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寻找新的解药
    :

    左小右跪在地上,双手发抖撑着地毯让自己站起身,痛得她直掉眼泪。明明不是第一次,为什么会痛得这么厉害。左小右觉得自己没用极了。

    身后传来一阵开门声,夜睿出来了,左小右心里一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咬牙撑起了身子,飞快的夺门而出,仓皇地逃进了自己的房间。

    左小右一进门就蹲在地上起不来了,痛得她不停不停的流泪。她倚着墙壁,看着满室粉色,只觉得讽刺。孤儿不管住多漂亮的房子都是孤儿,穷人穿再美的衣服也是穷人。

    除了自己改变,别人给予一切的美好,都不是自己的。

    夜睿的名字是他让她叫的,因此她还受了些苦。可是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自己便无权叫他的名字。

    左小右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手机铃声在床头不断的响着。左小右半蹲着走到床前,爬了上去,看到是小优的电话。

    刚一接通就听见小优连珠炮般的质问,“小右,你怎么还不来啊。马上就上课了。”

    左小右握着电话的手不断地在抖,虚弱地说,“小优,帮我请一下假。我,有点不舒服。”

    小优听着她有气无力的声音连忙问,“是不是姨妈痛?那我先帮你请假。”

    左小右小小声的应了,还不忘问,“小优,院长打过座机吗?”

    “没有,你就放心吧。”小优有些心不在焉。

    左小右不放心地交待,“千万不能让院长知道我的事,拜托了小优。”

    小优叹了口气,“好吧。你先休息。我去教室了,我先帮你请假。”她想问左小右关于她和左少卿的事的。可是现在小右好像生病了她问不出口。

    她是很自私,可是,她也真的把小右当朋友。

    左小右挂了电话,趴在床上沉沉入睡。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有人敲门。

    左小右忍着不适,起来开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佣,还不等她说话,就径自递给她一个小瓶子,“左小姐,这是江医生给你开的药,可以缓解你的不适。”

    说完把瓶子往左小右手里一塞,转身就走。

    左小右并上门,看着掌心的小瓶子,心里一片苦涩。她记得这种药,之前夜睿曾经亲自为她上过药,当时她还很害羞的拒绝过。

    现在。

    左小右微微抬了头,咽下眼里的酸涩。呼了一口气,这样也好。

    不给她一点希望,让她早点死心。

    为什么要好好相处二十五天呢?不过是想留一个牵念,也心存侥幸地以为夜睿或许会在这一段时间内爱上自己,又或者发现自己有些不同。

    是什么呢?不过是想他的心里能有一处是她,左小右。

    真可笑。

    人家的相救,不过举手之劳。她却像溺水者般紧紧地抓住了那片刻的温柔,得过一次就想要第二次,第三次,想要更多。

    她高傲的自尊心曾经告诉他只有离开夜睿她才有一天可以成长成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哪怕用尽一生她也会去追求一个与他平视的机会。

    而内心那一点点贪婪却在引诱着她,在他身边多留一刻,多呆一刻,让他对自己再好一点,再温柔一点。

    所以,当她知道学校二十五号放奖学金的时候,心里其实有那么一点侥幸。

    左小右因为身体不舒服一天没有去餐厅吃饭,也没有人叫她。她就在房间里潦草的吃了泡面,又沉沉睡去。

    没有左小右在餐厅,东西就是难吃,夜睿冰冷的眸子从一旁站着的佣人们脸上扫过,冷声道,“夜睿居没有给你们发工资吗?”又看向靳叔,“你的礼仪就是这样教的吗?微笑呢?你是要我每天对着死人吃饭吗?”

    靳叔连声道,“以后夜睿居每个人都会有笑容的。”说完还不忘问,“小右一天没吃饭了,要不要叫她。”

    夜睿悠然地切着一块牛排,冷嗤,“以后,左小右三天吃一次。其他时间都喝水。”吃着夜睿居的饭却一心想着奸夫,以后就这样饿着她,半死不活的才没有力气想别的男人。

    靳叔为难地看站他,“少爷,这样不吧?不管怎么说昨天小右……”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夜睿一个眼神怼回去了,“我花了十亿买回来的解药发挥了她的作用而已。靳叔,你想说什么?”

    靳叔叔连忙摇头,“什么都不想说。”

    其实他想说少爷不要作了,再作人就跑了。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新解药找的怎么样了?”夜睿拨弄着盘子里的牛排,漫不经心的问。

    “已经有几个合适的人选了,明天上午就会过来由江医生检查。”靳叔恭敬地回答。

    “很好。”夜睿满意地点点头,放下叉子起身就走。

    靳叔看着那只缺了一个口的菲力牛排,默默地摇了摇头,明明因为小右已经吃不下饭了,还在硬撑着。年轻人,怎么这么看不明白自己的心。

    靳叔端起牛排,招过一旁的佣人,“拿去给鹰犬。”

    夜睿回到书房打开左小右房间的监控,看着她沉睡的模样,讥笑,“猪吗,就知道睡。”

    可是看着睡梦中的她都不由自主的蜷缩着身子捂着小腹,心中又是一痛。

    他关掉视频,按着自己的心口,这里怎么可以为左小右而跳动。

    左小右是特别的,但是,他不允许自己的心被她左右。

    江浩东的药确实很神,第二天起来左小右就觉得自己精神多了。

    因为要上课,她起得很早。考虑到昨天大家对自己的态度,左小右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在夜睿居早饭了。洗漱完背着书包就往楼下跑。

    左小右生怕会遇到夜睿,跑得很快,到拐角处的时候差点撞到打着哈欠一脸睡意的江浩东。

    “左小姐?你跑这么快做什么?吓死我了。”江浩东拍了拍自己还没睡醒的小心脏看着左小右。

    左小右冲他笑笑,“我今天要回学校上课。”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