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左小右被打
    :

    “左小右,你不要装了。”谢秋月平稳了气息,没好气地说,“如果不是你让夜睿动的手脚,为什么阿聪公司以前的客户都退单了?如果不是你让夜睿动的手脚,为什么明明说好给我们投资的公司莫名其妙的撤资?你知道阿聪为了研发这个新软件花了多少钱,付出了多少心血吗?客户退单,资方撤资,阿聪要破产了,银行逼我们还钱啊。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左小右被她说得一愣,“为什么银行要逼你们还钱?”

    陈聪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还不明白吗?我为了开发新软件扩大了资本投入,用房和车跟银行抵押贷款。可是现在,我不但要还银行的钱,我还要退客户订金。”

    陈聪看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左小右,恨声道,“左小右,我问你,是不是你为了报复我们让夜睿搞垮我公司?是不是?”他指着谢秋月,一脸悲痛,“谢叔叔已经进去了,秋月失去了爸爸。还不够吗?你非要看着我也进去你才满意吗?”

    左小右被逼着后退一步,脚下一滑打了个踉跄,她茫然地看着陈聪,小鹿般清澈的眼眸那样难以相信,“聪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我。我是恨过你们,可是恨你们有用吗?恨你们能换回我的清白吗?能还我的自由吗?我已经这样了,我有必要拉着你们跟我一起下地狱吗?就算你觉得我会害你,可是我怎么会去害院长。如果你出了事,院长要怎么活下去?”

    陈聪被左小右说得哑口无言。确实,左小右对陈万青的感情,陈聪自愧不如。以前他跟陈万青关系还不好的时候,是左小右在中间调节,两边哄。可是现在,他真的无法相信,在这个城市除了夜睿还有什么人能够一下子怂动所有资方撤资。

    谢秋月见陈聪似乎被左小右说动了,心里一急,对左小右道,“下地狱?说得这么可怜。你看看你现在身上穿的是b&g的新款夏装,脚上穿的是g家今夏走秀款。”

    她将左小右从头打量了个遍,“啧啧”直摇头,“从上到下一身名牌,还敢把自己说得这么可怜。”

    谢秋月握住陈聪的手一紧,冷笑着说,“阿聪你可不要被她骗了。有人麻雀变凤凰想要拔掉我们这些眼中钉,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你也不想想,这个城市,有谁能说动那么多投资公司撤资?有谁能让所有客户悔约?除了夜睿还能有谁?”她咬着唇,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想想下个月你将一无所有,你再想想她是不是值得你相信。”

    陈聪经谢秋月一提醒,心头那把刚刚灭下去的立刻又燃烧了起来,看左小右冷然道,“小右,看在爸爸把你养大的份上,你让夜总收手吧。”

    左小右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左小右。”陈聪见她油盐不进,所有的压制都爆发了。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大声地咆哮着,“你知不知道我走到现在有多不容易,你知不知道在这个城市像我这种一无所有的人要买房买车有多不容易?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为什么?”

    陈聪显然气及了,左小右惊恐地看着眼前龇目欲裂的男人,使劲地喊,“我没有害你,我没有。”

    左小右用力地去掰陈聪握住自己的手,痛得眼眶泛红,“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的叫声很大,只要周围有人路过就可以听见。可是头顶忽尔呼啸过的嗓音掩盖了她的叫声。

    陈聪也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握住她的手越来越紧,人越逼越近,两眼腥红,他像是在生气又像是在祈求,“小右,求你,去求求夜睿,让他放我一马?好吗?如果不是他也没关系,你让他跟那些说一句,他们肯定听他的。怎么样?”

    左小右摇摇头,“夜睿不会听我的。”

    夜睿怎么可能会听她的,简直痴人说梦。

    陈聪笑得有些狰狞,“会的,只要你好好伺候他,舒服了,他就什么都答应了。”

    无耻,太无耻了。

    左小右小脸被气得通红,另一只手想也没想就对着陈聪的脸扇了过去。

    陈聪一把握住她的另一只手,狠狠一甩,反手照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贱人。我爸爸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竟然害我。”说着又照着左小右的脸扇了过去。

    左小右下意识闭上了眼,可是那一巴掌迟迟没有下来。

    她缓缓睁开睁,就看见夜睿一身华贵地站在自己面前,西蒙握住陈聪的手,用力一甩,陈聪就被狠狠地摔了出去。

    “夜……少爷。”左小右喃喃着看着眼前的夜睿,刚刚还只觉得愤怒的心突然变得委屈。眼泪一点点地往外溢。

    “没出息。”夜睿来到她身边,大掌抚去了她眼角的泪。狭长的眸子一如继往的幽深冷傲。可是她心里竟然会升起一股亲切感。

    是没出息。左小右在心里鄙视自己。连变态恶魔的温柔都贪恋。左小右看不起自己。

    “私自离家,惩罚加倍。”夜睿冰冷的声音贯穿她的耳膜却意外地让她浑身燥热起来。

    完了,她已经对夜睿有反应了。

    左小右觉得自己变态了,越来越变态了。

    夜睿的“惩罚”就像个开关,刺激着她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着过往那一幕幕暧昧的画面。

    夜睿拉着她的手,踩过陈聪的身体向离在远处的直升机走去。

    左小右这才恍然大悟,刚刚那一阵噪音就是直升机的螺旋桨声。

    “少爷,这两人怎么处理?”西蒙问。

    夜睿停下脚步,一脚踩在陈聪的心口,居高临下地看着早就被吓得魂不守舍的陈聪,声音冰冷无情,“这么怕穷,就让他一无所有。”

    陈聪想去抱夜睿的脚,被西蒙眼疾手快,一脚踢中手腕。他痛得直流泪,嘴里不断的求饶,“夜总放过我们,放过我。看在小右的份上,小右是我的妹妹,求求你,看在小右的份上,放过我。”

    “看在小右的份上?”夜睿踩在他心口的脚一用力,陈聪痛得直翻白眼。左小右吓得连忙去拉夜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