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夜睿给的自由
    :

    夜睿性感的唇角散着淡淡的笑意,心里无比得意。

    左小右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她的心理他无比清楚。她的头,不是她不想抬就不抬的。

    他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是他的。

    左小右看着夜睿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心里一阵翻腾。

    她明白自己堕落了,堕入了夜睿的无尽深渊。她自认不是看颜的人,可是夜睿那冷酷无情的脸却总是吸引着她。明明初见时也不曾心动,为什么在看见那样“龌龊”的画面后她还会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左小右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巴掌让自己清醒。

    “你要改建孤儿院吗?友爱孤儿院还会存在吗?院长还会在吗?”这是左小右最在意的问题。

    如果友爱孤儿院被拆掉重建,如果院长不再是院长,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她要的就是友爱孤儿院这个“家”存在,要院长还是她的“爸爸”

    夜睿看着她压抑而隐忍的模样,瘦小的身板压抑着却微微颤抖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

    夜睿目光紧紧地锁住左小右,打了个响指。

    西蒙向左小右解释道,“左小姐,您刚刚可能没有听清楚。少爷将会将孤儿院重建,但是地点位置都不会改变。甚至专门为孤儿院拨出一块区域设立儿童游乐园,并对孤儿院的儿童永久免费。我们做过预算,游乐园的收入可能达到二十亿。”

    “什么,什么意思?”左小右苍白的嘴唇有些颤抖,眼眶泛起一阵潮红。这,就意味着她不再欠夜睿二十亿了,是不是?这就是意味着她可以离开夜睿居了,是不是?

    夜睿双手交所握着支起精致的下颔,冲她微微一笑,“意思就是左小右,你自由了。”看着左小右那渐渐燃起希望的眼眸,淡淡地补充,“当然,是在游乐园为我赚到二十亿之后。”

    左小右眼里的光芒瞬间黯淡,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失了生气。

    她怎么能对夜睿抱有希望。

    他赚够二十亿是什么时候?二十亿对左小右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再有钱也不可能一两年就赚到吧。

    左小右垂下头,淡道,“少爷,如果没事我就走了。”

    夜睿扬了扬眉,“怎么?不满意?”

    左小右摇摇头,“很满意。”

    夜睿微笑的唇角刹那间融入冰点,书房的气息顿时冰冷。

    左小右那敷衍的满意连鬼都能看出来,他很不满意。

    夜睿最终没有再为难左小右,任她离开了书房。

    靳叔看着左小右萧索的背影,又看看升腾着怒火的自家少爷,满头瀑布汗。

    还以为把人叫过来安慰的,结果,又把人气走了。

    夜睿冰冷的目光扫到靳叔无耐的脸上,冷声道,“我可是听了靳叔的意见给左小右自由的,看起来,她并不太喜欢自由。靳叔,你说我怎么罚你好呢?”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自由。少爷可真能干,骗一个单纯的女孩子。

    靳叔头顶飞过一群乌鸦,他的少爷什么时候能够明白,爱情不是做生意,不是走灰色地带就可以万无一失。

    心里怎么腹诽,靳叔也知道这对夜睿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这一期的星夜广场以商业为主,就原定的商业计划书来说,少爷设立的那一层游乐区根本没有什么可观的利润更别说能赚到二十亿了。

    但少爷愿意为左小右舍弃商场一层的利润已经是非常巨大的进步了。只不过表达方式上略有欠缺而已。

    靳叔慈爱地看了自家少爷一眼,温声笑道,“我自罚一个月薪水用作夜睿居厨房加菜。”

    夜睿挥挥手,示意靳叔可以走了。每次靳叔露出这种慈爱而包容的笑容的时候他就有些受不住。

    夜睿修长的手指焦躁而快速地敲打着桌面,剑眉紧皱。这样的自由还不够吗?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把江浩东叫过来。”夜睿有些烦躁。

    这几天一直靠江浩东的药压抑着粟基毒液,刚刚看到左小右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差点没忍住当众把她要了。他克制成这样,她却在敷衍他。

    夜睿心里窝着一团火,看着江浩东一副战战兢兢地样子立刻喷薄而出,“成分没有分析出来?那个女人还没救醒?”

    江浩东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颤颤巍巍地道,“两,两个都没有。”

    “很好。”夜睿随手一扫,放在面前的签字笔立刻冲着江浩东的面前射出。

    江浩东头一缩,身子立刻躲在桌子后面,缩在地上,连声告饶,“啊啊,别别。那个女人马上就要醒了,真的,马上。”

    “起来,坐。”

    夜睿姿态华贵地坐在皮制椅上,淡淡地看着江浩东冒出桌面的脑袋。仿佛刚刚的那一连串的质问都不是来自他的嘴里。

    “少,少爷。”江浩东扶着桌缘,屁股点着椅子,也不敢坐实,一副随时准备逃命的模样。

    “恩。”夜睿淡淡地应了一声,面无表情地问,“说说看你对女人的理解。”

    “啊?”江浩东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地看向夜睿,“我对什么的理解?”

    夜睿刚刚平复下来的脸色立刻阴沉起来,幽冷的瞳孔带着深深的杀意。他尽量问的若无其事,江浩东竟然还敢装作不懂。

    西蒙同情地看了一眼江浩东,重复道,“请问江医生对女人的心理都有什么了解?”

    这是西蒙存在的作用,夜睿撑着面子说不出口、不屑说的话,他来说。

    江浩东呐呐了半天才秃噜一句话来,“大概大概就是身体健康吧。”说完偷偷瞄了一眼夜睿,见他还不太满意的样子,连忙补充道,“还有好好活着。”

    是的,好好活着。

    他见的女人不是病人就是实验室的死人。前面那句绝对货真价实,后面那句他是猜的。毕竟没有一个人不想好好活着。

    夜睿薄唇微吐,“滚!”

    江浩东麻溜的滚了。自从到了夜睿居他才发现这个字居然可以这么美好。

    夜睿烦躁地敲打着桌面。

    自由他给了,左小右还不高兴。

    夜睿抬眸看向西蒙。

    西蒙心里一颤,直觉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