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感情上的私心
    :

    左少卿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哦”了一声,低喃着仿佛自语,“因为她是我这一生存在的意义,是我努力活到现在的理由。”

    砰!

    是什么破碎的声音?!

    小优捂着自己的胸口,泪眼朦胧地看着左少卿,“少卿,为什么?为什么?小右明明不记得你,在你生死不明的时候她不知道,在你病重垂危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你还要为她做这么多?为什么你要执意去执着一个不在乎你感情的人?为什么你不能睁开眼睛看看,我喜欢你啊,少卿,我喜欢你啊。”

    小优没有等到自己变得优秀,没有在他面前展现自己最美丽的时刻。她没有忍住,因为忍不住。

    左少卿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幽蓝的眸光沉了沉,“以后,你真正的自由了,跟我左家再无关系。”

    “不要,少爷,不要!”小优要去抓左少卿的手,被若森轻易拦住了。

    “小优,少爷不用不忠之人。少爷能安心养病都是因为相信你会照顾好左小姐。”若森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小优,“你辜负了少爷。”

    辜负……

    小优怔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那碗没有吃饭的面。

    辜负?她有好好照顾小右,陪她打工,陪她熬夜;在生病的时候照顾她,送她去医院。

    她只是想要一份平等的爱情,没有花左少卿给她的钱而已。她不想花,也不想左小右花,不想他们之间产生联系。

    她错了吗?

    小优怔怔地坐着,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落在面汤里,荡出层层水晕。

    校园门口,左少卿站在烈日下,看着校园里的林荫道,那里的尽头有他的小右。

    “少爷,小优怎么处理?”若森的脸上一惯的温和,可是话语间尽是杀意。

    左少卿摆摆手,“她并不知道深层机密,以后随她就是了。”

    “之前给她用来帮助左小姐的钱怎么处理?”若森问。

    “她那么骄傲地不用我的钱。”左少卿眉眼弯了弯,笑容华贵,“成全她。”

    这是尽数收回的意思了。

    若森垂头应下了,随后问,“少爷就这样放过小优了吗?”

    左少卿摇了摇头,“护着小右本是我的责任。是我自己没用,没办法亲自过来才会让小优动了私心。”

    若森眸光一冷,“小优敢觊觎少爷,不顾左小姐安危。辜负少爷的信任,实在……”

    左少卿摆摆手,“若森,小优如果有意外,最难过的是小右。”

    若森顿时了然了。少爷不是不想惩罚小优,而是因为顾虑到左小姐的感受。

    烈日当空,左少卿看着那看不到的路尽头,静静地站着,身后站着同样安静的若森。

    “少爷,回去吧。您身体刚好。”若森担心地提醒,“少爷如果再病倒,就更夺不回左小姐了。”

    “好。”

    雪白的顶级奔驰商务车缓缓滑过来,在两人身边停住。

    若森开了车门,左少卿深深地看了一眼那条校园林荫道,才转身进了车内。

    “说说夜睿那边的情况。”左少卿支着头看着窗外,淡道。

    “是。”若森一板一眼的汇报,“夜氏已经让y国公司代收购了克莱斯家族下的一家科技公司。”

    左少卿略一沉吟,“把这个消息放给克莱斯夫人。”唇角笑意温润,“夜睿,总不能是每场游戏的胜者。”

    若森立刻答应,但还是有些疑惑,“少爷,现在放出消息会不会有点晚了。他们的收购案已经成功了。”

    左少卿摇摇头,幽蓝的瞳孔绽放着奇异的光彩,唇角仍然挂着那抹温雅完美的笑意,“给他添添堵。”

    若森道,“夜睿的内部系统和核心团队太严谨了。前期项目一直保密,直到y国佬回国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的。夜睿竟然通过第三方公司收购克莱斯家族的产业。”

    左少卿唇角挂着优雅的微笑,弯弯的眼眸里迸射出一道杀意,“倒不知夜睿跟克莱斯家族还有梁子,好好利用着。”

    左少卿唇角扬起一抹笑意,眼眸越发弯了。分明那样尊贵而华丽的笑着,可是却让人不寒而粟。

    “今天开始造势,就说夜睿这些年的不断吞并动作是为了吞灭克莱斯家族。顺便查查看前一阵那边给夜睿送了什么东西过来。挖出来,秘密送回去。”

    若森立刻会意,道,“少爷的意思是现在就激发夜氏和克莱斯家族的矛盾。”

    左少卿摇摇头,“他们的矛盾在哪里我们不知道。或许,只是一个普通的豪门争斗,毕竟听说夜老爷子情况不太好。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让夜睿不安生。”

    “是,少爷。”若森一脸崇拜地看向自家少爷,只不过眼里还是有些担心,“左小姐那边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跟她说明真相?”

    左少卿摇摇头,看着窗外某处,“我希望小右永远都不会知道真正的真相。我想给小右一个单纯的世界,可是她还是进入了黑暗的深渊。我想给小右一个干净的未来,可是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足够的时间。”

    若森连忙道,“少爷一定会好起来的。”

    左少卿看着自己的腿,华丽的唇角张扬而不屑,“就算有一天我坐上了轮椅,该要他们付出的代价,一点也不会少。”

    明明是天使,却能淬出暗夜般的寒芒。若森在一旁,默默地垂下了头。

    左小右一路不停的跑到教室里大口大口的喘气,她不顾天气的炎热,紧紧地把衬衣领扣到最上面一个。

    下午的课她上的心不在焉。那个白衣公卿太可怕,太诡异了。为什么小优会因为他出现而失魂落魄?明明亲昵到只叫名字的程度,可是他的眼里却一点都看不到小优。

    他是什么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教师吗?

    左小右摇了摇头。

    不,她曾经在一瞬间看到过白衣公卿的眼神。

    他的瞳孔是一种蔚蓝色而夜睿是漆黑的夜色,虽然两种不同的颜色,可是就在他为她整理衣襟的瞬间她看到了他们很近似的眼神。仿佛接下来某个人就要没命的那种感觉。深冷而令人不寒而栗。

    左小右逃走,因为尴尬因为难堪,也因为他那种无意识中散发出来的压迫感。

    下午的课小优没有来,只快下课的时候发了信息说去水吧了。

    左小右叹了口气,小优的秘密只能等到她自己愿意的时候才会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