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左小右快要死了
    :

    左小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道被绑在什么地方,周围漆黑一片,看不到一点光亮。

    她是被绑架了吗?

    这是哪里?

    绳子将左小右勒地很紧。

    好痛。左小右扭了扭身体,发现根本就动不了半分。

    左小右心里直发毛,惊恐的感觉瞬间扩散开来。她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到底是什么人会绑她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孤儿。

    是了,一定是贩卖妇女集团。

    除了女人这一显著特征之外,左小右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她从朋友圈看过无数那样的文章,夫妻两逛街,妻子从试衣间里消失不见了,多年后再见时,妻子被做成了人彘,放花瓶里当作供人欣赏的花瓶美人;也看过有些女大学生毕业当晚失踪,被卖到偏远地区给四五十岁的老农民当老婆,生孩子。

    左小右越想心里越发毛。正在她胡乱猜测的当口,门被无声地打开了,同时昏暗的灯光当底照了下来,左小右才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大而破旧的圆柱上。

    左小右惊恐地看着那几个向自己走过来的男人,光线很暗,对方都还蒙着脸,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你们是谁?绑架是违法的,我劝你还是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家人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报警的。到时候你们肯定跑不了。”左小右心里怕得要命,面上努力让自己镇定。

    所有的警匪片显示在这种情况下人质一定要抓住匪徒的弱点,才有可能获得逃出生天的一点点机会。

    “哈哈哈,哈哈哈……”领头的男人仿佛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冰冷冷地挑起了左小右的下巴,目光阴桀,“左小右,孤儿!哪来的家人,情人倒是有。哈哈哈……”

    左小右痛得直皱眉,心里一紧,他们这么清楚自己的状况。看来是有组织的犯罪团伙,专门找孤儿下手。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夜睿……或许只是猜测?!

    还没等她纠结完,就见对方将手里的东西对准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喂,头抬起来。”

    左小右这才发现对方手里拿着的是摄影机。

    男人将左小右上下打量一遍,觉得少了点什么,指了指旁边的男人:“过去,弄点血出来。不吓唬吓唬,人家不会紧张,留着脸。”

    “喂喂,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绑架是违法的。”

    然而不管她怎么恐吓,怎么吼叫,那个男人还是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反着白光的水果刀。锋利的刀尖划破她肩头的布料,鲜血蜿蜒而出,痛得左小右“啊”地尖叫起来。

    痛,好痛。

    左小右痛得整张小脸都扭曲了,拿摄影机的男人还觉得不够,他上前一脚踹开那个人,自己接过水果刀狠狠扎向左小右的肩胛骨。

    “啊!”

    尖刀穿过皮肉与骨头摩擦而过。左小右凄厉地叫声在回荡在幽暗的废墟中,仿佛夜伴的厉鬼发出惨烈的哭嚎。

    “这还差不多。”男人打开摄影机冲左小右冷漠地道,“说,让夜睿拿十个亿来赎你。”

    “不可能。”左小右痛得一张嘴就咬到舌头,一句话说得浑沦不清,“他不会救我的,你死心吧。”

    男人没有理她,只管录着她现在的样子,特别是流血的地方,还特意放大拍摄。

    原来是夜睿。

    左小右绝望地仰头看着那残破的天花板。原来是有人看上了夜睿的钱。

    可是他们真的绑错人了,她不过是夜睿的“解药”,他已经为她损失十亿了,不可能再为她拿出十亿的现金。

    左小右觉得自己要死了,轻轻地呼吸都会让她痛得几乎要晕过去,冷汗早已浸透了她全身。鲜血还不断地往外流,白色t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染成了红色。

    还有两个月她就二十岁了,原来她的生命这样短暂。

    录完,那人把机器递给旁边一个人:“送去给夜睿。”

    其中一人指着左小右不断流血的伤口:“再流下去她可能会死。”

    男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老子告诉过你绑票的第一原则是什么?”

    “肉票绝对不能活着送回去。”

    左小右认命了,不再挣扎,认了。

    短短几天里,夜睿几次要掐死她,这些人认定了要她的命。

    她小心翼翼地活了快二十年,什么人都不敢得罪,什么错都不敢犯,结果还是有人要她死。

    其实,很累。

    左小右突然笑了,伤口痛得很厉害。

    一直背负着院长的恩情也很累,背负着夜睿的折磨也很累,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的活着也很累。

    就这样吧。

    郊区一栋高级别院的地下室里,灯光亮如白昼。

    一个长得跟左小右十分相似的女孩也被以相同的姿势结结实实地绑在凳子上,堵着嘴,眼神有些矛盾。

    夜睿优雅地交叠着双腿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手里翻着一册文件。

    上面写着:莫茵贝,小名小贝;二十岁;s城莫家养女;败金虚荣……领养自友爱孤儿院。

    夜睿冰冷的瞳孔闪烁着讽刺,他冷冷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名跟左小右有八成相似的脸,冷冷地问:“哪些是做的?”

    站在一旁的西蒙恭敬地回答:“眼睛,鼻子,唇,胸。”

    夜睿眉头一皱,左小右那么小的胸也要做?

    西蒙在一旁解释:“缩胸术。”

    这倒是可能。

    想到左小右娇小玲珑的曲线,夜睿腹下一紧。他下意识看了看表,快八点了,那个丑女人也该回来了。

    夜睿冷傲地扫了莫茵贝一眼,从容起身:“走。”

    回夜睿居的路上,夜睿看了看手表:“打电话问问靳叔左小右回来了没有。”

    西蒙忍着笑拨通了靳叔的电话,少爷嘴上说不喜欢左小姐,心里还是很诚实的。

    “爸爸,左小姐回来了吗?”

    “没有,但是刚刚有人送来一个快递,要少爷亲自看。”靳叔的声音清晰地从听筒里传出来。西蒙有些后悔刚刚自作主张按了免提。

    “哼,第一次请假就敢迟到。”夜睿一张俊脸瞬间绷得死紧。他还真是小看她了。

    :亲们,收藏啊,推荐票啊,砸过来啊,快来快来。让我拥抱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