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左小右跳海
    :

    辰亦梵一把扒住门,死都不让西蒙把自己抓走,看着夜睿嗷嗷直嚎,“你的女人刚刚跑了,跑到海边了。”为表明事态严重,他还不忘添油加醋,“往海边跑了,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可能是要自杀。”

    夜睿手一挥,西蒙揪住辰亦梵胳膊的手就松开了。

    夜睿幽深的双眸看着辰亦梵,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冷然道,“如果不是真的,今晚你就给我跳海。”

    西蒙自觉上前一步,拿起矮几上的一个遥控器,墙壁上的屏幕亮起,显示出别墅周围每一个解散的监控画面。

    其中一个画面里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闪动。

    “放大看看。”夜睿眸光一冷,那个女人可真给他长脸。

    西蒙将画面放大,门禁远处的海边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一步步往海里走去。但因为监控设在门禁岗亭,距离有些远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

    夜睿一拳头狠狠砸向桌面,倏一甩手,西蒙刚刚从辰亦梵怀里抢回来的宋朝官窑似离弦的箭重重撞在屏幕上,屏幕完好,古董啪嗒掉在地上清脆的撞击声再次响起,碎瓷四溅。

    钱~辰亦梵眼巴巴地看着那价值不菲的古董转眼间变成碎处,心痛不已。

    在辰亦梵还沉浸在对古董消失的沉痛中时,夜睿风一般的从他身边穿了过去,修长的双腿第一次急切的迈动着。

    左小右,你最好没事。

    辰亦梵一脸呆萌地看看夜睿消失的背影,看向西蒙,“我是不是可以住在夜睿居了?”

    西蒙一脸木然的从他身边走了出去,回来里手里拿着打扫工具,开始仔细地清扫地面由夜睿制造出来的垃圾。

    辰亦梵贼兮兮的凑过去,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西蒙,你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是不是爱上睿了?”

    西蒙没有理他,继续扫地,辰亦梵不死心的继续八卦,“睿是不是真的爱上左小右啦?看他紧张成那样。”

    西蒙直起身子看着他,认真地告诉他,“少爷不喜欢别人被人议论他的私事。”

    辰亦梵不以为然地切了一声,“他现在不是不在嘛。”

    西蒙指着屋顶一角,“有监控。”

    辰亦梵转头一看,果真有一个黑色小圆点,一张俊脸瞬间苍白,他摸了摸鼻子,扯着唇角假装漫不经心地说,“我就关心一下朋友。嘿嘿……嘿嘿……”

    低头默默地走出书房,自动找靳叔要客房钥匙。反正左小右真的跑出去了,他的情报是对的。

    左小右一路跑出夜睿居都没有人阻拦,到门禁术的时候保安认得她,也只是礼貌地打了招呼没有拦她。

    跑出来了!跑出来了!

    一出门禁区,左小右飞快地奔跑着。

    夜晚的海风吹到她的脸上,吹散她及腰的长发;湿润而空旷的气息带着浅浅的海味迎面扑来,带着自由的气息。

    都说人面对海的时候心境就会开阔起来。

    左小右在岸边疯狂的奔跑着,空旷的黑夜没有束缚她,翻滚的海浪没有嘲讽她,柔软的沙摊接纳她,自由而被包容着,原本压抑的心情渐渐放开,被疼痛压迫的情绪渐渐放松。

    她张开双臂感受着海风的拥抱,自然的温度,唇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

    左小右,没有关系,喜欢上他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太想被人关心;

    左小右,不要难过,因为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才不能被容纳,努力做完他交待的任务,回到自己的世界,继续你的理想,你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左小右,萌动的感情无法成长的不只是你,不要被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蒙蔽双眼,忘记自己世界的样子。

    左小右闭上眼,仰起头,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夜睿从天而降的景像,西装革履拿着枪许文强般英武、直升机下黑衣凛冽死神一样的肃杀,掐住自己脖子时的冷漠与无情,缠绵时的粗鲁残暴还有今天……让她永远都无法忘记的温柔。

    够了,左小右,清醒点,早点离开这里,回到原来的世界,孤儿院才是你的家,陪着院长终老才是你最后的幸福。

    左小右一直都是很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理智、清醒,看得懂形式,所以才懂得隐忍,知道孰轻孰重。所以她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不会给人添麻烦。

    为夜睿心动,因为他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从小到大,每次被欺负的时候她总幻想着会有一个人出现挡在自己面前,然而从来都没有过,夜睿是第一个。

    现在,只不过是她喜欢的人不喜欢她而已。这样的事情千千万万,离开夜睿居她食不饱腹,想这些纯粹痴人说梦。

    左小右嗤嗤笑了,果然饱暖思yin欲。夜睿居的伙食让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一切都理顺了,明白了。

    左小右站在海边看漆黑遥远的海面,唇角扬起一抹笑意。她还是那个拼奖学金的左小右,只不过现在生活出了一点点的差错,她要掰正,让自己回到原来的位置。

    就当他是老板,是上司就好了,完成他的任务,从此,左小右的生命里再也不会有夜睿。

    左小右双手拢在嘴边,对着遥远的海面大喊,“左小右,加油!左小右,加油!”

    大海的波浪收走了她的呐喊,接受她的祈愿。喊完,左小右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左小右脱下鞋放在岸上,光脚踩在沙滩上。软软的细纱包裹着她的小脚,荡上来的海水骚她痒痒。左小右咯咯地笑着,心里的抑郁一扫而光。

    一个海浪过来,卷起岸上的浮沙,也卷走了左小右放在沙地上的鞋子。

    嗳嗳,我的鞋子!

    左小右想也没想就往海里冲,雪白的鞋子在海尖上随波逐流,越漂越远。

    左小右打算放弃的时候海水已经没到她胸口了。

    海浪一下一下地冲击着她的身体,踩在沙地上的脚渐渐开始失去平衡。

    左小右脸色一白,开始有些紧张。她一面告诉自己冷静,一面努力地想往回折。

    “左小右。”

    突如其来的声音,冰冷的声音仿佛暗夜的惊雷,吓得左小右脚下一抖,一个重心不稳,身体就往一侧倒去。

    :这两天有些霉衰,手被烫起泡,包成棕子;电脑进水,还好留住了硬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