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卑微而骄傲的爱情
    :

    是奶油。

    吃从别人嘴里喂过来的食物,左小右分外别扭。她僵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咽下去,真的,太不卫生了。

    左小右苦着脸看着夜睿,在夜睿神色凝结成霜的一瞬间,脖子一梗,吞下去。但是浑身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不适感,还有一种诡异的羞郝感。

    夜睿这才神色缓和下来,拉着她的手,轻轻地捏着掌心的柔胰,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星光闪烁,“刚刚在想什么?”

    左小右张了张嘴,轻声道,“我说了,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气?”

    既然这样说了,肯定就不会是什么好事。

    夜睿眸光一冷,盯着她,“让我生气的话,还是别说的好。”

    左小右默默地垂下了头,“好。”

    她真的很喜欢夜睿,特别是这几天,她甚至有一种在谈恋爱的感觉。

    夜睿开始会对自己微笑,虽然笑容很浅,连看都看不见。可是左小右却感受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作用,还是因为知道他深爱的人已经过世,知道自己不是可耻的小三。每次“解毒”她都可以很好的配合,甚至渐渐体会到欢爱的欢愉。

    夜睿会纵着她,等她身体适应;会在结束后**;会给予温柔的亲吻……虽然每次结束后她还是要回到自己的房间,虽然每天晚上都要吃避孕药,虽然夜睿还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

    可是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喜欢的人身边,不以小三之名。真的很幸福。如果不是知道夜睿身上的毒在侵害着他的身体,她可能真的会这样留在夜睿居,以这种诡异而低廉的身份,以解药之名留在他的身边,承受他的温柔,他的给予。

    可是,人总是贪心的。特别是拥有骄傲自尊心的人。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知道他有喜欢的人时,会为了自己所谓的自尊心而成全对方远远的离开,孤独而清高的守着那自以为是的爱恋;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知道他没有喜欢的人时,就会想要得到相等的回报,哪怕为他粉身碎骨也要要换一点点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

    左小右的爱恋就是这样的。

    她不是无私奉献的人,她渴望夜睿的回馈,但是她又深深的知道着夜睿与自己的距离,天神与云泥。所以她想为他做一点事,只求这生她可以在夜睿心里有一个位置。

    卑微而自尊的爱情。因为卑微而自傲的身份。

    左小右想好了,拿到奖学金交完学费,她就办休学,去帮夜睿偷解药。这是她天真的有些愚蠢的真实想法。

    夜睿看着她失落的神情心里一软,握住她的手紧了紧。漆黑的墨瞳闪了闪,看着她唇角扬起一抹邪佞笑意,“不过,如果表现好可以允许你说说看。”

    表现好才只能是说说看,他答不答应则另说。

    如果是以前左小右会恭恭敬敬地退出去选择不说。可是现在,她心里时刻在滋生要取悦夜睿的想法,只要他能高兴。自己做什么都可以。她用不断的迎合靠近夜睿,心里存着一点点心思,希望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意,期待着他的回应。

    “嗯。”左小右轻轻地应着声。弯下腰吻上夜睿的唇。唇齿相依的瞬间,夜睿已经圈住了她纤细的腰身,起身轻易地将她抱起放在了办公桌上。

    “还没有试过在这里。”夜睿轻轻地啃咬着她娇嫩的耳垂,在她耳际低喃。

    左小右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颤抖着身子伏在他怀里,轻声颤吟。

    不过转眼,书桌周围的地上已经落满了杂物,一向森冷的书房换上一片**之气。

    有从左右两端过来清扫的佣人都被站在门口的西蒙清走。直到那轻吟喘息尽数消散。

    夜睿坐在奢华的办公椅上,领带已经散散的松着,里面的衬衣也慵懒的开了两颗扣子。他修长的手臂搭在扶手上,懒洋洋地看着左小右蹲在地上收拾着东西。

    他微微倾手,搭在扶手上的手微前一探,勾起了她的下巴,好整以暇地调笑,“说说看这么卖力的表现想要什么?嗯?!”

    左小右在他身前抬起头,长长的睫羽扑扇着,两颊还带着承欢后的潮红。粉扑扑样子,我见犹怜。

    “明天学校开学。”左小右双眸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夜睿,生怕错过他脸上闪过的怒意。

    夜睿低哦了一声,沉声问,“要我送你去?还是要给你配车?”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他,身子一个不稳,本来屈着的膝盖就跪了下去。

    是她在做梦?还是夜睿被天使占据了身体,他竟然不生气?

    “你,不生气吗?”左小右小心地试探着,“我可以上学吗?”

    “生气?”夜睿目光一冷,捏住她下巴的手狠狠用力,“所以,你不是去上学,而是要去勾引男人?”

    左小右连忙摇摇头,“不是不是。我没有。”她讨好地看向夜睿,“我,不会背叛你的。”

    因为喜欢上了你,再也无法爱上别人。

    夜睿这才满意地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声音诡异的温柔,目光邪恶地说着流氓的话语,“这几天够满足你了,量你也没有力气去勾引男人。”

    左小右脸一红低下头去,小小声地辩解,“我从来没有勾引过男人。”

    夜睿轻佻地蔑笑,“是吗?这几天不是很主动吗?”

    那还不是你要求呢。

    左小右在心里为自己辩解,嘴上懦懦地却不敢滋吱声。

    在夜睿的面前她总是这样被动而卑微。

    “每天放学要准时回家。”夜睿啃咬着她的手指,舌尖抵着柔软的指腹,轻柔的酥麻感激得她一阵轻轻颤。

    “嗯。知道了。”左小右在他的挑逗下又喜又羞。

    夜睿竟然真的同意自己上学了。这样,她的计划就更要加紧些。

    第二天就是开学典礼。

    晚上小优给左小右打电话,“小右,明天你要上台领奖耶,想好穿什么衣服了吗?”

    左小右并不在意穿什么,“就平时穿的就好了啊,像去年一样。”

    :收到编辑通知了,下月开始每日两更。四月一号第一天爆更,爆发的那个数字我今天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消化完,多的恐怖哦,我得写好几天。大家期待吧。我要屎去码字了。

    今天的敏感词有点多,改了一遍。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