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粟基毒液
    :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

    左小右坐在地上,头靠在墙上,轻轻地背诵着这首诗。

    她曾经背诵这首诗的英文版本用来练习自己的口语。背着背着,就被美妙的诗句深深的吸引。

    左小右轻轻念诵,仿佛自己变成了那株开花的树,长在夜睿居的门口,每逢夜睿走过她都拼命的开着花,展开自己最美的模样,而他的冷漠、讽刺、讥笑,都深深的刺痛着她,残落的花瓣,凋零的心。

    真的,跟自己很像呢。

    夜睿刚听到她那精神抖擞的朗诵,一张脸绷得死紧。很好,暗室对她一点用处都没有。

    听着听着,他也渐渐被那轻轻的吟诵声吸引。左小右轻柔的声音,每字每句的低吟都似三月春风柔柔地自他心口拂过。仿佛有一双温暖的手温柔的捧着那冰冷的心,小心的呵护。

    夜睿靠着椅背,静静地听着左小右的念诵,心里的烦躁和抑郁都在瞬间被治愈。他闭上眼,羽扇般的长睫毛微微扑扇着,紧绷的面部线条渐渐放松下来。

    左小右坐在地上轻笑,在夜睿的生命中,她也只能做一棵开花的树,只不过,夜睿至今见到的都是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

    被至亲出卖的自己;被带徒绑架血淋淋的自己;被陈聪殴打可怜的自己;差点被大海淹死的狼狈的自己……

    什么时候……可以让他看到绽放的自己……

    左小右摇了摇头,恐怕为此她要向佛再求五百年。

    肚子咕噜噜的叫,左小右嘟囔,“好幼稚,又不是小孩子,谁怕暗室啊。”

    原本沉浸在美妙诗句中的夜睿倏地睁开眼,刚刚还柔和的气氛瞬间打破。

    很好,阳奉阴违的左小右背地里竟然是这样看自己的。

    “幼稚”,很好,他会成熟给她看。

    “给暗室里加点料。”夜睿冷冷地盯着黑漆漆的屏幕,很快她就会知道自己有多成熟。

    “少爷?”西蒙有些担心地看着她。刚刚左小右肚子响的声音他听到了。听说左小右从中午吃完饭练舞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过。

    “聋了?”夜睿冷冷扫了西蒙一眼,“夜唯最近一直闹着要过来。你最近的所做所为是在成全他。”

    “是。”西蒙立刻不说话了,立刻转身去办。

    “等等。”夜睿叫住了他,“逼真一点。”

    “是。”

    暗室本身很安静,除了左小右自己的声音外没有旁的。可是……

    刚刚,出现了别的声音,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味。

    左小右竖着耳朵仔细辨识是什么东西,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大。左小右一只手紧紧地贴着墙壁,一只手按在地上,心脏紧张的跳动着。

    声音越来越近,那些东西的移动非常快,左小右甚至还听到很多密密麻麻的嘶嘶的声音。她脸色瞬间苍白,头皮发麻。

    是蛇!

    左小右按在墙壁上的手,仿佛在寻找支撑,用力地节节骨指突起。

    夜睿竟然放暗室里放蛇。

    左小右立刻弹跳起来,冲着记忆中门的方向拼命地拍打着。

    摸索着寻找到门把,发疯一样的推着拉着转动着,可是没用,门被锁上了。

    那伴着嘶嘶声的悉悉索索声越来越近,左小右再也顾不得伪装坚强,没命地拍打着门,大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请开开门。”

    “开门……有蛇,有蛇……呜呜……有蛇……夜睿,把门开开,我怕蛇,我怕……”

    夜睿听着黑暗屏幕中左小右凄惨的叫声,不屑地冷哼,“知道怕了。”

    西蒙站在一旁听着左小右惊惧万分的声音担心地看了看夜睿,想到之前的警告,原本要替左小右求情的话又生生地咽回去。他可一点都不想被夜唯代替,每天跟那个老女人阳奉阴违的周旋。

    屏幕里左小右的声音越来越恐惧,哭声也越来越大。

    左小右曾经在一则新闻上见过印度一种酷刑,将女孩扔到蛇窟里。蛇尖尖的牙齿不但将女孩的皮肤啃咬得体无完肤,最后还会钻入人体内,其状惨烈无比。

    新闻拍到了女孩被虐待完扔在旷野的照片,坑坑洼洼的皮肤没有一处完整,脸上一片血肉混沌,五官模糊。左小右看完照片后不但连隔夜饭都吐了,接下来整整一个星期想起来就吐想起来就吐。

    她真的很怕蛇。

    “我怕,求你,求你把门打开,夜睿……”左小右早就忘记了要对夜睿的尊称,不断的叫喊着他的名字。可是没有人,没有夜睿的回答,甚至门外连一个经过的人都没有。

    左小右绝望地贴着门,缓缓蹲下,紧紧地抱住自己,使劲地把自己的跟和鼻子藏在膝盖和手臂之间,仿佛只有这样就可以藏住自己的气息让那些小蛇不会感觉到,仿佛只有这样那些蛇就不会像新闻里一样从她的嘴和鼻子里钻进去。

    夜睿皱眉,怎么没有声音了。吓死了?!

    冲西蒙打了个响指,刚要说话,江浩东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少爷,有重大发现。”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说。”

    “少爷,那个女人血液里有粟基毒液的成分。”江浩东一脸兴奋,“而且,她从受伤到现在都没有过男人。”

    夜睿和西蒙的神色都是一振,粟基毒液,就是那个女人给夜睿下的媚药的主要成分。

    莫茵贝这么长时间没有和男人行房身体仍然没有发生变化,说明……

    西蒙看向夜睿,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那个女人身上可能有免疫……”

    江浩东看向夜睿连连点头,“少爷,请带我过去看看。我要给她做全面检查。”

    夜睿点点头,看向西蒙,“准备。”

    夜睿是跟江浩东一起到别院的,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对“粟基毒液”有名免疫,那就意味着他根本不需要解药,只需要莫茵贝的血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