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她要的自尊他给
    :

    夜睿洗浴穿衣,飞快搞定。揉了揉因宿醉而疼痛的脑袋,对靳叔道,“把左小右叫到书房。”

    靳叔却纹丝不动,好像脚被钉在了地上。

    夜睿不悦地皱眉,双眸迸射了一道冷光。

    就在夜睿要发怒的瞬间,靳叔这才不慌不忙地叹了一口气,道,“昨天,少爷的衣服是小右换的。”

    这句话里内容颇多。夜睿果然停下了脚步,看向靳叔,“你吩咐的?”

    靳叔突然惶恐地垂下头去,“小右昨天到塔楼了。”

    夜睿神色立刻冰冷,看向靳叔的双眸能杀死人。他冷冷地看靳叔一字一句道,“你可越来越没用了,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靳叔诚惶诚恐地道,“是,我是老了。所以没留神就让小右进到夫人的搭楼了。”他抬起头看向夜睿,眼眸中一片诚恳,“但是也因此看到了很动人的一幕,我想,少爷一定会很想看。”

    “最好很值得我看。”

    主别墅顶楼的监控室内,夜睿交叠着双腿优雅地坐在密密麻麻的机器旁,看着靳叔在那堆仪器前忙来忙去。

    他刚刚肯定是脑子进水了,当靳叔说左小右为他做了另人感动的事,他竟然就真的跟着靳叔上了顶楼,想要看看左小右到底为自己做了什么。

    “少爷,你看。”靳叔把左小右背着他走在花径里的那一段视频找出来,放大给他看。

    靳叔并没有给夜睿看左小右如何跑进花田在塔楼里做了什么,他直接播放主题,只要夜睿动了心,就一定会再去看其他的视频的。

    果然,夜睿紧皱的双眸随着视频里画面的移动而渐渐舒展开,唇角也渐渐有了些弧度。

    从花径到主别墅走路最多十分钟的距离,而视频足足有半个多小时。

    看完花径的监控夜睿噌地起身站了起来要走。

    靳叔连忙道,“少爷,还有呢,少爷。”

    电梯里的还没有看呢。

    夜睿手擦着口袋,背对着靳叔傲娇地冷哼,“夜睿居倒没有白养她。”力气这么大,能把他背起来,都是夜睿居伙食好。

    走到门口的时候,夜睿华丽丽地回过身,看向靳叔,一副恩赐地模样,“允许她打扫我的房间,给她九百。”

    她要的自尊,他给。

    他当然可以给更多,想到初时给左小右支票时她愤怒的模样,他决定还是给她要的价格。

    “是的,少爷。”靳叔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然后在夜睿转身的瞬间默默地竖起了手指笔了个“v”。

    下楼时夜睿并没搭电梯,而是沿着回旋楼梯拾阶而下。冷若冰霜的俊美容颜渐渐化开,性感的唇角慢慢扬起,露出雪白的牙齿。如果此刻有人看到,肯定以为自己见鬼而晕倒。

    夜睿笑了,纯粹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像一个俊美的少爷,而不是煞气凛然的冥王。

    一路往下,回想着刚刚看到的画面,夜睿插在口袋里的手渐渐握紧。

    那段视频给了他太多的信息。

    左小右回来的很早,那个时候天还没有黑。在他没有刻意要求的情况下,她没有在外面停留很久。她主动回到了夜睿居,说明她已经把夜睿当成“家”。

    那种高度加上左小右移动的速度,就算摔下来自己也不会受伤。左小右竟不顾膝盖猝然跪下的疼痛,就是怕摔到自己。她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自己摔下来。说明在左小右的心里自己很重要。

    这两种认知不管哪一种都让夜睿心里无比的愉悦。

    夜睿走到三楼的台阶上,刚好看到左小右走到二楼的楼梯口。眉头一皱,刚刚只顾着看视频忘记这一点了,她找西蒙做什么。

    “左小右。”夜睿叫住她。

    左小右身子一颤,本能地站住。脑海中却立刻浮现出夜睿为了那个女人的哭的样子,胸口一窒,身体立刻条件反射拔腿就跑。

    左小右一口气跑回房间里关上门,没命地喘气。

    等平静下来她就后悔了,夜睿肯定很生气。

    左小右你死定了!

    不用说,一会肯定会恶狠狠地推开自己的门,掐住自己脖子,然后说些恶狠狠地话。

    左小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颤抖着手找到江浩东给的液态氧准备着。

    怎么这样,她怎么总是这样狼狈。

    刚准备好,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左小右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脑子里飞快地想着说词但是越焦急脑子越乱。正当她焦头烂额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小右。”

    是靳叔。

    左小右拍了拍胸口舒了一口气,走过去把门打开。

    “靳叔,有事吗?”

    靳叔走到她面前,笑容温和,似三月春风,“小右啊,少爷刚刚吩咐了,以后少爷的房间你来打扫。”说着递给她一个信封,“这是你的薪水。这也是少爷的意思。”

    左小右半信半疑地看着靳叔,并没有接那个信封。她有好几次被夜睿掐脖子都是因为靳叔,她还是要小心点。

    “少爷并不允许我在其他时间在他房间出现,靳叔,您是不是弄错了?”那天的难堪还历历在目,夜睿怎么可能会这么快改变主意。

    靳叔把信封塞到左小右的手里,笑呵呵地道,“放心吧,这是刚刚少爷亲自吩咐的。”说着还冲她眨了眨眼睛,“算是报答小右昨天的辛苦。”

    昨天的辛苦?

    看来夜睿已经知道是自己把他从塔楼背出来的事了。也对,虽然有些人喝醉酒断片,但是有些人还会有些模糊的记忆。

    既然这样……

    左小右把信封接过来,冲靳叔鞠了个躬,“谢谢靳叔,等少爷上班了我就去打扫。”

    靳叔有些为难地看着她,“少爷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应该会留在家里办公。”

    左小右想了想,“那我一会就过去打扫。”

    夜睿办公在书房,她过去打扫一样也不会遇到他。

    靳叔临走还不忘给夜睿开脱,“小右,少爷有时候是会脾气暴躁点,他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

    是很温柔。

    如果是以前左小右一定不会相信,但是现在她已经亲眼看到夜睿的痛苦,夜睿的眼泪,看到夜睿偷偷为喜欢的人准备好的婚礼现场,她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夜睿真的有温柔的一面?!

    只不过那些温柔,不属于她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