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夜睿的感情
    :

    左小右到餐厅的时候,夜睿果然正在优雅地吃东西。

    一如继往面瘫别人欠他一百亿的样子,见左小右慢吞吞的进来,剑眉微挑,傲慢地睨视着她,“死的吗?走那么慢。”

    左小右想也没想就立刻回他,“不是。”

    说完一想到刚刚在浴室里发生的那一幕,小脸噌就红了。

    那个魔鬼在嘲笑他。

    夜睿唇角微不可见地扬了一扬,见她坐在离自己最远的距离,冷冷地看着她,“这里有鬼吗?要坐那行远。”

    左小右的嘴又不经过大脑,下意识回道,“没有。”

    说完自己的头就低得更低了,简直要埋到碗里。

    左小右慢慢地抱着碗挨着夜睿坐下。

    夜睿看着她那红得能低出血来的小耳朵心里高兴地不得了,莫名有一种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

    他非常好心地往她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冷冷地命令,“吃掉。”

    “哦。”左小右立刻就夹起那东西要往嘴里一塞,余光一扫,用筷子夹着那一小段肉类,认真地辨认着,“这是什么?”

    “这是今天刚刚空运过来的新鲜海鳗,特别滋补。”一旁的靳叔笑眯眯的介绍,“少爷特别吩咐厨房为你准备的,非常养生。”

    海鳗?

    左小右脑袋里立刻浮出出一条条细细长长有尖利牙齿的东西,,立刻头皮发麻,嗓子发紧,一股反酸的恶心感从小腹升起……

    左小右立刻捂住嘴,飞奔着冲向垃圾筒的方向,抱着垃圾筒就是一阵狂吐。

    她本身就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这会又吐得死去活来,把胃酸都呕上来了。

    夜睿这个死变态一顿饭不但讥笑她“自己变鬼”的糗事,还故意让靳叔给她做这种细条状的东西……

    脑子里刚一浮现那种东西的画面,左小右一张嘴又吐了。

    不行,不能想……

    虽然夜睿说是假的,可是粘腻的恶心感密密麻麻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只要一想到她就会头皮发麻,恶寒阵阵。

    靳叔关切地在一旁替她顺背,一脸担心,“怎么回事,怎么吐成这样呢?”

    夜睿吃得津津有味,将碗递给一旁的女佣,“添饭。”

    靳叔叹了口气,看向夜睿,“少爷,要不要让江医生过来看看?”

    夜睿不屑地扯了扯唇角,“廉价的胃不足以装下昂贵的食物而已。能有什么事?”

    就你胃贵,你胃是黄金做的。

    左小右气得眼前两眼发晕。她连忙晃了晃脑袋,稳住自己的身体。可能是太久没有吃饭,有点低血糖,得吃点东西。

    左小右放下垃圾桶,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慢慢站起来。还没有直起身子,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靳叔吓得一把将她扶住,看着夜睿,“少爷,小右晕过去了。”

    “我看见了。”左小右刚刚晕倒的时候他就跑过来了,冷冷地从靳叔手里接过小右,把她往房间里抱。

    靳叔连忙去后院找江浩东。

    江浩东看见再次晕倒的左小右,神情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了,做了初步检查。从随身药箱里取出一颗药丸塞进左小右嘴里,又给她打了一针。

    “有些低血糖,我给她喂了速融巧克力。不会咽也没关系,会慢慢化了渗入肠胃。有些反胃酸,我给她注射了保胃药。”

    现在江浩东已了解要怎么跟夜睿说话才不会挨骂。准确直接,直奔结果。

    夜睿点点头,示意他可以滚了。

    夜睿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左小右,不像之前那样闷得压抑,而是觉得温暖而平和。

    左小右好好的,左小右睡在他的床上,这种感觉真好。

    但是,真因为感觉好才不应该,不对。

    夜睿有些烦躁地回到书房,明明厌恶女人的,明明恨透了女人。现在,他的心却被左小右牵动着。

    靳叔送咖啡过来时,看着夜睿轻叹,“少爷,女孩子是要拿来哄的。您怎么能拿来吓唬呢。得亏小右坚强,如果是一般女孩子早就受不住了。”

    夜睿冷冷看了靳叔一眼,虽然眼神冷峻,毕竟没有像对其他人那样恶劣,只是冷嗤一声,“哄?凭什么?”

    靳叔也不在意,温和慈祥的笑着,“少爷,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恶毒,也会有值得爱的女人。像莱茵小姐,像小右。”

    “闭嘴。”夜睿一把将桌子上的东西横扫在地,“左小右不配跟她相提并论。”

    靳叔退开一步,默默地将地上的东西一样样捡好,照着每一样东西原本的位置一样样放好。柔声道,“少爷,靳叔说句越矩的话。有些事旁观者清,小右出生是不若莱茵小姐高贵,可是她的善良跟莱茵小姐一样。少爷,看清楚自己的心,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爱情。小右很优秀,只要走出夜睿居,她的未来就会有很多可能。”

    夜睿冷哼一声,“留在我夜睿居她就没有未来了吗?”

    靳叔轻笑,“没名没份的留在夜睿居,她的未来只能是一个令人羞耻的身份。”

    “够了。”夜睿喝止住他,“出去。”

    靳叔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轻轻地带上了房门。摇头轻叹,小姐,靳文一定会守护着少爷,看着他幸福。

    靳叔出去之后夜睿烦躁地在书房里踱步。

    本来就因为左小右躁乱不已,靳叔一翻话更掀起了他心底里的的波澜。

    刚刚靳叔净左小右跟母亲相提并论的时候,并不是因为生气而掀桌子,而是因为那一瞬间原本记忆中模糊的身影被左小右清晰的容颜代替了。

    他怎么忘记记忆深处的那道身影,这是一直陪伴着他一路走来唯一的温暖啊。左小右凭什么代替,凭什么……

    可是他心里的渴望,越来越嚣张,越来越清晰……

    他要左小右,要她,随时随时,想见她,无时无刻;看着她哭得涕泪横飞的样子,看着她默默懊恼的样子,看着她愤怒但隐忍的样子,看着她为了一点小事就笑得两眼弯成月牙的样子,看着她可怜兮兮的在自己身下啜泣的样子……

    他要左小右,这一辈子,都在他身边。

    :从今天开始进入夜睿感情震荡期。他心里希望左小右留下,然后又不愿意自己的被她牵动。他会如何处理自己这段感情呢?是继续虐下去,还是给她无边的恩宠?请关注哦。ps,评论区的留言都回复了。有兴趣的可以回看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