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左小右离开吧
    :

    死心了。

    左小右看着头顶那美得无法碰触的女子,觉得自己的心就都跟着碎了。

    刚刚她还以为是灵堂,现在才明白,这是一个婚礼现场。

    巨大的相框外披着长长的白纱,灵堂用的该是黑布。

    夜睿想要给她一个婚礼,可是她却离他而去。

    这样美好的女子就连像夜睿这样的男人都甘心为她屈折至此。

    “好羡慕你,好羡慕。”左小右看着女孩情不自禁喃喃。好羡慕你能被夜睿喜欢。

    他一定不舍得掐她,一定不舍得把她关进暗室,一定不舍得拿假蛇虾她……一定会在下班后看到在房间里的她欣喜不已而不会把她扔出去。

    左小右叹了口气,抹掉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来的眼泪,费劲的把自己双腿从夜睿的脑袋下移开,赌气般地起身离开。

    为别的女人流的眼泪,没理由要她为他擦。

    左小右低头一顿猛走,脑海里全是夜睿倒在地上翻腾的样子。终归于心不忍,一跺脚扭头又往回跑,越跑越快,因夜睿的命令而不再束起的长发在风中飞扬,露出少女红扑扑的小脸,坚毅的眼眸。

    左小右跑回到巨幅照片下,指着女孩豪气若干,“你的男人我暂时替你看着,记得早点回来接收。”

    说完一把抹掉脸上扑簌而下的泪,弯下腰,扯住夜睿的胳膊使劲往上拉。好在她从小就在孤儿院搬煤,力气要比普通女孩大些。虽然费劲她还是把夜睿背在了背上。

    夜睿,现在开始我不喜欢你了;夜睿,现在开始我一定会想办法离开你;夜睿,我替你的女人照顾你,我不会像你一样让你还。

    左小右小心地保持身体重心不让自己踩到那些郁金香,夜睿这么拼命守护的花田,她也会慎重的对待。

    夜睿近一米九的身高压在左小右消瘦的身体上,几乎把她整个人淹没。为了防止他那两条大长腿拖在地上,左小右拼命的抬高他的腿,这样一来夜睿的重心就越往后了,左小右只能使劲的弯着腰顶住不让他滑下来。

    一路上仍然空旷无人,左小右踩在那一地凋零的花上,花瓣瞬间变成薄薄的纸片。

    夜睿居的顶楼某处,靳叔和西蒙站在窗前看着远处那一幕,啧啧摇头。

    从他们的角度看,就仿佛夜睿弯着身子在移动,完全看不到左小右的脸。

    “左小姐竟然闯入了郁金香田,少爷如果知道又该生气了。”西蒙有些替左小右担心。他原本以为少爷是喜欢左小右的,可是照最近少爷的行为看来好像他猜测错了。

    “我觉得少爷会很感动。这是他们爱情中非常重要而美好的回忆。”靳叔一脸不以为然,就是有点替左小右担心,“她可千万别把少爷摔地上了。”

    那样回忆就不美好了。

    西蒙立刻往外走,“我去背少爷回来。”

    靳叔一把拉住他,一脸不赞同,“做什么电灯泡,给我回来。看看监控录上了没有。”

    西蒙还是有些担心夜睿真被左小右摔了。

    “别管了,调出花径的监控看看,别落下了。”

    父子俩把脑袋凑到监控器的屏幕上,调出花径的监控。

    “录上了,放心吧,爸爸。”西蒙确认好,看向靳叔,“这些足够少爷回忆了,我去接少爷。”

    话音刚落他的担心就立刻实现了。

    画面里左小右脚下一个踉跄,身子顿时往前倾去。

    西蒙脸色一变,“少爷。”立刻就要冲过去被靳叔死死按住了,“看看。难道你不想看看小右是不是值得少爷去爱的那个人吗?”

    西蒙没有说话,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手紧张地握成拳头,少爷千万不能摔了。

    左小右觉得自己简直背了一山在移动,越往前走腿越软,走到后来腿重的几乎抬不起来。

    “坚持,左小右,加油,很快就到了,很快就到了。”

    左小右给自己打着气,可是腿软得发抖,也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脚底一个打滑,身子一个踉跄就往前栽去。

    “啊!”左小右一声尖叫,脑子里一片空白,想都不想立刻将左脚膝盖撑在地上稳住身形,牙咬得咯咯响,也不知是热的还是痛得额头噌噌冒出汗来。

    等到身体的力气恢复些,左小右深吸一口气,跟举动运动员一般拼命撑住一口气,右脚用力一撑,撑在地上的左腿哆嗦着重新站了起来。

    靳叔看得热泪盈眶,“这孩子,这孩子……”说着说着还兴奋地拍拍西蒙的肩膀,“怎么样怎么样,小右是不是个好孩子?是不是是很棒,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

    西蒙看着自家老爸那哭哭笑笑的样子,递过一张纸,哭笑不得。刚刚那一下他真的担心少爷的脸会被摔在地上。也对左小右有了更深的认识。

    “电梯开着吗?”靳叔连忙问。

    “开的。”

    夜睿居有电梯,只不过夜睿住在二楼很少用到。但这一次她真的没有力气把他从一楼扛到二楼。但是在电梯里她也不敢把夜睿放下,因为她知道一旦放下,就再也没有力气把他扛起来了。

    靳叔又连忙吩咐,“电梯的监控怎么样?录下来了吗?”

    “录下了。”西蒙简直对自己的父亲无语到了极点。

    左小右把夜睿放到床上的时候整个人就被汗水湿透了。她还是很小心地替夜睿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又拿毛巾擦了一遍,把他塞进被子里。

    这一刻她看着一丝不挂的夜睿,再也没有什么**。别人的男人,她觊觎什么?!

    把夜睿收拾好,她又跑了一趟管家办公室,靳叔仍然没在。左小右只好又一个人跑回去塔楼,把里面夜睿弄出来的垃圾清扫了,桌椅扶好。

    一片整洁。

    左小右离开的时候深深的看了墙壁那个笑容迷人的女孩一眼,然后缓缓将门关上。

    这是夜睿的秘密基地。

    今天所有人都离开夜睿居,就是为了一个人思念她吧。

    就连对她的思念都不允许别人打扰,夜睿,竟然是这样深情的人。

    左小右重重倚在门上,看着已经泛黑的夜空,重重呼出一口气。

    左小右,离开吧。

    :屎了存稿君光荣就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