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温泉水暖
    :

    夜睿手插着口袋,一袭白衣。应该刚刚洗过,头发柔顺的垂在额前,露出一双黝黑的墨瞳,清澈无害。此刻的夜睿不似白天那种霸道总裁的装扮,看起来年轻了好多了,英俊的面容让他看起来就像个阳光的大学生。

    呸呸呸!什么阳光的大学生。明明就是撒旦。

    左小右拼命地扯回自己被美色迷惑的神志,咽了咽口水,“那个,那个,我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夜睿既然来了,是不是两个小时他说了算。

    夜睿没有回答她,看着微波荡漾的水里那个精致的小人儿。长长的头发被随意的窝在头顶,几缕散发因为被弄湿而贴在了脸上额头、脖子,还有几缕飘在水面上。

    水下是她娇软的身躯,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掩藏,波光粼粼看不清楚,正是因为朦胧才看起来分外诱人。

    夜睿眸光闪了闪,修长的双脚优雅地迈入水池,在左小右惊恐的目光中怡然自得地坐在岸上,双手怀抱,冲左小右冷冷地命令,“伺候我。”

    伺……伺候!

    这种时候?

    左小右拧巴的要死,一面对自己说自己没事反正都被看光光了,可是那股起的勇气一用在实施上就一点用力也没有。

    夜睿见她脸红能出血的样子,挑了挑眉,“等着我伺候你?”

    左小右摇了摇头,大脑飞速运转,大眼滴溜溜的四处寻找有什么可以遮挡的东西。

    夜睿失了耐性,声音冷若冰霜,“迟到五十小时,无故旷工,不接电话……所以,左小右,你是不想做解药了,是吗?”

    左小右连忙摇摇头,小声地为自己辩解,“没有。”

    左小右双手怀在胸前,身体藏在水里一点点向夜睿方向移动,挪到他身边的时候。左小右有意将自己身体藏在他腿侧,企图用他的大腿挡住他看自己的视线,然后伸出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替他按腿。这个时候要按肩,难度太大。

    夜睿坐在岸边,修长的双腿在水里伸展着,脚踝相互交叠,衣服是干的,可是臀部以下全都湿透了。软软的面料贴着他修长的双腿拉出他紧张的线条,以及某处完全没有收敛的雄伟硕果。

    以夜睿的视线左小右柔软的曲线确实被自己的腿挡住了,但是那柔软的部分也因此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腿上。她再怎么轻柔的按捏都能带动水波将她的柔软冲击到他的腿上。

    夜睿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精致的下巴,残忍的讥讽,“果然很会勾引男人。”

    左小右心里沉沉发闷,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绷,没有说话,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她害怕自己看到他眼里卑微的自己,害怕看到他眼里的不屑和嘲讽。他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能让她深深的感受到自己因他而跳动的心是那样的可笑。

    他救她,一次又一次,不过举手之劳,她却因此而感受到被人关心的温度。

    向往温暖的心就向看向太阳的向日葵,不自觉的迎向他。

    夜睿将她上下打量一遍,此时的左小右娇弱而羞怯,小脸晶莹粉红,长长的眼毛上覆着一层浅浅的水气,看起来赢弱得让人忍不住想欺负。

    “取悦我。”夜睿去拉她的胳膊,示意她起身。

    左小右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一退,夜睿反射般将她往前一拽,左小右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拉着,加上水本身的浮力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向前栽去。

    然后……

    悲剧了。

    左小右瞬间想死。

    为什么会这样。

    左小右趴在夜睿腹下,小脸还能感受到硕果累累的顶撞。

    夜睿痛得脸色一白,该的,左小右。

    “左小右!”夜睿磨着牙,简直要吃人。

    左小右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头,看见夜睿神情仿佛有些痛苦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道歉,“对,对不起。”

    夜睿的咆哮瞬间在温泉池里回荡,“你的道歉一文不值。”

    “是,是。”左小右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看着夜睿额头微微冒出冷汗,她还是好心地问,“是不是很疼,要不要呼一下。”

    撞痛了呼一下。从小院长用的招,百试百灵。

    但是左小右刚说完就后悔了,她直想抽自己,呼什么呼什么,那种地方是能随便呼的吗?

    夜睿却很满意,修长而结实的双臂撑在地上,傲慢地看着她,“还不快点?!”

    这个,真的不好呼。

    夜睿见她犹豫,脸色一变,“你敢骗我?”

    “没有。”左小右立刻摇头否认。

    她敢保证,如果说不能呼,夜睿一定会把自己按到水里淹死。

    “还不快点。”夜睿催促。这一刻他其实一点**都没有,只是单纯的想让她给自己吹一吹。

    小时候看见别的小朋友撞到了,摔倒了,妈妈呼一呼就好了。那时候的他,很羡慕。

    左小右嘟着嘴冲“重灾区”“呼”的吹了一口气。

    这样也好,隔着裤子呢。

    以前看电影,知道男人这个部位受伤再厉害的高手都会痛不欲生。

    夜睿没有说话。

    左小右放松了些,真的就撑着身子,认真地替他呼呼,就像对待孤儿院里摔倒的孩子,很轻很温柔。

    夜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吹的很轻,隔着布料其实他感受不到什么,只有非常轻微的小风。可是夜睿的心却异常掌中满足。

    左小右眼里的温柔跟他小时候看见的别人的妈妈一样温柔,甚至跟记忆中的温柔一模一样,轻得生怕弄痛了他。

    左小右吹了很久,夜睿没有说停,她就没有停。

    她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腮帮子准备继续,胳膊被人拉住了。

    这次夜睿没有拽她,而是将自己的身子沉到了水里,就着她的手将她按在了石壁上,幽冷的眸子里闪过一瞬即逝的困惑。

    “左小右。”夜睿的声音有些哑,却不同于在**状态时的喑哑性感。

    左小右抬起头看他,第一次,他眼里没有讥讽,没有鄙夷。不再是看一个“解药”,而是在看她,在看左小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