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夜睿笑了
    :

    左小右抱着头一屁股跌坐在浴缸的边缘。

    整个精神都崩溃了,怎么办?她竟然死了,她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院长怎么办?孤儿院就她一个长大的孩子,小北怎么办?还被夜睿关着。

    左小右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怎么会这样。她明明就是打不死的小强,野生的杂草,怎么会这样就死了。

    不对,夜睿为什么能看到自己?左小右很快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电影里煞气重的人都能见鬼。夜睿这么变态肯定煞气重,能见鬼。

    左小右倏地抬起头,睁着朦胧的泪眼,可怜兮兮地看向夜睿,“我死了,我死了……”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原来交待后事这么艰难,“我死了,你可不可以不要收回孤儿院?院长很可怜……”

    左小右抽了抽鼻子,认定夜睿能见鬼,“我也知道其实我没有资格跟你谈条件,但是看在我是被你害死的份上,能不能放过孤儿院?这样,我也死得安心,不会变鬼去找你。”

    夜睿看着她站起来莫名其妙一阵自摸后完全无视自己的在那里哭得悲惨不能自己,正要让她做个合理的解释呢,就听见她说了一番连篇鬼话,不禁气笑了。

    夜睿站在浴缸边上,嗤笑着看着她,“左小右你以为自己死了?”

    左小右一脸懵圈地反问,“难道不是吗?难道我没死吗?”她抬起自己手给他看,“我明明被蛇咬了,可是,你看,一点伤都没有。而且,身上也不痛。”

    左小右委屈又认真地看着他,“因为我死了,魂魄上才没有伤。”

    这简直就是夜睿这一辈子见过最好笑的笑话,他眉毛抽了抽,想控制自己,可是没有控制住,突然抱着肚子指着左小右哈哈大笑起来。

    那爽朗的笑意穿过关着的浴室门,开着的房门在别墅的走廊上遥遥荡开。那发自内心的喜悦与欢乐让夜睿居的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靳叔疾步从巡视的走廊上走到夜睿房间门口,竖着耳朵闭着眼睛认真地听,仿佛夜睿的笑声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韵律。

    夜睿笑得都要叉过气去了。

    靳叔眼开眼,看向西蒙,父子两相视一笑,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

    特别是靳叔,闪里还冷烁着晶莹的泪花。

    西蒙递过一方帕子,“爸爸,别这样,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靳叔擦了擦眼泪,哽咽着点点头,“是,是。少爷,终于又笑了。二十年了,少爷终于又笑了。”

    西蒙拍了拍父亲的肩膀,轻声道,“少爷会越来越好的。”

    靳叔点点头,“是,这都是小右的功劳。我这就去吩咐厨房给小右做好吃的。她是我们夜睿居的功臣。我要感谢她,感谢她。”

    说完又听了会,直到夜睿的笑声消失,才疾步往厨房走去。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捂着肚子爆笑不上的夜睿更加肯定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否则夜睿怎么会笑,除非见鬼,而自己就是那只鬼。

    夜睿笑得越大声左小右就越绝望。

    左小右呆呆地坐在浴缸边上,湿漉漉的头发一缕缕地垂着,绝望的流着眼泪看着夜睿反常的大笑。

    死人的世界果然与众不同。

    左小右说不出的绝望,没想到自己死了夜睿竟然这么高兴。

    连做鬼都被夜睿看不起。左小右觉得自己简直失败透顶,她甚至幼稚的想过是不是需要通某种灵异的手段吓唬一下他。

    看着左小右失魂落魄的样子,夜睿终于不笑了,他直起身子,修长的手臂探过去握住左小右放在浴缸边缘的手。

    左小右下意识想退,想到反正自己现在是鬼,便坐着没动。可是夜睿的温度她感受到了,指节根根分明与她交握,温热的气息洒落在她鼻尖,漫延渗入五官,跟过去两人的亲密没有任何分别。

    怎么会……

    左小右正惊疑不定,夜睿的唇就覆上了她的。

    轻柔的碰触,舌尖的炙热,唇齿的厚度,技巧的逗弄……真实的让人眩晕。

    怎么回事?

    人鬼情未了?

    夜睿的吻没有持续很久,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碰着她的鼻尖,轻轻的笑出声来,“你没死。”

    夜睿的吻早已让她意乱情迷,脸红心跳,她轻轻地喘着气,一脸委屈,“我真的被蛇咬死了。”

    其实,如果真的能人鬼情未了也很不错。

    夜睿哼了一声,“蛇是假的,笨蛋。”

    说着再也不容许她的猪脑子再磨磨叽叽想这些有的没有,一把将她塞进浴缸里,“洗干净了出来。”举腕看表,“二十分钟。迟到知道怎么做,嗯?!”

    “咧?”左小右还没有回过神来,夜睿已经离开了浴室。

    二十分钟!

    虽然还是很困惑,在夜睿“惩罚条例”的训练下,左小右条件反射的加快了洗沐的速度。

    夜睿一回到卧室就开始没命地按女佣铃。

    “所有的,全部换掉。”夜睿指着被左小右睡过的床,一脸嫌弃地命令女佣们。

    令达如山,女佣们行动飞快。

    左小右洗完出来的时候床上一切已经换完,整齐的像没有人来过一样。

    夜睿没在,左小右一下子扑倒在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没脸见人了,刚刚竟然会以为自己死了。还是在夜睿面前。

    该死的夜睿竟然拿假蛇吓唬她,可是那种感觉也太逼真了吧。冰冰凉凉滑滑腻腻的,而且当时真的感觉到被咬到了啊。

    天啦撸!

    又在夜睿面前丢人了,可是夜睿从来都不会笑的,这种感觉真的很见鬼嘛。

    嗷!还不如死了算了,丢死人了。

    靳叔在外面敲门,声音中带着笑意,“小右,吃晚饭了。”

    晚饭……

    “谢谢靳叔,我晚点去。”左小右冲着门喊。

    她才不去,这会去肯定会见到夜睿,那个变态面瘫脸竟然能笑成那样,这会见着还不一定怎么嘲笑讽刺她呢。

    话刚说完,肚子就咕咕响了。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确实有点饿。可是拒绝的话刚刚说完……总不能马上反悔。

    “小右,今晚全都是你爱吃的菜,凉了可不好吃了。”靳叔适时的给了她一个台阶。

    左小右立刻跳了超过冲过去开门,冲靳叔甜甜一笑,“谢谢靳叔。”

    夜睿要笑就笑吧,面子什么的跟肚子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左小右最识实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