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左小右自杀
    :

    这样的夜睿让她恶心,也让她觉得喜欢这样的夜睿的自己恶心。

    一向骄傲的自尊心被一种强烈的龌蹉感压迫着,让她恨不得用一切方法去洗刷自己。

    夜睿一把将扯下被子正欲欺身上前,左小右竟然噌地跳下床去,一句话也不说头朝着墙壁就狠狠地撞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夜睿眼睁睁地看着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她额前流出。然后那雪白而瘦小身影就那样在他面前倏然倒下。

    “左小右!”夜睿只觉得自己的世界所有一切都塌了,什么都没有了。

    他抱起左小右放在床上,疯狂地按床头铃,打开门,没命的嘶吼,“江浩东,江浩东,给我过来。”

    江浩东飞快地跑过来了,从来没有见过夜睿如此失控的靳叔和西蒙都赶了过来,就连一直瑟缩在后院的辰亦梵都以为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故飞奔而来。

    所有人看着床上那满脸鲜血的左小右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特别是靳叔,脸色苍白。难以置信地低喃,“怎么弄成这样,怎么弄成这样。”

    江浩东现在已经很了解夜睿的相处模式,虽然他也惊讶左小右怎么又被弄成这样了。

    他首先还是很镇定地替左小右做了一个初步的检查。汇报,“头部受到严重的撞击,现在只能看到额角有伤口,里面情况要做检查。”

    不等夜睿吩咐,靳叔已经吩咐下去,“快,去帮江医生把医疗器械搬过来。”

    趁人去搬器械的功夫,靳叔问,“江医生啊,里面情况大概会是什么样的?”

    江浩东充分发挥医生本性,“一般来说就是颅内出血,脑震荡什么的。”

    靳叔吓得脸都白了,“怎么会这样呢。小右,这孩子……”

    没有人敢问夜睿发生了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左小右这样肯定是夜睿的功劳。

    但是这里是夜睿居,不会有人会去为左小右而质问夜睿。就连靳叔都要斟酌着问话。

    夜睿站在床边看着左小右,神色莫名。

    等所有器械运过来,检查监控,左小右的房间不到一个月就又变成了病房的模样。

    书房里夜睿坐在办公椅上看着桌子上的cd出神,那是西蒙剪辑好的左小右的视频。他第一次看完的时候觉得很满意,因为左小右那样保护自己。

    可是现在,他竟然没有勇气去看。

    江浩东告诉他,左小右脑袋里有一个尖尖的小凸起,这有可能是颅内出血也有可能是她本身体内就有。但是不管哪一种都要先监护观察。如果左小右能醒来最好,如果不能醒来……

    不能醒来是怎么样的?

    夜睿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的江浩东已经被他扔出去了。

    颅内出血,就意味着要做开颅手术,可能……会死。

    夜睿冰冷的眸子里突然滚落一滴泪珠,清脆地落在桌子上。

    靳叔推门进来时刚好看到这一幕。

    左小右出事后夜睿就在书房坐了整整一夜,不吃不喝也没有去看左小右。

    靳叔看着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柔声道,“少爷,去承认自己的心吧,承认爱上了小右,好好对待她。”

    夜睿一脸茫然地看向靳叔,仿佛孩童般青稚,“靳叔,你后悔吗?”

    靳叔看着他,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后悔,一辈子都在后悔。”

    后悔的只能替她守着你。

    夜睿缓缓地回过头,看着桌子上的cd,“我也后悔了。”白皙的手掌缓缓抚上胸口,“这里好痛。如果左小右死了,我可能会也死。””

    靳叔走到她的面前,把点心盘放在他面前。

    黑咖啡加提拉米苏。

    夜睿呆呆地看着黑咖啡上在灯光下照出来的层层水晕,上面倒映着左小右冷漠而视死如归的脸。

    他似墨剑的长眉紧紧地簇在一起,俊美的脸庞充满了困惑,“为什么,为什么宁愿死也不要我,为什么?”

    明明该生气的人是他,为什么她却宁愿死都不愿意让自己碰他。

    夜睿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张宛若天使的男人脸,眉宇骤然一松,神色瞬间一冷。

    一定是因为那个奸夫,左小右才不愿意让自己碰的。

    靳叔看到夜睿脸上变化的神色,周身迸射了的森冷气质。顿时滋生出不好的感觉。但是他毕竟从小照顾夜睿长大,知道他的习惯,故委婉而不着痕迹地问,“少爷想明白了什么吗?”

    夜睿冷声道,“左小右要死的原因。”

    “是什么原因?是什么让我们小右这么想不开呢?”靳叔温声诱哄着,语气里带着一抹明显的怒气。就像一个家长在哄一个弄坏玩具的孩子,顺着他的心思往下。

    “是那个男人,因为有了新的奸夫,小右才不让我碰,小右才不要我。”夜睿森冷带着一抹阴桀的痛意,齿缝里一字一句地磨出杀意凛然的话,“奸夫,要消失。”

    他抬起头,森冷地眸子掩住了那一丝尚未完全褪去的茫然,“让西蒙进来。”

    靳叔看着这样的夜睿心痛又无耐。他看着夜睿长大,知道他一路起来受到太多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痛苦;他也知道自莱茵夫人过世以后夜睿的心里再也没有相信过女人。

    从来都无视他的父亲,只拥有过短暂而模糊的母爱;从来不曾拥有过真正的教养。

    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什么是爱,更没有人告诉他要怎么爱。而他,也打心底无视这些空洞虚幻又可笑的感情。

    可是现在的夜睿,明明就爱上了左小右,却因为不懂得怎么爱而一次次一伤害她,不止是心灵上的,更是身体上的。

    看着靳叔没有动作,夜睿眸子里闪过一抹杀气,“怎么了?靳叔?你也要违抗我了么?!”

    靳叔看着他,满眼的慈爱,眼里氤氲着雾气。如果莱茵看到自己的孩子长成这个样子该有多心痛。

    莱茵可是那样勇敢追求爱情的人呐。可是她的孩子,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

    靳叔摇摇头,“少爷,小右不让你碰。不是因为别的男人,而是因为你。”

    :两更完毕。这应该是最后一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