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夜总赐温泉
    :

    高高的吊顶是黄玉雕刻出来的祥云,一朵一朵交叠相连。

    温泉池周围搭种曲水流觞,假山,绿植。清澈的汤水散着朦朦的雾气绕着高高矮矮的假山,汇流到温泉池。

    一个温泉,却建得有山有水,有云有雾。一墙之隔仿佛胧山仙境,梦幻迷离。

    左小右看了看周围,所有符合世外仙境的布置应有尽有,但是,没有放衣服的地方。衣服脱哪里?浴袍要放哪里?

    “左小姐。”一个穿着浴衣的女佣站在走廊的拐角处叫她。

    左小右连忙看到救星般跑了上去求助,“你好,我想问一下,我要把衣服放哪里啊。”

    “左小姐,请跟我来。”女佣挂着职业的笑容,自行转身往外走。

    往外走就要回到刚刚的门口了。

    左小右虽然疑惑还是跟了过去。

    女佣只往前走了几步,站住,手按住了雪白的墙壁,用力一堆,“墙”开了。女佣冲她微微弯腰,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露出八颗牙齿,“左小姐,里面就是更衣室。”

    左小右瞬间凌乱了,夜睿这个变态怎么这么喜欢做暗门。酒店也是暗门,家里也是暗门,他到底有多少仇人,这么怕被人暗杀。

    吐槽归吐槽,左小右还是提着袋子走了进去。

    更衣室不用说也是意料之中的大,空荡荡的连走路都能发出回声。

    脱了衣服,左小右穿浴袍打算原路返回。女佣又拦住她了,含笑道,“左小姐,内室不准穿衣。”

    “那我要怎么进去?”左小右迟疑地指着门外,“我不能,不穿衣服进去吧?!”

    她总不能光溜溜地从女佣的面前路过走到里面去吧?!

    虽然都是女人,但是,总归,还是很不好意思啊。

    女佣露着八颗牙齿,指着左小右挂着衣服的墙壁,“左小姐,门在那边。”

    所以,又是一道从更衣室通到内池的暗门。

    真是……左小右觉得自己对夜睿的无语已经足以沉默整个宇宙。

    左小右默默地将走廊这边的暗门关上,然后把浴袍留在更衣室,敷上面膜,这才走回温泉池。

    里面……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左小右并没有急着下池泡汤,而是从最远的一处假山开始往汤池这边走。

    素白修长的手指蜻蜓点水般试着水温。

    水温刚好,温暖而柔软,从指尖一点渗透到体内,酥酥麻麻。脸上因为敷着面膜感觉清清凉凉的。

    眼前雾气升腾,绿草青青,泉水汩汩。

    左小右踮起脚尖一点点往前走,手指拂过温泉、假山、青草、小花……虽然一切都是人工的,可是却美得清丽不艳。

    左小右的心像被什么打开了一样,空空旷旷的,宁静而安逸。仿佛好像真的来到了世外桃源,这里与世隔绝,没有纷扰,没有争执,没有囚笼,没有压迫,没有背叛,没有牵挂。

    白皙的脚尖因为常年穿跑鞋剔透晶莹,精致的脚趾小心地试探入水,随后一点点下沉,直到温泉水没到肩,左小右才发现原来池中有一圈特意突起,可供人坐。

    设计师想的非常周到。

    左小右头微微后仰,靠在石壁休息。

    温泉水的效果极好,她甚至能感受到骨骼里升腾起一股温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复舒了。特别是因为上午练舞而有些酸痛的部分明显的缓解了。

    好神奇,好舒服。

    “左小姐,您面膜的时间到了。”

    女佣的声音再次响起。吓得左小右立刻捂住了胸口,看到那名女佣仍然站在走廊口,这才呼了一口气。

    “谢谢。”左小右揭下面膜,但是扔哪里?

    女佣又及时的告诉了她,“左小姐,拉圾放在左边第二块方形石上。按一下就可以了。”

    这就是说,这里有一个隐形垃圾筒。

    左小右照做了,再次对夜睿将“暗门”的广泛使用而无语。她摸了摸脸,真的不肿了耶。

    好神奇,一定要好好谢江浩东。

    “请问一下,我要在这里泡多久?”左小右觉得还是有必要问一下。搞不好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果然,女佣告诉她,“两个小时。”

    那还早。

    左小右刚一闭上眼突然意识到一点,温泉水里泡两个小时?不会泡水肿吗?

    “是少爷说两个小时吗?”左小右转过身趴在岸上问,然而拐角的女佣已经消失了。

    夜睿居的人……只有夜睿的指令才会跟她说话吗?

    左小右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休息。

    安静下来,白天发生的一切,一个个清晰的画面在脑海中像电影一样切换着。

    她没有忘记陈聪理直气状地指着自己说“……只要你好好伺候他,舒服了,他就什么都答应了……”,没有忘记陈聪发疯一样的扇自己耳光,更没有忘记,夜睿天神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牵住自己手的样子……

    夜睿……

    为什么你总要在我最需要人的时候出现。被绑架也好,被陈聪打也好……为什么出现的总是你。

    左小右唇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眼角沁出一滴泪来。

    感动也好,感谢也好。明知道那是高不可攀的人,明知道自己与他就是天与尘埃,明知道自己在他眼里不过是解药……可是,她的心已经为他而跳动。

    明明他的眼里自己卑微如尘,明明他眼里自己不过是随时可以替换的“解药”……可是,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

    家人,这两个字不是随便用的。夜睿!我们不是家人,永远不可能会是。可是,你这样说出来,我会心动。你不知道“家人”对我的意义,怎么可以这样轻易的说出来。

    家人,对我来说就是承诺,是守护,是这一生唯一的归宿。你怎么可以这样轻易的,做出这样的承诺。你这样,我要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左小右抬起胳膊压在眼睛上,仿佛只有这样眼泪才可以流得慢点,可以不会那样委屈。

    夜睿来到温泉的时候就看到左小右捂着眼睛默默流泪的样子。

    雪白的胳膊掩在脸上,看似在休息,可是他看到胳膊下滑出来的液体绕到耳际落在黄玉地板上。

    为什么她总是在哭?

    夜睿皱了皱眉,心里一阵阵发闷。夜睿居让她这么难受?想到这里夜睿就一阵不爽。

    “丑死了。”

    夜睿冰冷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左小右吓得整个人下意识往池中央钻去,看着站在岸上一身白色休闲服的夜睿,结结巴巴地问,“你,怎么来了?”

    夜睿挑了挑眉,神色更加不愉,声音更冷了几分,“我的地方,来与不来,难道还要征求你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