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彻底击溃卜俊杰
    :

    西蒙还没有动作,左小右立刻紧紧地抱住了夜睿。

    夜睿的响指通常都是在下一个指令,而且,通常还是不好的指令。

    左小右拼命地抱住夜睿,没命地摇头祈求,“求你,求你,不要,不要再打了,求你了,求你了。”

    悲伤的祈求,喉咙里滚动悲拗的呜咽声。

    夜睿低下头,看着她,眉头紧锁,哭得,悲痛欲绝呢。

    左小右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长长的睫羽上沾满了湿气,像薄如蝉翼的轻扇,轻灵动人。

    夜睿眉间一紧,眼中的红芒更甚,同时喉间一紧。

    虽然夜睿在极力的克制着,可是左小右看到了他瞳孔中的红线。

    心中一动,立刻毫不犹豫的踮起脚尖吻上了他性感的唇。

    她主动而鲁莽地冲进他的唇齿内,企图像他撩拨自己那样挑拨起他体内的敏感,企图以此让他忘记眼前还有一个卜俊杰。

    夜睿此刻本身毒发,加上左小右如此主动,立刻毫不犹豫变被动为主动,狠狠地撅住了她的红唇,狂野而霸道地占住了她送上门来的小舌,吮吸,交替,纠缠。

    炙热而宽厚的手掌半探腰迹时,夜睿松开她,沉声道,“是你自己主动的。就在这里,嗯?!”

    左小右仰头看他,目光坚定,嘴唇颤抖,“我自愿的。可是……”她一指卜俊杰,“我不想让他看着。”

    是不想让他看着,还是不想让他被自己打死?

    夜睿捏着她的下巴,拇指压着她樱粉的唇瓣狠狠的摩挲着,漆黑似夜的瞳孔里染着红光,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声音冰冷迫人,“左小右,真不错。学会了跟我谈条件。”他按在她唇上的拇指倏然探入她晶莹的贝齿内,狠狠地压住那浅粉色的丁香小舌,冷酷无情,“我的女人,跟我做还敢跟我谈条件?”

    左小右粉嫩的舌头被极大的力量压迫着,痛得她整个人都在抖。眼里噙着的泪水不断的涌上,不断的滴落。

    她只能不断的摇头,想为自己辩解,可是说不出话。

    看着眼前的一切,卜俊杰已经彻底疯狂了,他腥红着双眼,龇目欲裂,不顾一切地向夜睿冲过来,嘶吼着,“放开她,禽兽,放开小右,放开她。”

    夜睿看都不看他一眼,西蒙轻易地掐住了他的后颈,任由他怎么拼命,都已经再了无力前进一步。

    左小右悲痛地冲卜俊杰摇摇头,痛苦的眼眸无声的解读着,“走啊,走啊,为什么不走……”

    夜睿盯着左小右,看也不看一眼四周,沉声喝道,“出来。”

    话音刚落,男女洗手间里立刻走出两队黑衣人,整整齐齐在门口列好队。为首一人向夜睿方向鞠了一个躬,“少爷,安全。”

    夜睿拉着左小右向洗手间走去。

    卜俊杰脸色苍白,眼睁睁地看着左小右被夜睿拖拽着从自己身边路过。。声音哑在喉咙里,低哑嘶吼在喉咙里呼噜着模糊不清的话语,“禽兽,放开她,禽兽^”

    西蒙显然非常理解夜睿的想法,他毫不犹豫将卜俊杰提着转了个身,让他目送着夜睿和左小右进了洗手间,关上门。

    “禽兽,禽兽,小右,小右。”卜俊杰流下了脆弱而无助的眼泪。

    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门缝里瘫落下的左小右的裙子,还有裸露出来的雪白精致的脚踝。

    “小右!不!!”卜俊杰终于无法忍受,崩溃地闭上了眼睛。

    西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手一松,卜俊杰便像一具尸体淬然滑落在地上。那一向高昂的头颅深深地埋在两膝之间,修长而苍白的手指痛苦的插入已经凌乱的黑发这中,狠狠的用力抓握着没用的大脑,骨节因用力而节节凸起。

    一直以来的优越感在一瞬间崩裂,从来都被吹捧着的高高在上的身份转眼间跌落尘底。

    不是他优秀,而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更优秀的人出现在他面前;不是他强大,而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真正强大的人。

    自从来到s市,他就成了这个城市所有人羡慕的王子。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溢美之词。他不骄不躁,谦恭有度。

    他是父亲的骄傲,学校的骄傲。

    他是学校一等奖学金获得者,是体育健将,是跆拳道冠军,是学生会主席。

    要颜有颜,要才有才。

    他是s市,甚至是全国大学里最知名的殿堂级校草。

    万众瞩目,众星捧月。

    他曾经以为夜睿的强大无非是他拥有一个出生贵族的母亲,有一个创立夜氏的父亲。他以为夜睿最多就是跟他差不多的富二代。只不过因为早早接受了家业而被商界神化了。

    然而,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如此一无是处。

    他自以为是的市跆拳道青年组冠军在夜睿手里一招被破,他以引以为傲的父亲差点因为他一夜之间破产,他追了两年的女人,因为他的没有为了保全他而在夜睿身上痛苦承欢。

    他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不堪一击的井底之蛙。

    什么s城的骄傲,什么杰出青年,什么最有前途的新星。全都成了可笑的笑话。

    所有的骄傲所有的尊严转眼间四分五裂,所有的自信一夜间消失殆尽。

    卜俊杰蹲坐在洗手间的门口,任他怎么闭上眼,抱着头捂住耳朵,不去看不去听。可是,他还是听到了轻薄的门板里左小右压抑的啜泣声。

    胸口像有一只手,钻进了他的心脏,钢铁般的五指掐进他柔软的内脏,用力的掐握住,痛得他喘不过气,出不了声。

    卜俊杰抬起头,泛着星泪的眼眸已经失去了焦距,无神地盯着那门板下方,除了一滩黑白格子布料已经不见了那雪白的脚踝。

    可是左小右轻微的啜泣声却像大殿里的钟声在他耳边不断的嗡鸣。

    不,他要救小右,要救,要怎么救,要怎么救?

    找人,对,要找人。

    卜俊杰跌跌撞撞地扶着墙站了起来,摸着墙壁下意识的往外走,眼里一片茫然。

    要找人,要找人……找人救小右……

    有黑衣人要上前拦,西蒙一摆手,所有人都为他放了行。

    少爷要的效果达到,卜俊杰恐怕是短时间都要沉浸在这种自弃的放逐里了。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夜睿残忍,但是一个人该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毫不留情的手段对待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呢?

    汇报一下最近码字情况,真正的甜戏从第一百三十八章开始。

    三月每日两更,很快就到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