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动抬头
    :

    夏末,夜睿居的花园城堡。

    那一大片黑色郁金香在天边那一片血色夕阳的映照下显得分外瑰丽,分外妖娆。

    左小右坐在假山上,看着那座白色的塔楼怔怔出神。

    从江浩东说她可以多走走那天开始,她就每天都走到这里坐着晒夕阳已经四天了。

    第一天她还能流出泪天,现在眼眸里只有一片木然。现在的她仿佛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不哭不笑。

    额头是皮外伤,江浩东再三跟她保证不会留下疤。左小右只是木然地点点头,没有表情。她并不在意有没有留下疤,或者有了疤,夜睿就嫌弃了主动把自己扔出夜睿居,从此再不相见。

    她在这里看风景,却不知她早已是别人眼里的风景。

    夜睿居的楼顶,夜睿站在顶楼的窗前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左小右。她坐了多久,他就站了多久。

    “哎,可怜的孩子。”靳叔在一旁默默地摇摇头。

    夜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她有什么好可怜的?”

    有自己陪着她,全天下显然没有比左小右更幸福的女人了。

    “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有了别的女人肯定在默默的伤心呢。”靳叔仿佛没有听见夜睿的话,自顾自地说着,“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愿意去解释一下就好了。”

    夜睿一袭黑衣,光线从窗口探入投到他的身上,领口的蓝宝石领结反射出璀璨的光芒洒在他俊逸的脸上,神情莫测。

    夕阳渐渐散去,有风吹过,左小右紧紧了胳膊。

    夜睿淡道,“让左小右到书房。”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靳叔立刻跟了上去,恭敬有礼,“是的,少爷。”

    夜睿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吩咐一直等在门外的西蒙,“靳叔最近时常间歇性耳聋,让江浩东看看,治不好就送回m国疗养。”

    “是,少爷。”西蒙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家父亲,只求他自求多福。

    靳叔唇角那公式化的微笑一僵,连忙跟上夜睿,笑道,“不用江医生看了,我就是昨晚没睡好,精神有些恍惚而已。”

    开玩笑,他还没有看到少爷和小右开花结果呢,他才不要回m国。

    夜睿冷声道,“那就放个长假睡好了再说。”

    靳叔连声道,“不用不用,我今晚吃一片安定,明天一定精神饱满。”

    夜睿冷哼一声没有接话。他也并非真要送靳叔回m国,但他绝对不允许夜睿居的人对他阳奉阴违,这一下,算是敲打。

    霞光散去,黑幕遮顶。

    左小右仍坐在假山上,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莱茵夫人,你能告诉我吗?为什么会离开夜睿?是不是也是因为他的不值得,是不是因为他的心里根本没有爱情。

    左小右并非不谙世事的少女,她知道一些成功人士并不追求爱情。甚至有些人被捉奸在床时还能理直气状的告诉他曾经的女人“爱情从来都不是我追求的”。

    夜睿,就是这样的男人。

    他可以当着自己的面旁若无人的跟其他女人**,可以当着别的女人的面要求自己取悦他……

    他的眼里并没有“女人”,没有她左小右。

    他执着的事业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臣服,他不需要爱情那种东西;可是左小右要,她要她的男人身心都是干净的。

    左小右这几天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还有这样“崇高”的精神洁癖。

    她喜欢夜睿,也因此无法接受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然而不管她有多么不愿意,多么厌恶,她都没有办法做任何反抗。

    这几天左小右一直在想,如果接下来夜睿还要她怎么办?

    她想遍了所有可能,除非死……

    然而死亡的勇气远比苟且的活着要大的多。已经死过一次,左小右再绝望也升不起半点再寻死的心思。

    那样一来,一旦再与夜睿缠欢,她只能每天厌恶着自己悲哀的活着。

    左小右低下头,苍白而消瘦的手指无力地插入那一头墨发之中。死过一次又怎么样,她连扎起头发的自由都没有。

    “小右?”靳叔温和的声音自身侧响起。

    左小右缓缓抬起头看向靳叔,因为消瘦那一双眼睛显得更大了。

    靳叔心里幽幽地叹息,多好的一个孩子就被少爷折腾成这样了。

    “小右,少爷找你。”靳叔真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没有爹妈的孩子被欺负了也没有人出头,太可怜了。

    当然,被少爷欺负了,就算有爹妈出头可能还会连累到爹妈。

    少爷找……

    左小右的眼眸里下意识闪过一抹抗拒,她紧紧地握着拳头站了起来,站在靳叔身后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她跟他走。

    拒绝?

    在夜睿居“少爷”就是天,他的话就是圣旨,是命令,没有人敢不从。

    一路上左小右没有说话,这几天她都没有说话,一颗少女心一夜沧桑,再也没有半点说话的**。

    不是不想,而是她已经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相反在别人眼里她歇斯底里的嘶吼和辩解是世间最卑微的挣扎。

    书房的门是开着的,左小右头也没抬径直跟着靳叔的脚步,他停,她也停。

    “左小右。”夜睿的声音冷冷地传来,那熟悉的冷漠感再一次深深的扎到左小右的血管里。她紧紧地握住垂在身侧的双拳,告诉自己“要撑住,左小右。再卑微,也不要让人看笑话。”

    “是,少爷。”左小右依然低着头看着脚尖,看起来非常谦恭。

    夜睿烦她这副样子,可是又想到不能生气。只好生忍着,淡道,“西蒙。”

    他有的是法子让左小右抬头看他。

    “是,少爷。”西蒙十分配合地将一份文件递到左小右低垂的眼前,道,“左小姐,这是我们星夜广场的方案……”

    正要接着说,夜睿冷声道,“念。”

    西蒙立刻收回文件一字一句地念给左小右听。

    其他的左小右一句都没听懂。直到西蒙读到“友爱孤儿院将改为友爱儿童村,划入儿童服务区……预计回款二十亿……”

    左小右噌地抬起头来看向夜睿,大眼里写满疑惑。

    什么意思?

    孤儿院改成儿童村可以为夜睿赚二十亿?

    这不是抬头了么!

    :夜少的追爱启动了。新浪微博:君子的博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