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她又做错了什么
    :

    左小右凝视着他,双眸闪闪光亮,难以置信的重复:“我如果完成了这件事情,真的可以抵消因为孤儿院产生的损失?”

    夜睿看着她兴奋的样子,有些得意。毕竟这段日子以来左小右做了那么多事,当着他的面跟男人亲密还特意跑到自己房间洗澡,为了勾引他手段用尽。

    跟那些女人也没什么不同。

    夜睿掩着心里的滋生的愉悦,以高高在上的眼神,施恩般的语气,对她说,“你还可以做我的女人。”

    谁要做你的女人。

    左小右连连摇头,“不不不,我只要抵消孤儿院产生的损失就行了。”

    只要完成了这件事,她就可以自由了。

    夜睿掐住她的下巴,两眼直放冷光,“还有呢?”

    该死的,这个女人又开始欲擒故纵了。

    左小右下巴吃痛,这次却死咬着没有松口,忍着痛赔笑着,“夜总,我能不能完成还不一定呢,我现在,现在不是还是解药嘛。”

    她不能答应,只要她把事做成了,她就不欠夜睿什么的。而对于夜睿一旦答应,将来就再也没有反悔的机会。

    “哼。”夜睿冷哼一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双眸冷若冰霜,“左小右,不要在我面前做这种欲迎还拒的把戏。恶心。”

    说完狠狠把她往沙发上一摔,起身摔门而去。

    西蒙没有离开,看着左小右捂着脖子干咳,递过去一杯水,关切地问,“左小姐,你没事吧?”

    左小右摇摇头,没事,怎么会没事。刚刚夜睿差点又掐死她,最后刚刚那一摔,还扯到了肩膀的伤口,很痛。

    “其实少爷人不坏。”西蒙等着她一点点喝水,镇定情绪,“爸爸那天跟你说少爷的事,你还记得吗?”

    左小右点点头,一个坏女人给一个八岁的小孩下媚药。想到这里左小右又觉得夜睿很可怜。

    “让莫茵贝代替你的那个人,就是给少爷下药的那个人。”

    左小莫惊讶地抬起头,“那个坏女人最后没有被抓起来?”

    她以为像夜睿这样的身份,那个给他下药的人一定早就抓起来了。可是现在看来,对方不但没事还在继续祸害他。

    “嗯。”西蒙点点头,“我现在不能告诉那个人是谁。但是,这次你代替莫茵贝的最后任务就是找机会回到那个人身边帮少爷拿回一样东西。”

    “那样东西对夜睿来说非常重要?超过十亿?”

    “那是可以治好少爷身上的毒的解药。”西蒙认真地看着她,“所以左小姐,不管是为了你自己的将来,还是少爷。请务必好好完成任务。”

    “帮夜睿偷解药?”左小右捂住嘴,眼里一片窃喜。如果夜睿身体里的毒素都不见了,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禽兽了。自己也就可以解脱了。

    “可是之前靳叔说夜睿的毒连医院都解不了。”

    “哼。医院当然解不了。”西蒙冷笑,“那个家族的私家秘药,解药,只有他们有。”

    左小右从西蒙此刻深冷的表情上看出了夜睿的影子。傲慢、冷酷。

    夜睿居的人其实都有共同点。左小右滋生出一种极度想要逃离的恐惧感。她喝了口水,稳了稳心神,目光坚定地看着西蒙“西蒙,你教我怎么做。”

    “左小姐,这项任务很简单,也很困难。中间如果发生一点差错,您可能会有性命危险。”西蒙把一份文件推到她面前,“这是一份保险。左小姐可以在这写下您发生意外后的受益人名字。”

    左小右没有任何为难地签下了“陈万青”的名字。

    见西蒙有些惊讶,她故做轻松地摊摊手,“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怕死?其实这样最好。如果真的出了意外,这个世上我就谁也不欠了。不欠你们少爷的,也不欠院长。”

    死,谁都怕。

    可是她更不想像现在这样被人困在一处,以身体取悦别人,比j女更加不堪。j女或许还能遇到高雅客户,可是夜睿带给她的侮辱是随时的,没有预见性的。

    她不怕苦,不怕累,更不怕身体上的疼痛,可是她受不了精神上的虐待,受不了夜睿看自己仿佛看猪看狗畜般的眼神。如果不走出这里,她会疯。

    “左小姐可能还不了解我们少爷。其实少爷只是不会表达。像这份保险,就是少爷让我准备的。”西蒙见缝插针地为夜睿说话,“而且上次左小姐您被绑架,少爷不顾危险亲自去救的你。”

    “所以为了报答他我更应该去完成这项任务了,不是吗?”左小右冲西蒙笑笑,不再让他说下去,“现在可以告诉我要怎么做了吗?”

    见左小右并没有心思多了解夜睿的事,西蒙默默叹息,看来左小姐误会少爷太深。

    夜睿走后,西蒙又跟左小右呆了近两个多小时才把事情说完,结束的时候递给左小右一个表,“这上面的内容都是左小姐最近要学习的。”

    回到客房,左小右趴在床上看表格上的内容,越看越头疼。唱歌、跳舞、弹琴、玩色子。她没有一样会的,还要喝酒。左小右一样样看下去,呼了口气,还好小北肺不好,没有抽烟一项。

    看完,左小右将表格压在胸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缕思路。

    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有时候打工和学习很繁重的时候,她就会在脑海里把所有事情都排一遍,理清脉络,化繁为简,弃轻保重。

    今晚的信息量真的很大,被人领养的小北出现了变成了坏女孩,自己变成一个商业卧底。

    突然其实的一切充满了戏剧性又真实的切肤。

    小北比她大一岁,聪明漂亮,曾经和她一起牵手坐在院子里告诉她,长大了要当一名钢琴家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

    那时候的她不知道金色大厅是什么,那时候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长大了要干什么,她好喜欢小北那样有理想闪光的眼神。

    左小右死都不愿相信那样有理想的小北会因为钱整容成自己的样子。她一定是被陷害。

    等她拿到夜睿的解药,她就可以要求夜睿放了小北。两人一起回孤儿院,还和小时候一样。

    “砰!”

    门被突然撞开,左小右吓得从床上惊坐起来,看着一身杀气地夜睿站在门口,走廊的灯光笼在他的身上,仿佛披着圣光的恶魔,带着阴冷的气息从地狱升上人间。

    “少爷?”左小右吓得心口突突跳,看着夜睿一脸茫然。看他那样好像自己又惹他不高兴了。

    她又做错了什么?

    :交完月稿终于可以放松,周一你亲们应该在上班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