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
    :

    “放开我!”左小右没想到谢秋月会突然出手,等她反应过来时胸前那一片雪肌已经暴露在众人面前。

    左小右虽然很快就掰开了谢秋月的手,但是胸前那一片欢爱留下的痕迹已经被在场所有人看在了眼里。

    小优愣愣地站在原地呆若木鸡,她虽然没有过那种经历,可是做为一个成年人她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

    虽然刚刚只是一瞬间,她还是看到小右肋骨下面那点点红梅,星星青紫,分明就是跟男人……

    谢秋月得意看了目瞪口呆的小优一眼,“这是你认识的左小右吗?”

    谢秋月虽然猜测左小右的身上会有夜睿留下的痕迹,但刚刚那一下也不过是一试,就算没有也要让左小右难堪。没想,歪打正着。

    “小右,你,怎么回事?”小优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左小右急切的问,“你,是不是跟学长……”

    “不是,不是。”左小右摇摇头。不说小优,就是她自己都有些反应。昨天洗澡的时候身上还好好的,为什么一夜间就有了。

    一夜……

    清晨醒来因为兴奋而遗忘的春梦刹那间变得清晰。难道昨晚那一次,不是梦?是真的?

    所以……夜睿昨晚因为“需要”要了自己,再若无其事的离开……

    左小右心里闷得沉沉得痛,真的已经彻底变成了“解药”。她和他明明亲密无比,可是她却没见到他的资格。

    “小右,你说话,小右……是谁啊,那个人是谁啊。”小优见她失神地愣在原地,眼里一片悲伤,急得她不停地去晃左小右的双肩,“你说话啊,是不是他强迫你的,是不是?小右,说话啊。”

    “起开。”谢秋月一把推开小优。身后的几个女孩立刻抢身拦在小优前面。

    “左小右。我再好声跟你说一遍,最后一遍。”谢秋月嚣张地戳着左小右受过伤的肩膀,恐吓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让那个人放了我爸爸,放过阿聪。否则,我不会放过你。要死,我们就一起死。你就等着看。”

    说完将左小右往旁一推,带着一堆姐妹们扬长而去。

    校门口一辆奢华的轿车早就等在那里。谢秋月跟姐妹们拥抱道别后钻进了车里。

    朱华倩在驾驶位上发动了车子,问,“怎么样?是不是看到左小右了?”

    谢秋月兴奋地把刚刚的事跟朱华倩说了一遍,完了不忘炫耀,“妈,你就不知道,刚刚左小右简直吓得跟傻子似的。她肯定死都想不到我竟然去扯她衣服。对了,妈,您怎么知道小右今天会来学校?”

    朱华倩对左小右的事并不感兴趣,也没有回答谢秋月的问题,直接问,“你爸爸的事跟她说了吗?”

    谢秋月不以为地道,“跟她说了。”她不解道,“妈妈,其实爸爸进去了对我们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为什么非要把爸爸放出来。倒是阿聪……”

    朱华倩冷笑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可真没良心。你爸爸进去之前可没少疼你。”

    谢秋月不悦地嘟起嘴,“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儿。”

    “闭嘴。”朱华倩厉声喝止住她,“这种话以后不要乱说。你就是谢长春的女儿。记住,永远都是。”

    谢秋月嘟嘟着,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毕竟不敢跟自己母亲顶嘴,只道,“知道了。”

    哼。朱华倩看着谢秋月一脸委屈的样子。心里一软,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还是告诉她,“你爸爸有一把保险柜钥匙,如果咱们不拿出足够的诚意,他是不会拿出来的。”

    谢秋月这才明白这段时间母亲为这个便宜老爹东奔西跑的原因。原来还有钱没有拿到手呢。

    朱华倩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鼠目寸光的女儿呢?如果你不跟陈聪在一起,现在夜睿居里住着的就不是那个孤儿,而是你了。我也不用为区区一千万的金条东奔西跑。”

    “哇。爸爸竟然有一千万的金条。”谢秋月自动忽略掉自己的“鼠目寸光”把话题转移到谢长春的一千万金条上。

    说实话她现在对陈聪已经有些腻了。当初跟陈聪在一起也是因为陈聪追得紧,又是事业小成的青年企业家,长得又是一脸斯文。天天开着车捧着花追到宿舍楼下。整个学校的女生都嫉妒她,她怎么能不动心。

    可是现在……

    她永远忘不了那天夜里夜睿一身黑衣踩着倒在地上的陈聪身上,一身煞气却又华贵无比,仿佛天地间一切在他眼中皆是蝼蚁。而他的眼里只有一个左小右。

    那种感觉深深刺痛了她。那一瞬间她就后悔了,不过是一层膜而已,为什么不去做一个成全了爸爸,也成全了自己。那样现在,站在那个神一样的男人身边的女人,就是她谢秋月。

    谢秋月等人一走,小优就立刻冲上去,握着左小右的手着急地问。她不相信谢秋月的话,而是认为左小右被那个有钱的主人强bao了。

    “小右,小右,你告诉我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个畜生强迫你的。小右,小右。”小右看着左小右站在原地只知道流眼泪心疼的一把抱住她,“小右不要怕,不要怕。我们不干了,不干了啊。还有半个月呢,我们有办法筹到学费的。不要怕,小右,不要怕。”

    在小优的心里还是觉得要左小右隐藏住被强bao这件事,离开那个地方,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毕竟女孩子,如果弄得世人皆知,小右将来怎么办。

    左小右突然笑了,抹了抹眼泪。这是怎么了,竟然在这种时候因为夜睿失神为他哭。

    “我没事。小优,你别瞎想了。”左小右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谢秋月撕开了这个口,对小优也没有什么可瞒的了。况且,这一阵的压抑,她真的想要找一个人倾诉。

    学校宿舍是最安全的地方。

    左小右把事情前后起因都跟小优讲了一遍,除了夜睿中的毒,除了自己被绑架,夜睿让她当spy……

    :除夕快乐,身体健康,团团圆圆,恭喜发财!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