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认清自己的心
    :

    夜睿冰冷的眸光简直能杀人,“靳叔,真希望你的解释能合理。否则,西蒙会和你一起提前退休。”

    靳叔最在意的就是西蒙了。不得不说夜睿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把人心掌握的很好。

    靳叔叹息道,“小右这样都是因为少爷让别的女人住进了夜睿居,让别的女人碰过。少爷难道一点都感觉不出来吗?小右在吃醋。”

    吃醋?!

    这真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夜睿唇角一角,神色不自禁舒缓了一些,但眸光一依然冰冷,“接着说。”

    靳叔看着自家少爷眉宇间松散开的温柔,不由连连摇头,明明就喜欢的要死,非得把人往死里折磨。这个与众不同的男人,连表达感情的方式都这么特别。

    “小右在心里认定了少爷是她的男人,所以,少爷把别的女人带回夜睿居就是一种出轨行为。更何况少爷还当着小右的面跟珍小姐那样亲热。小右觉得自己被背叛了才会那样激动,甚至做出这么过激的行为。她一定很爱少爷才会在觉得少爷背叛她的时候心若死灰,萌生了死意。否则……”靳叔紧紧地盯着夜睿的反应,“以小右的生命力,不可能会轻易寻死的。”

    夜睿扬了扬眉,有些不满,“那也是因为她侍宠而骄在先。我不过是想让她知道,她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不许为别的男人哭……”

    靳叔接过他的话,“所以少爷就带一个女人回来告诉小右,如果她不好好听话就会随时有人会取代她,是吗?”

    夜睿冷哼一声,算是默认。

    如果是西蒙这样,靳叔肯定一个大暴粟子甩他头上。再用夜睿的话,狠狠骂他,你是猪吗?!

    可是面对夜睿,靳叔只能温柔地说,“但是少爷没有想到小右竟然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对吗?”

    夜睿冷声道,“她并不在意,反而每天在学校跟新的奸夫打情骂俏。”

    又来了,什么奸夫。

    靳叔头都要大了,他还是耐性地告诉他,“少爷,小右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也很漂亮。有人追是很正常的,有人追才说明少爷的眼光好啊,是不是?而且当时您不是让西蒙把她所有的一切都调查过吗?卜俊杰追小右全校都知道可是小右都没有答应。她是个贫困生,是个孤儿,可是面对富家公子的追求不为所动,说明什么?说明小右不是那种虚荣的女孩。”

    “卜俊杰不配。”夜睿傲慢啐了一口了,“不堪一击的废物。”

    “是是是,他当然不能跟少爷您比。但是少爷想想小右的处境就会明白,她其实很需要一个台阶,一个力量。说的直接点就是她很需要钱。她连九百块都需要通过向我要工作得到。”靳叔看着她,“一个穷到连学费都交不起的女孩,能不受金钱的诱惑是很难得的。”

    夜睿没有说话,靳叔接着说道,“小右是一个纯粹的孩子。她跟了少爷就一心一意的。可是人谁能没有朋友呢?卜俊杰可以不做恋人,也可以做朋友。还有那个新的老师,可能只是单纯关心学生呢?”

    夜睿傲娇地横了靳叔一眼,“左小右只要有我就够了。”

    靳叔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来。他默默地呼出一口浊气,柔声道,“少爷,恋人是恋人,朋友是朋友。在夜睿居少爷有辰少,有西蒙,还有我。可是小右,除了少爷什么都没有。”

    “所以她才会在看到少爷跟珍小姐亲热的时候那么激动。如果这个时候她有可以倾诉的朋友,她就不会那样崩溃。”

    夜睿委屈的反驳,“我没有跟那个女人亲热。”

    “可是不管从形式上还是视觉上,我和小右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少爷,真的在跟珍小姐亲热。”靳叔一本正经地说。

    “那也是因为那个女人都到家里住了三天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夜睿说到这个就来气。

    本来是要找个女人回来刺激左小右让她有自知之明。为此他还用了两天药压制毒性没去找她。结果她不但不在意,反而在学校跟那个小白脸打情骂俏。他只好当面刺激她。

    “少爷,小右是一个很纯粹的孩子。她很坚强,可是她的自尊心也很强。这几天我们没有叫她吃饭,她就知道少爷禁了她食,她硬是撑着不吃东西。就是因为有太骄傲的自尊心。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骨里其实很刚烈。才受不了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更受不了刚刚才动了别的女人又去碰她。”

    “我说了我没有碰那个女人。”夜睿没由来一阵烦躁,一拍桌子,噌地站了起来,“把那个女人扔出去,扔出去。立刻、马上。”

    靳叔立刻去门口,还没交待几句,就被夜睿叫回来了。

    夜睿扶着桌子,修长的手指狂乱地敲击着桌面,狭长而耀眼的双眸被敛在浓密的眼睫之下,“你说,我要怎么做?我要怎么做,小右才不会……才不会走!”

    夜睿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勇气去接受了自己对左小右的感情。然而当话真的说出口的时候,他心里反而轻松了。

    就像左小右每一次晕过去的时候他的心总是紧绷的,每一次左小右醒来时他的心就那样轻松。

    左小右,对他来说不只是特别的,而是非常重要。

    靳叔看着夜睿,满心的“我家少爷长大了”的欣慰感。他压抑着眼里的涩意,温声道,“给她自由,让她慢慢感受到少爷的真心。不要再吓坏她了。”

    “我哪有……”夜睿正要辩驳。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西蒙的声音就在门口传了进来,“少爷,左小姐醒了。”

    夜睿立刻拔腿就往外跑,靳叔连忙在身后大喊,“少爷,要温柔,要温柔。”

    然而夜睿已经飞身窜入旋转梯,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靳叔抹了抹眼泪,双手合什,看向白塔楼的方向,“莱茵,你的儿子终于开窍了。但愿他不会像我,错过你一生。”

    左小右缓缓睁开眼,慢慢适应着刺眼的光线。眼前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同时夜睿那张放大的脸清晰的呈现在她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