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夜睿变化的心
    :

    失落有,难过有,可是左小右更懂自己所面对的现实。

    靳叔一走,左小右就把信封打开了。九百块钱,整整齐齐。

    左小右小心的把钱收好,放到书包里。舒了一口气,学费终于是齐了。

    之前她跟西蒙借了一下电脑,明明说会送过来的,可是都半天了,是不是忘记了。

    左小右窝在椅子上盘算着,现在她算是会一点钢管舞,陈小姐不来了可以看网上的视频教程学。她一定要学会小北会的东西去偷夜睿要的解药,她一定会带着小北离开这里,有尊严的活着。

    又等了一会,西蒙还没有来。左小右穿上靳叔送过来的围裙和头巾,开始夜睿的房间打扫。

    书房里夜睿坐看一份文件的第一页已经一个小时了还没有翻页。

    刚刚左小右竟然敢在听到自己声音的时候竟然见鬼似的跑掉,自己是恶魔吗?

    夜睿越想越气,手中的文件叭地一声摔在了桌子上,“法务部的人都是猪吗?”一提到猪就想到左小右,立刻冷哼一声,“猪都比他们有脑子。退回去重做。”

    “是。”西蒙默默地把文件收到文件夹里。

    文件第一页只是项目陈述,真正的约束条款都在后面。明明就是少爷心情不好。西蒙默默地为法务部的人默哀。又递过去另一份。

    夜睿一点看文件的心思都没有,欣长的身子往奢华的办公椅上一靠。修长的手指交叠着放在同样交叠的腿上,清凛的双眸直逼西蒙,“左小右跟你说了什么?”

    为什么会看见他会跟见鬼一样?明明昨天还很温柔的呵护自己。

    西蒙一愣,随后想起左小右问自己借电脑的事,便道,“左小姐说需要要一台电脑,问我可不可以借一台给她。”

    夜睿冷冷地问,“借了吗?”

    西蒙摇摇头,“左小姐刚走少爷你就叫我过来书房了,我还没有来得及送去。”

    夜睿把桌子上的文件拿起来,看了不看一眼,直接问西蒙,“西疆的新项目开发案你看了吗?”

    西蒙摇摇头,“还没有。”

    夜睿一把把文件甩到西蒙面前,“你都没看就敢拿来给我看?以后再有垃圾一样的文件出现在我面前,第一个受罚的就是你。”

    说着站起身,摔门而去。

    西蒙抱着文件木然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明明少爷说要亲自看看过去西疆的那帮人有没有长进,有文件直接送过来。如果做得不好就延长他们留在西疆的时间,怎么就变成他的错了呢?

    不过少爷的话总是对。

    西蒙坐下来,认认真真的看文件。越看越觉得垃圾,确实不能交给少爷,会影响少爷的心情。

    夜睿本来是要去左小右房间的,路过自己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门开着,里面传来轻轻地哼唱声。

    左小右?!

    夜睿折步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站着,就看见左小右正在打扫卫生。

    她小心翼翼地挪开那只精致的水晶花瓶,擦完了桌子又小地把花瓶放回原位。甚至她还细心的记下了花瓶边棱之前摆放的角度。

    她认真地擦拭着衣柜,连最底下的边角都没有放过。在衣柜底下的长毛地毯里,她看到一枚墨玉纽扣。

    左小右认得这枚纽扣是夜睿某套西装上的袖扣,在夜睿某次掐住她的脖子时,她曾经瞥见了,也曾经因为挣扎而摸到过。

    除了“解毒”,自己能碰夜睿的机会好像也只有这种快要没命的时候。

    呼!

    左小右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从书桌上取过一只笔和便签纸,在上面写上备注“少爷的袖扣需要缝回”。

    写完,她把袖扣放在便签纸上继续打扫。

    夜睿倚着门口,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神情越来越柔和,左小右真的很慎重地对待自己,就连一颗袖扣她都那样认真的对待。

    眼前的一切和谐而美好,左小右在他的房间里忙碌着。简单的白色t恤,五分长的牛仔短裤,长长的头发被扎着五股辫,时而垂在胸前,时而落在后背,精致而小巧的鼻子让她侧脸显得立体而精美。

    阳光下的左小右美的不可思议,好像她也化成了一道光,照到他的心口,暖暖的,很舒心。

    左小右,就这样留在我的身边好了。

    夜睿做了决定,看着仰着头在掸灰的左小右,叫了一声,“左小右。”

    左小右正眯着眼睛清扫高处,虽然夜睿居干净的一层不染,但是海边别墅潮湿,容易招虫子,掸子是靳叔给的,上面还有机关,除湿除尘,非常高科技。

    她正扫得认真,耳边突然响起夜睿冷漠的声音,吓得抖了个激灵。

    夜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已经有些把不准靳叔的话的真假了。当时接受靳叔的钱,其实是心存侥幸的,希望靳叔说的是真的。因为她真的很需要那笔钱。可是现在……

    左小右瑟瑟地不敢转身,僵在原地不敢动。

    如果是以前她可能还会回过身看着他,然后忍受着被他扔出去,最多心里有些失落,面上有些难堪。可是现在,她会不自觉想到夜睿的眼泪。

    那种“他可以那样温柔的对待别人却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人”的认知深深地刺痛着她,让她痛得不能呼吸,让她不想再被丢出去,让她想迫不及待地想挽回一点点自己的尊严,哪怕自己不是他喜欢的人也能有一点点平等。

    然而,有些事不是她不想发生就会不发生的。

    见她没有反应,夜睿缓步踱到她面前,看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子,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修长的手指捏起她纤细的下巴,只微微用力就逼得她不得不抬头看他。

    “抖什么?”夜睿不悦地盯着她,幽深的墨瞳里散发着一股冷意。

    当然是怕你把我扔出去,再说什么难听的话。

    左小右腹诽着,紧张的脸上却挤出一抹笑意,龇着八颗牙齿,“没,没什么。”

    她天然带笑的唇角让夜睿看不出她的假笑,可是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