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扎醒左小右
    :

    左小右脑海中瞬间画面飞闪,全都是夜睿跟那个性感女孩纠结亲热的画面,女孩性感的双腿勾夜睿结实的腰身;女孩问娇滴滴地问“她是谁”,夜睿冷漠的回答“不重要”……

    左小右心口一窒,两眼一翻,呼吸再次沉重起来,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一旁的心电图不断地发出警报声,江浩东连忙给她注射,另她心脏舒缓下来,也让她再次陷入了沉睡。

    夜睿在一旁看得眉头紧皱,冷冷地盯着江浩东,问,“刚刚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就是被你气得。

    江浩东心里腹诽,面上一派谦和,“心脏受到了刺激,没有大事。左小姐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她脑袋里的东西呢?没事了吗?”

    江浩东道,“仪器跟踪了一个晚上,没有任何变化。如果是血块的话应该会有轻微的移动。”他指着仪器上的一处灰白,“从最初到现在都没有变化,说明这应该是长在左小右大脑的一部分。每个人的头骨结构会有一点轻微的分别。这没有关系的。”

    谁要听你说讲医学知识。

    夜睿懒得看那些看不懂的图形,直接问,“她什么时候会醒来?”

    江浩东道,“睡醒就醒来了。”说完生怕夜睿又要发难,连忙补充,“因为左小姐本身身体很疲惫,有点低血糖,有点营养不良。很虚弱,可能会睡得久一点。我已经给输了营养液,不会有生命危险。”

    最后一句是重点。但是不是夜睿要的重点。他目光极为深沉地盯着他,沉声问,“左小右,醒来会不会变成白痴?!”

    你才白痴,你全家都是白痴。

    白痴能看到你就吓得心脏病发么?!

    江浩东对夜睿鄙视自己医术的行为非常不满。可是,他敢怒不敢言,只能弱而坚定地告诉他,“不会。左小姐只是有点轻微脑震荡。”看到夜睿似有不信,跟着说,“左小姐因为身体虚弱,撞击墙壁的冲击力其实很小。看起来很严重,主要是额头流血了。主要还是外伤。”

    很虚弱,营养不良……

    夜睿没有说话,每一点都是他造成的。

    左小右这一觉睡得很沉,也很压抑。

    她一直做着同一个梦,梦见夜睿跟新来的女孩纠结,调笑轻吻。指着左小右告诉所有人,“这是我的解药……”

    左小右仿佛一个游魂,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圈在一片巨大的黑暗天地中,周围闪烁着无数黝黑的眼睛,一点点向她逼近。

    她想去救自己,可是身体一动也动不了。

    “……东西肯定是左小右偷的,因为她没有爸爸妈妈教……”

    “不是,不是我。我没有偷东西。”

    小小的左小右挥舞着小拳头,大喊着跟人争辩,小小的身体用尽全部力量在咆哮。

    “左小右,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要多少钱,碰坏了你赔得起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碰到的。”

    左小右看着有点长大的自己,小心翼翼跟同学相处的自己。

    “左小右,这道题怎么做?”

    “左小右,这次期末考试你划的重点可以给我看吗?”

    “好。”

    左小右看着因为努力而渐渐改变的自己。

    “小右你好厉害,又是一等奖学金耶。”

    “哎呀,小右你好厉害哦。打两分工还能拿奖学金,哪像我们请了家教还考不过你。”

    左小右渐渐长大,周围的人也渐渐变化。

    左小右从来都看得清自己,从来都明白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靠自己的努力。

    她看着自己不断的在黑暗中奔跑,前进。

    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怎么跑黑暗总是永无尽头。当她看到黑暗中那一道曙光时,突然那点光中出现一个手指,只轻轻一点,就泯灭了所有光明。

    然后夜睿自带发光体的身体缓缓出现在她面前。

    优雅地吐着残酷的话,“左小右,死,你都只能是我夜睿居的鬼。”

    “不,不要!”左小右用尽全部力量挣扎着飞身扑了过去,挡在自己和夜睿面前。

    “不,我不要!”左小右看着那个恶魔般的男人,一字一句竭尽全力,“我,宁愿下地狱也不要留在夜睿居。”

    夜睿看着左小右不断晃动的脑袋,不断流出的眼泪,心中一片涩然。什么叫“宁愿下地狱也不要留在夜睿居”?这么讨厌他?这么恨他么?

    江浩东在一旁嘿嘿的陪着笑,他多想没有听见左小右这一句梦呓。眼睁睁地看着夜睿被人嫌弃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杀了灭口啊。

    好在夜睿这个时候没有跟他计较,只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她现在什么情况?”

    为什么能说话就是不醒来?

    江浩东弯着腰不敢看他,“左小姐只是在做噩梦而已。”

    夜睿精致的眉头紧紧锁成一团,所以夜睿居是她的噩梦?

    “做噩梦对身体不好,弄醒她。”夜睿起身让开一个位置,示意江浩东动手把左小右叫醒。他不要她做噩梦,特别是噩梦对象还是夜睿居。

    什么做噩梦对身体不好,明明就是怕左小姐变植物人。

    江浩东躬着腰上前,拿起一枚大头针照着左小右的食指就扎了下去。

    “啊!”

    左小右尖叫一声,整个人弹跳般坐了起来。惊慌地看着四周。

    是什么,什么东西在咬她。

    江浩东功成身退,看了一眼夜睿表示自己任务完成。

    “西蒙。”夜睿淡淡地把等在门口的西蒙叫了进来,冲江浩东一扬下巴,“出去,给他食指扎一针。”

    敢扎他的左小右,疼痛的滋味他也要共同感受。

    江浩东幽怨地看了夜睿一眼,默默地跟着西蒙走了出去,小声问,“可不可以轻点?”

    明明他就是执行某人的指令把左小右叫醒而已。

    “左小右。”夜睿看着一脸惊惶的左小右淡淡地叫道。心里的那股郁气也随着左小右的醒来而烟消云散了。

    原来,这就是爱情,心被她牵动着,因她而动摇着。

    夜睿看着她,幽深的墨瞳里闪过一抹光亮,左小右,从今天开始,我允许你牵动我的心。

    :这算是一个小转弯了,开始走向甜的第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