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避孕药
    :

    夜睿的唇没有意外的覆了上去,吻住了那樱粉色的唇。吻得很小心,很温柔。

    他的唇包裹着她的,炙热的舌尖温柔的拂过她唇内每一处,柔软的,敏感的、温柔的舌尖,小心的与之交缠。他温柔的仿佛在呵护最爱的人,就连以往粗鲁的安抚都变得细腻而让人无法抵抗。

    左小右惊讶地睁大了眼,却被他温暖的大手覆上,那低沉的声音自两人交融的唇齿中传出,“闭上眼睛。”

    他的温柔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暖得让左小右无力抗拒。

    左小右听话的闭上了眼,睫羽微微颤抖。小手大胆的圈上他的脖颈,学着他的样子回应他,小巧的舌尖去寻找他的。

    上帝,就一次,让她感受一次,让她亲近他一次,哪怕这一辈子一次也好。

    太温暖了,就像从小向往了千百回被人呵护的温柔,她终于得到;就像每次看到被父母捧在怀里的孩子,被人珍视着,如珠如宝;就像曾经幻想有一天会有一个宽厚的怀抱包裹着自己给予最温柔的爱护,情深浓爱。

    上帝,就让这一切在这一刻让她全部占有吧。就一次,一次就够了。

    左小右素白的小手小心而试探地抚过他宽厚的肩膀,紧实的后背,一寸寸抚过他光滑的肌肤,如他对自己一般。认真而细致地膜拜着他的身体,感受着来自他的爱抚,释放着她对他萌生出的青稚的情感。

    左小右的回应仿佛一把助燃的火,让夜睿加重了对她的渴望,他想要,却更想感受着来自她的温暖。她温柔的爱抚仿佛记忆深处最柔软的碰触让他不舍得打断。

    夜睿没有像以往那样急躁的开始,炙热的唇自她齿间退出,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小巧的唇角,灵巧的耳垂,一路蜿蜒至脖颈,锁骨,最后温柔的唇瓣留在琐骨一侧肩胛下那一道浅粉色弯月形的伤疤上,轻轻的舔舐着,仿佛温驯的小猫在舔舐着那小小的伤口。

    左小右微微睁了眸子,刚好看见夜睿性感的唇瓣在亲吻着那道新生的伤疤,她难堪的推他,“很难看。”

    “左小右。”夜睿的声音已经沙哑得不行,喉咙紧得跟火烧一样。看着她的眼里染满了**,“我要了。”

    染着欲色的声音不似平时的傲慢冰冷,左小右羞涩地点点头,闭上了眼。

    夜睿宽厚的双掌掐住她纤细的腰身,往自己怀里一带,左小右闷哼一声,身子伏在他身上不敢动弹。

    夜睿轻轻地啃咬着她的耳垂,哑声道,“左小右,放松,感受我。”

    左小右拼命的摇头,身体突如其来的充胀感让她难以适应。她突然害怕了,害怕以往一次次在他残暴肆虐后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夜睿因为她的紧张而压抑得满头大汗,但他还是等她准备好,等到她终于适应了自己的存在。他才开始了有史以来最顺畅的“解毒”。

    温泉泡了不止两个小时,左不右没有发起来也没有水肿,她几乎瘫软地偎在温泉的一角,累得动弹不得。

    左小右心里闷闷的,呼吸有些艰涩。她头仰在黄玉铺就的岸上,做了几个深呼吸,笑容苦涩。上帝竟然真的在上班,听到了她的话,一次,真的就一次。

    夜睿已经走了,结束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几乎像逃命一样离开了温泉池。

    那一眼,冰冷如惜,冷漠如斯。跟以往的眼神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体内还有他残留的温度,胸前还有他留下的印迹,她真的会以为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左小姐,泡温泉的时间到了。”神出鬼没的女佣再次出现了廊口,礼貌而冷漠地提醒她。

    “谢谢。”左小右撑在岸上准备起身,女佣自觉的退开,消失在廊口。

    左小右换好衣服两条腿哆嗦得厉害,本来是泡温泉是缓解疲劳的,这下更疲劳了。

    准备出去了,左不右拍了拍脸让自己振作点,提着来时的袋子推开暗门沿原主别墅。刚走进大厅就看见西蒙笔直地站在门口,看见她恭敬地叫了声,“左小姐。”

    “你好。”左小右也冲他礼貌地点了点头。

    “左小姐,请跟我来。”西蒙指大厅一侧的一个房间。左小右疑惑的跟了过去。

    “左小姐,这是少爷给你的。记得收好。”西蒙递给她一个袋子,“这是少爷专门让人研制的,不但对身体没有伤害,还有调节内分泌的作用。所以左小姐不必担心副作用。”

    左小右拽着袋子的手紧了紧,心里一阵狂跳,夜睿送给她礼物?!

    左小右,不要做这种莫名其妙的梦了。

    脑袋里的小人毫不犹豫的跳了出来一锤子砸碎了她的猜测。想想之前夜睿送的“礼物”,是扎着蝴蝶结的电脑里的不易地产破产的新闻,左小右就立刻清醒了。

    “是什么东西?”左小右一手提着一袋洗浴的衣服不太方便拿,看向西蒙问。早死早超生,总好过像之前那样最后惊喜变炸弹。

    西蒙轻咳一声,如果不是江浩东坚持不做“没有人性”的事,这事也不会落到他头上。

    虽然觉得有些尴尬。还是公事公办的告诉她,“是少爷特意让人研制的避孕药。”

    左小右脑袋嗡地一下像被钟撞了,耳边嗡嗡直响,西蒙接下来的话她都听不清楚,只是一味的机械地冲他笑,“谢谢你,谢谢。谢谢。”

    西蒙看着她一脸茫然,他刚刚明明说的是让她从今晚开始给那边的人发短信,怎么一个戏的道谢?!

    “左小姐?”为防止后患产生,西蒙还是跟她确定一遍,“短信内容都记住了吗?”

    见左小右只顾着笑,西蒙又叫了一遍,“左小姐?”

    左小右这才回过神来,看向西蒙,一脸呆萌,“什,什么?什么内容?”

    西蒙担心地问,“左小姐,你没事吧?”

    左小右毫不在意的挥挥手,“没事,没事。可能温泉泡太久有点晕。”看着西蒙,抱歉地笑道,“不好意思,刚刚你说什么?”

    西蒙叹了口气,就知道她刚刚什么都没听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