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要罚
    :

    左小右再次从塔楼跑回夜睿居的时候路上仍然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知道是因为心底的疼痛激了她无所畏惧的勇气,还是因为知道夜睿在,所以纵然一路上树影摇曳出可怕的姿态,夜风在耳畔响着诡异的声音,她的心里一点害怕都没有。

    跑回夜睿房间,左小右捂着嘴做了几个深呼吸。等到那一阵因奔跑过度而产生的喘息声过去,她才默默在夜睿的床边蹲下。

    左小右伏在闲前,看着夜睿那紧打拧的双眉,他的睡相很好,双手双脚整齐地摆在床上,但表情却似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他的脸,耳朵,脖子都很红,被酒精烧着了吧

    夜睿突然面对着左小右翻了个身,双手摸索了一下,抱住了一个枕头,喃喃地轻声叫着,“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让我一个人……”

    左小右看着他那蜷缩的身姿,轻轻叹了一口气,鼻尖有些酸涩,心里很不好受。

    那么喜欢她,就去找她啊,用你的权力和金钱,用你所有的力量把她找回来啊,捆住她绑住她,不要让她离开你啊。就像对我一样,抓着她的弱点把她捆在你身边啊。

    左小右心里在咆哮,夜睿你这个胆小鬼,欺负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把你的女人找回来。

    “不要哭,我会保护你,以后都不会让你哭。不要走……为什么不要我了……”

    夜睿梦呓着,将怀里的枕头抱得更紧。

    那浓密若羽扇般的睫羽下缓缓溢出一串串泪来,流隽刻般的眼角,落到雪白的枕巾上,晕开深深的印迹。

    左小右跌落在地上,看着他流泪的睡颜,捂着胸口沉沉喘息。

    知道自己喜欢的人那样深深的爱着另一个女人,心里的沉痛和窒息压抑着她。

    左小右逃跑似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背靠着门板,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握住胸口,心好痛,好像心脏被人抓住了狠狠地用力地握紧,真实的疼痛感让她无法发泄。

    牙齿深深地咬着樱粉的唇瓣,因为用力已经渗出血丝来。她却根本感受不到疼痛,只紧紧地闭上眼,头重重地靠在门上,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为什么要让我知道你可以那样喜欢一个,喜欢到可以不用你的金钱去寻找她,喜欢到可以不用你的权势去留住她,喜欢到宁可自己默默的为她留一个婚礼的现场也不愿意去打扰她。

    为什么要让我知道你原来可以这样尊重一个人,让我知道原来有个人可以这样被你温柔对待。

    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么多,知道这么多……

    如果不知道该多好。我会以为所有女人在你面前都是那样卑微不堪,会以为你对谁都可以高兴的时候招来不高兴的时候掐死,会以为所有人在你的面前都没有尊严……

    就让我那样毫不知情的喜欢你多好。

    可是现在,我都知道了,知道夜睿可以爱得那样卑微,知道夜睿可以宁愿自己痛苦着也要尊重对方的选择。我知道我不能跟她比,她是女神,我是云泥。但是,夜睿,自尊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是那个自卑而自傲的孤儿。现在我知道了,

    为什么在我喜欢你的时候让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这样我要怎么若无其事帮你“解毒”,裸呈相对?!

    左小右沿着门板缓缓下滑,蹲在地上,将头埋在两膝之间,身体无声的颤抖。

    门外响起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以及有些压抑的交流声,同时向想靳叔一如往常温和的声音。

    “大家都各就各位,跟以前一样,不要打扰少爷休息。”靳叔的声音也是控制着的,他轻声吩咐着。

    “是。”大家低应着。

    随后又是一阵轻却凌乱的脚步声,显然大家都回到属于自己的工作区域。

    左小右抹了抹眼泪,竖着耳朵听了一会。确定靳叔推门进了夜睿的房间才重重呼了一口气。撑着膝盖站了起来,摸到床上躺下。

    已经凌晨,左小右没有半分睡意。她睁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任由眼泪肆意。

    左小右,争气点。

    左小右一把抓过被子狠狠地擦了擦眼睛,沉沉呼出一口浊气,仿佛想要一口气吐出所有的悲伤。

    像她这样的人根本没有长时间沉浸于悲痛的时间。留在夜睿居她只能是个囚徒,她必须要走。

    宁愿一辈子只喜欢他一个人,宁愿夜偷偷的喜欢他一辈子,也不要像现在这样被他蔑视着嘲讽着留在他身边。

    被喜欢的人伤害,疼痛会加倍。

    无月夜风,寂寂入眠。左小右慢慢地睡了过去。

    夜睿有了意识的时候,他只觉得头痛欲裂。

    他感觉到自己压着什么,胸口闷闷的,突然倏地睁开眼睛。

    夜睿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刚刚他……又梦见了那个女人。

    她温柔的抱着自己,说自己是她这一生唯一爱的人了,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可是转眼间她就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只有那一浴缸的腥红血水。

    “什么会一直陪伴……真会骗人。”他淡漠地扯了扯嘴角。

    夜睿有些吃力地爬了起来,揉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看见自己竟然不着寸缕,脸色一冷,立刻抬手按了铃。

    “少爷。”靳叔瞬移般地出现在门口,恭恭敬敬地向夜睿行礼。

    “西蒙呢?”夜睿冷声道。西蒙是越来越长进了,竟然敢脱他的底裤。

    靳叔毕恭毕敬地回答,“在三楼会议厅,刚刚小右去找他。”

    “左小右?”夜睿双眸一凛,脑海里莫名浮现左小右出现在花田里的样子。左小右怎么可能进入花田。

    该死的,越来越不正常了。

    靳叔趁夜睿发呆的功夫,欲言又止,“少爷……”

    “是不是左小右又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夜睿眉头紧皱,那个左小右千万别再给他弄出事来。今天被人绑明天被人打后天去跳海,她能不能有一天是安分的。

    “这……”靳叔苦恼地张了张嘴。

    果然左小右又出事了,这个麻烦精,不对,没有脑子的麻烦猪。

    夜睿想也没想立刻跳下床,边往浴室里走边对靳叔吩咐,“让西蒙看住左小右,别让她出去。”

    左小右主动去找西蒙,肯定昨天出去又遇上麻烦事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遇到事情竟然不找他找西蒙。

    当他是死的吗?

    要罚!

    靳叔看着夜睿急匆匆的背影狡黠地扬起了唇角。

    他才提了一下小右的名字而已,看把少爷急的。

    :看到有朋友留言说建qq群的事,十分感谢大家对拙作的喜欢。写总裁是第一次,写得诚惶诚恐,生怕大家觉得烂透了。我是属于吐槽型的那种人,但是不太擅长群聊。我后面可能会开个微博,如果支持有对讨论剧情的人多,我会公布一下微博的,当然,也会在微博里po一些小右和夜睿的私密内容哦。毕竟,网站查的严,有些内容不能写,我会po到微博上。当然毕竟本人年龄原因,尺度会略宽,我会先征求大家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