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终于破碎的心
    :

    左少卿并没有成全她,而是骑车靠了过去,“小右,上来,我带你。”

    左小右摇摇头,“不用了。谢谢左老师。”

    说完又往一旁让了让。

    见她不愿意,左少卿便从车上下来了,推着自行车跟她一起走。

    清晨的阳光洒年轻男女的身上,两人都自带着空灵清丽的味道,远远看着竟然无比般配。

    不远处梧桐树下的高级商务轿跑里,夜睿看看着眼前这幅画面,冰冷的神色恍若寒冰。

    左小右,很好,特别好。

    难怪那个女人进了夜睿居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又冒出了一个新的奸夫,她还真有本事。都不给她吃饭了,还有力气勾引男人。

    “以后给五天不给左小右吃饭。”夜睿冷声道。

    西蒙提醒道,“少爷,左小姐现在上学,可以自己在学校吃,不用在夜睿居吃饭。”

    夜睿立刻道,“今天开始给左小右禁足,哪都不能去。”

    西蒙立刻无条件服从。

    第二天是周末,左小右不用上课。她带了一些翻译的作业回家做。

    果然靳叔没有叫她吃饭,很显然,今天不是给饭的时间。原本每天都会有佣人往房间送水,现在也没有了。

    左小右叹口气,看了时间,判断夜睿应该去公司了,才打开门去厨房喝点水。

    走到拐角的时候,刚好听见一串女子的调笑声,她还不及反应时脚已踏了过去。

    回廊上,女孩的双臂正挂在夜睿的双肩上,性感紧实的双腿已经蜿蜒到夜睿的腿上。

    夜睿的手揽着女孩纤细的腰身,对她的挑逗没有半分推却。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走过的来左小右视若无睹。而左小右,也终于那样“淡定”,“无视”地走过。

    来到厨房,她“镇定”地倒满一杯水,喝水的时候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到杯里,被她自己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好解渴。

    左小右擦干了眼泪,背对着所有在厨房工作的佣人,做了一个又一个深呼吸。直到觉得自己可以再次“从容”的从夜睿面前路过,才走出了厨房。

    左小右双目直视前方,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眼,笔直地往前走。

    不能看,她怕只一眼就让自己强忍的眼泪掉下来;不能回眸,她怕自己会做出逾越自己“身份”的举动。

    打小三,骂夜睿,她都没有资格。

    然而她想逃,有些人却不让她避。

    珍珍好像刚刚认识左小右一样,惊讶地探过夜睿的肩头看向左小右,轻声问,“睿,这是谁啊?”

    夜睿的声音残酷冰冷,“不重要。”

    不重要!

    左小右仿佛胸口被击了沉重的一锤。再也喘不过气。几乎软倒在地上。

    有些事明知道不可能,有些事实早已看透,可是当由他亲口说出来又是另一种疼痛。钻心的,挖肉的疼痛。

    左小右,撑住,不要让别人看笑话。

    左小右,你可以的。

    左小右傲然地昂起头颅,甚至还淡淡地极为蔑视地看了夜睿一眼,仿佛他是这个世界上最龌龊的生物。

    那一瞬间,左小右仿佛公主,那种来自骨子里的骄傲与不屑彻底激怒了夜睿。

    他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长臂一伸就把左小右提了过来。

    左小右僵硬地看着他,一脸冷漠,“少爷有什么吩咐?”

    那机械如西蒙般的公式化应答让他更加烦躁。

    夜睿冷冷地命令,“把鞋子擦干净。”

    “是,少爷。”左小右忍受着胸口那股沉重的窒息感,淡然地蹲下身去伸出手拭去了夜睿皮鞋上那不存在的灰尘。

    那冰冷的模样,仿佛没有生气的木偶,听指令办事,没有感情,没有思想。

    夜睿拽着她的胳膊一把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残酷地命令,“取悦我。”

    左小右垂眸看地,看都没看他一眼,更没有任何动作。

    “取悦我。”夜睿再一次命令,脸色更冷,掐住她胳膊的手更用力。

    左小右淡淡地抬了抬眸看他,张了张嘴,吐出两个字,“不要。”

    夜睿哈地一声笑了,一把掐住她的脸颊。

    因为用力,那苍白的小脸瞬间变得血红,左小右痛得眼眶泛红,可是她仍然没有半点退让,目光冰冷而勇敢地跟他对峙。

    这一瞬间她已心如死灰,了无生趣。再也没有了以往那种强烈的求生欲。

    院长也好,小优也好,好像在一瞬间都被遗忘了,只剩下被夜睿伤害的疼痛。

    这一瞬间只有一种死了也好的想法。

    “左小右。”夜睿嗓子里迸射了低哑的嘶吼,身子一倾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咬住她倔强的唇,疯狂地啃咬着。然而就在舌头窜入他熟悉的唇齿内时,他舌头一痛,手下意识一松。左小右趁机推开,退开几步。盯着他倔强而冰冷,“你可真够恶心的。”

    说完狠狠地擦了擦嘴唇,飞快地跑开了。

    夜睿抹了抹唇角涌出来的血迹,看着左小右飞奔而逃的身影,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冷笑,“左小右,很好。”

    在外面在勾引男人的左小右竟然还敢说他脏。

    珍珍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场闹剧,看得目瞪口呆,原来这就是夜睿跟女人相处的方式。他竟然喜欢这种调调。

    “睿!”珍珍现学现卖,还没等她嘟起唇咬过去,就被夜睿一脚踢飞了出去。当然,很快就被出现的黑衣人“收拾”走了。

    左小右飞快地跑进房间里把门关上,拼命的喘气,拼命的擦眼泪。可是不管她怎么擦眼泪好像跟流不完似的,不断地往外流。

    左小右刚要去洗手间拿毛巾擦脸,门就被砰地撞开了。

    夜睿跟魔鬼似地走了进来,砰地将门上,一把抓住一步步往里退去的左小右,重重地将她摔在床上。撕扯着她的衣服。

    “放开我,夜睿,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左小右拼命地推他,拿脚踢他,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身上的衣衫低仍然被撕得稀巴烂,轻薄的家居裤也被扔到地上。

    左小右死死地抱着被子不停的躲闪着,哭泣着嘶吼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怎么可以刚刚碰了别的女人就上她的床。

    :转折事件,下面还有一章。现在每天两章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