的衣服放到书包,又去菜市场买了些菜,这才回了孤儿院。

    孤儿院原本在郊区,现在因为城市建设周围已经繁华起来了。之前一直是租的,业主一直没有来收租,没想到业主一出现,就是拆迁。

    院长为了迎接“亲家”真的是用了很大的心思。

    左小右看见院墙都用白石灰重新粉刷了一遍,原本血红的“拆”字被掩盖得只剩下浅浅的痕迹。缺了一角的大门已经补好,还刷了一层火红的油漆,崭新促亮。门口还挂了两只大红灯笼。就连春节让左小右写的春联都换上了新买的。

    左小右深吸一口气,龇出八颗牙齿,扯出一抹笑容,自然得体。刚上前一步,门就开了。露出小西圆圆的脸,看见左小右,立刻兴奋地回头嚷嚷:“院长,小右姐姐回来了,小右姐姐回来了。”

    边嚷嚷边向左小右跑过来,接过左小右手里的菜:“哇,有虾耶。院长还买了螃蟹,养在厨房里,还是活的呢。”

    小西叽叽喳喳地说着这几天的盛况,边给左小右看自己的衣服:“小右姐姐你看,我都把你给我买的新衣服穿上了。等嫂嫂来了,我们要给嫂嫂跳舞。”

    嫂嫂……谢秋月……

    左小右眼一红。她这几日所受的一切,都是这个嫂嫂送给她的。

    感觉到左小右急促的喘息声,小西敏锐地抬起头看她,一脸疑惑:“小右姐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太高兴了。家里终于有喜事了。”左小右抽了抽鼻子,拍拍他的小脑袋,“走吧。院长等着急了吧。”

    孩子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立刻兴奋地接话:“嗯嗯。中午院长就在说呢。小右姐姐怎么还不回来。我们还等着你的拿手菜东坡肉呢。”

    “好,一会啊,我马上就做东坡肉。”

    左小右跟小西一进门,就见院长坐在院子里拉着手风琴,小朋友们站在一起唱“我们的祖国是花园”。

    看见左小右进来,陈万青立刻站了起来,冲小右道:“小右快帮我听听,我这调都在吧。没有走调吧。”

    左小右看着院长那皱纹深刻的脸,心中百感交集。从她记事起就存在的手风琴虽然被擦得很干净,可是却擦不掉那剥落的漆和斑驳的划痕。

    院长,真的很高兴,很在意,很隆重的在迎接谢秋月母女。

    左小右心里一阵酸涩,她也想由衷的高兴,可是鼻腔却仿佛被什么堵住了,沉沉地无法呼吸。但她仍然笑眯眯的连声宽慰:“院长,您就放心吧。你这调,准着呢。”

    她的笑,归于她的唇,天然微扬的唇角让她很容易让笑容灿烂。

    听她这么说,陈万青放下心来,又紧张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小右,你看,我这样穿不失礼吧?衣服没皱吧?”

    左小右眼一红,眼泪差点下来。

    这件长袖衬衣是左小右用打工拿到的第一笔钱给他买的一直没有舍得穿,现在穿着,一道道折痕仿佛刻痕。为了显示隆重,火热的夏天,院长把袖口和领口都系着很结实,下摆塞进他最好的运动裤里,穿着补了无数次,但是擦得一尘不染的皮鞋。

    左小右故意退开一步忍着泪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遍,一本正经地连连摇头:“嗯,这样不行。院长,快把衣服脱下来。我现在赶紧拿去巷口的洗衣店给您熨一下。”

    如果是平常陈万青肯定不舍得那钱,现在却毫不犹豫地把衣服脱下来递给左小右,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票子递过去:“小右啊,那就麻烦你跑一趟啦。”

    左小右哪里要他的钱,抱着衣服就跑了:“院长,等我哦。”

    陈万青光着膀子看左小右飞奔而去的背影,眼里一阵欣慰。他的孩子,都开始长大了。

    左小右跑了一路,眼泪就跟着飙了一路。

    看着院长,她在夜睿虐待下滋生出来的所有抱怨与愤恨都消失了。

    院长把一切都给了孤儿院,给了他们这些无家可归的孤儿。这是她该做的,是她该报答的。就连洗衣店的老板看着左小右也是那样感慨:“今天是陈院长见亲家的日子吧?这么些年他可算熬出来了。你们院长啊,好人哪。你们长大了,可要好好孝顺他啊。”

    左小右平复了心情,她要高兴,不为陈聪,不为谢秋月,为院长。

    回到孤儿院的时候院长又在指挥着大家把养在院子里的植物一盆盆摆好。计算了时间就开始做菜。

    晚饭由左小右和陈万青一起做,小西自告奋勇要来烧火。

    看着左小右熟练地将五花肉切好,用棕绳扎紧做东坡肉,陈万青不由感慨:“小右啊,将来谁娶了你那就是天大的福气啊。”

    左小右手一划剪刀尖就扎进了手指。她随意地嘬出血水,笑笑:“院长,您就别取笑我了。”

    她这辈子,恐怕再也无法嫁给谁了。

    夜睿的“东西”,谁敢要?!

    左小右喘了口气,把东坡肉摆上,炖上。又开始做别的。

    灶下烧火的小西突然认真地说:“小右姐姐,我长大了就娶你。”

    左小右看着被火苗照得红扑扑的小脸蛋,由衷的笑了。有什么关系呢?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人了啊。而这些家人,这么可爱。

    那一瞬间,她似乎有些明白院长当时宁愿被逼离婚也不愿意放弃孤儿院了,因为这些可爱的小脸蛋,真的很难让人放任不管。

    下午五点的时候,院外响起一阵汽车鸣笛声。

    小朋友们立刻欢快的跳了起来:“是嫂嫂来了,是嫂嫂来了。”

    左小右把最后一盘菜端上了桌,抱了抱一旁紧张地直搓手的院长一眼:“不用紧张。院长,您很好。哪里都没有错。”

    陈万青郑重地点点头,拿起一旁的手风琴,冲小朋友们一挥手:“孩子们,我们跳起来啦。”

    院子里很快响起悦耳的手风琴声和孩子的稚嫩的歌声。

    左小右去开门。

    “小右,你在呢。”陈聪看见左小右神色一僵有些不太自然。倒是谢秋月拉着旁一个打扮富贵的中年妇女指着左小右,非常熟稔地介绍:“妈妈,这就是我之前跟您说过的阿聪的妹妹,也是我的学妹,左小右。”

    不知道为什么,左小右听见她提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

    :再熬几天,甜章就来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