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掉入魔窟
    :

    “蠢猪!看来你很喜欢这个称呼。”左小右刚一打开电脑,还没来得及看就听见里面传来夜睿冰冷的戏谑,紧跟着夜睿冷酷的面孔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左小右在电脑前坐下,一脸惊奇。她虽然没有电脑但不意味着她没用过电脑,没有电脑可以不操作就会出现图像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左小右问完就觉得自己弱爆了。电脑是夜睿送的,这个视频肯定是他事先设定好的。

    视频是夜睿事先录好的,所以他并没有回答左小右的问题,而是面带讥讽的继续说,“左小右,你不会以为这台电脑是你的礼物吧?千万不要误会,接下来你看到的,才是送给你真正的礼物。”

    什么东西?

    还不等左小右滑动鼠标,屏幕一闪,夜睿就消失了。

    一串串浏览器图片在屏幕上转换最后定格在一个画面上。

    左小右一字一句地看着上面的粗体字“不易地产或将破产”。

    不易地产?不是学长父亲的公司吗?

    左小右目不转睛地往下看,“半年前不易地产以十亿高价标中城西用地开发‘黄金西岸’房地产项目……预期第一期投资17亿。

    然而在项目刚刚开始的就有工人从脚手架上掉落,导致一死一伤。虽然第一时间给工人赔偿了损失,但是不易地产的股价还是受到了影响。

    昨日夜氏已经确认将‘黄金西岸’附近的土地做为公墓用地。消息一出,不易地产股票一夜之间跌到二十个点。如果股价持续下跌,不易地产或将破产……”

    左小右看完重重地瘫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嘴唇发抖。

    夜睿竟然在卜叔叔的房地产项目旁边建公墓。在活人住宅旁边修墓地,这么恶劣的事情也只有夜睿这种变态才能想得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去害卜叔叔,为什么要害学长。

    左小右翻开字典,看着刚刚小心地夹在书页中的卡片,心口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那粉色的卡片好像一个巨大的笑脸,在笑她的无知,笑她自作多情。

    她怎么会以为夜睿会送自己礼物?!

    左小右,你好傻。

    左小右看着屏幕上的新闻,每一个字都那样触目惊心,扎得她视线都模糊了。

    或许,这是夜睿的恶作剧。左小右突然反应过来,那个变态都以折磨自己为乐,这次恐怕也是骗人的。

    左小右连忙打开新的网页搜索“不易地产破产”的新闻,然而每一条新闻都跟夜睿推送给她看的那条一样——不易地产或将倒闭。

    左小右不甘心地跑到餐厅,打开电视,这么大的新闻城市财经新闻一定有。

    有,真的有。

    左小右刚一打开就听见主持人陈述着网页新闻的内容,冷漠而平静。

    为什么?

    “小右,怎么在这里?肚子饿了吗?”靳叔刚一进门就看见左小右一副悲痛万分的样子,不由关切地问。

    左小右摇摇头,失魂落魄地从靳叔身边走过。

    夜睿居的人,一个都不能信。

    上次洗澡就是靳叔让自己去的,结果夜睿又诬赖自己勾引他。

    左小右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一个魔窟,里面所有的人都是魔鬼。这里的人哪怕是笑着,其实都是在杀人。

    她要离开这里,逃离这里。再呆下去她会被逼疯的。这里的人都是疯子。

    左小右的心里像绷了一根弦,紧得让自己都喘不过气。

    要冷静,要冷静,现在要做点什么。

    先给学长打电话。

    左小右立刻冲回房间找到手机。发现不但手机找不到了连书包也不见了。她才想起来,从被绑架到现在,她都还没有看过手机。

    虽然不那么愿意,她还是跑去找靳叔。

    靳叔正在换走廊上的油画,看见左小右过来,亲切地冲她招招手,“小右,你过来看看,换这种风格的画怎么样?”

    左小右不懂画更没有心思看画,但还是敷衍道,“挺好看的。”

    靳叔疑惑地看着她,还是冲换画的女佣道,“好,就这幅吧。其余的都照着这个风格换。小右喜欢的少爷一定也会喜欢的。”

    忙完了画,靳叔终于想起来问,“小右,你找我有事?”

    左小右舒了一口气,他如果不问她都找不到机会,“靳叔,我想问问,您有没有看见过我的书包?就是一个白色的双肩布包。有看见过吗?”

    “当然有。跟我来。”靳叔带着左小右走着长长的回廊,边走边赞叹,“西蒙把书包拿回来的时候又是血又是灰,少爷吩咐下人一定要把书包洗得跟新的一样,不然就赶出夜睿居。终于在你出院的时候洗得干干净净的。靳叔还是第一次见少爷对一个女孩这么上心的呢。”

    所以就算他折磨我,我要感到很荣幸?!

    左小右咽下心中的苦涩,淡淡地应了一声,问,“靳叔,我书包里有一个手机,不知道您有没有见过?”

    “有”。靳叔点点头,走进一个房间,从柜子里取出一个书包递给她,温和地说,“小右,看看,少什么没有。”

    左小右打开书包,里面的书和手机都在,还有那天穿走的夜睿给的衣服。

    “里面的衣服都重新洗过,少爷要求包里的东西跟你当时放着的一模一样。”靳叔看着左小右神情恍惚的样子以为她沉浸在幸福的喜悦里,笑呵呵地说,“我们少爷虽然有时候像长不大的孩子,爱恶作剧,但是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很上心的。我听西蒙说少爷为了回来给你送礼物,行间把会议都推迟了。”

    左小右简直要崩溃,那个变态,为了让她看到不易地产破产的消息竟然把会议都推迟了。这样的变态,到底是该有多高兴看着别人伤心难过啊。

    “谢谢靳叔。”左小右拿着书包冲靳叔鞠了一个躬飞快的跑了。

    她不会忘记靳叔那天笑眯眯地对那个女佣说“你家养了一只玳瑁混的猫吧”。

    太可怕了。

    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能相信。

    :谢谢“野野也”留下关于剧情的评论。一般来说每条评论我都会回。关于剧情的讨论我也会直接在下面留言。因为我没有qq群,所以大家可以把评论区用起来,不管是对目前剧情的讨论还是对未来剧情的设定,都可以在评论区留下,我都会回复。周末愉快!

    ps:其实网文的分类我也不太懂,可能这会是一本养成文: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孤儿到站在社会顶端足以与他匹配的女人。她要的爱情,从来都是平等的,无谓钱权,而是自尊的平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