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恶魔的惩罚方式
    :

    西蒙有些同情起这个可怜的公子哥了,没事跟少爷抢什么。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敢跟少爷抢人。

    少爷的恶名都传遍世界了,竟然还有人这么不知死活往上闯。

    洗手间内,夜睿将左小右瘦小的身体压在墙壁上,半裙早已落在地上,白衬衣开了一多半的纽扣,开口大敞,滑到肩下。半掩的娇躯,被男人有力的腰身顶在雪白的墙体上。白皙而修长的双腿无力的悬在男人的腰侧承受着男人药性下的攻势。

    从进门开始夜睿一句话也没有,宽衣,啃咬,入侵,没有给她任何准备的时间。

    粟基毒液让他失去理智,他带着原始的怒气,毫不理会她的疼痛。她的啜泣,疼痛都成了催化他的毒药,让他更加兴奋,更加冲动。

    左小右痛得双眉紧锁,庞大的男性身体压迫着她,让她无法动弹。漆黑的墨发滑落在樱粉的胸前,雪肌半掩。浓密睫羽上浅浅的水气似剔透的轻纱笼着她仿佛带着朦胧的醉意。

    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刺激着夜睿想要不断的欺负她,恨不得将她整个都捏在自己手心里,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

    夜睿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一只大手掐在左小右纤细的腰身,固定着她的身体,一只手毫不留情地蹂躏揉搓着她的身体各处。狭窄而消瘦的肩骨,消瘦白皙的手臂,精致玲珑的锁骨,因他而反应的挺立的峰线。

    左小右觉得自己好痛,好像有一只沉重的巨大手掌,凌辱着身体各处疼痛而屈辱的刺激着她。痛得她死命地咬着嘴唇,压抑的呻吟被痛苦的压制在喉咙处,发出难耐的呜咽声。

    夜睿修长的手指毫不犹豫地撬开她咬唇的贝齿,撩弄着被被压抑的小舌,灵活的舌尖卷起着她青嫩的耳垂,带着压迫般的命令,“叫我的名字,左小右,叫给我听。”

    不要,学长在外面。

    左小右隐忍地摇摇头,秀气的眉峰痛苦的簇在一起,十个雪白的手指弯曲成雪白的小结,紧紧地抓着男人胸前的衣襟,晶莹而修长的雪色脖颈难耐地高高仰起,将所有声音都压制在嗓子里,变为一道浅浅的横哼吟,悠悠的溢出到唇边。

    那低低的浅哼,仿佛一只小手非常缓慢地从他的心口拂过,轻饶的撩拨着已经着火的心脏,然而这对膨胀中的夜睿来说远远不够。

    他疯狂地索要着,狂乱而自代技巧地啃咬着她的耳垂,挑逗着她唇齿内的神经。直到她清亮的眼眸渐渐迷离,痛苦伴着一丝难以启齿的愉悦感占据着她的神经,慢慢冲破她的大脑。

    直到最后一刻,她的意识中瞬间烟花四溅,漫无意识而狂乱的叫着他的名字,纤细的手指掐进男人敞开的领口下坚实的胸膛里,小巧的双脚在半空凌乱的蹬着,十枚小小的脚趾蜷缩着十个小小的结,身体,已经完全不能自己。

    夜睿满意地感受着来自她的反应,丝毫不顾忌她已经意识全无,仍然拼命的索要,等他那刺顶的药性过去。他才将她从墙壁上缓缓放下,揽进怀里。

    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一缝隙,夜睿冰冷的声音传出来,“西蒙。”

    “是,少爷。”西蒙将手里早就准备好的袋子塞进了门缝里。同时门瞬间关上。

    等洗手间的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夜睿抱着衣着整齐,却已全然昏睡中的左小右走了出来。

    西蒙一个眼神,立刻有一名黑衣人冲进厕所把里面的衣物收拾出来,跟上。

    “少爷,回夜睿居吗?”西蒙跟在夜睿身后问。

    “嗯。”夜睿抱着左小右,修长的双腿快而优雅地踏在酒店的地毯上。路过刚刚的宴会厅门口时,高市长正和一个人在门口张望着什么,看到夜睿时候脸色一喜,连忙迎了上来,“夜总……”刚要说什么,看见他怀里抱着的左小右,一脸疑惑,“这是……”

    夜睿一脸冷色,径直往前走。

    西蒙在身后向高市鞠了一个躬,深深的道歉,“高市长,万分抱歉。左小姐身体不适,少爷要立刻带她回去。我们就不能多留了,感谢高市长今晚的邀请。”

    说完又是一个深鞠躬。

    高市长连忙道,“夜总能到s市投资是我们s市的荣幸,西蒙先生这是哪里的话。既然左小姐身体不适,就快回吧。”

    西蒙冲他一点头,立刻转身追夜睿去了。

    他们人一走,一旁的一个人连声啧啧,“不过转眼间两人都换了套衣服。还不适呢,我看是纵欲过度。”

    高市长连忙厉声打断他,“瞎说什么呢?夜总在我们s城投资,我们每年都能增加两倍的gdp。不许胡说。我看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是不想当了。”

    一旁的男人连忙道,“我错了,姐夫,我错了还不行吗?”

    高市长看着男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说你,能不能让你姐姐省点心。”

    说完摇摇头,长叹一口气,转身进了宴会厅。

    卜俊杰跌跌撞撞的出了门,他衣衫早已凌乱,脸上糊着一片血迹,早已不是进来时的模样。路过的服务员看见他都吓得远远躲开。

    他摇摇晃晃地走了酒店门,站在酒店门口迷糊糊地晃荡着。去哪里,要做什么,要找谁?他眼眸里慌乱又茫然。

    正当他茫然四顾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他骤然回头,就看见夜睿一身矜贵的从旋转门里走了出来。他下意识将身子往后一缩,躲在了酒店门口的通天柱后。

    夜睿怀里抱着左小右,站在酒店门口,等西蒙去开车门。

    身后的黑衣人由原来的两列,分散成四队交叠站在他身后,一股暗黑的压迫感从夜睿站着的地方向无限向前延展。

    卜俊杰看着杀神一样的夜睿,看着他怀里轻若精灵毫无生气的左小右,恐惧地靠着拄子滑坐在地上,紧紧地抱住了头。

    救不了,他救不了。

    夜睿冷冷地扫了一眼石柱后的身影,轻蔑地收回了余光。

    不堪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