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唯一的依偎
    :

    左少卿看着她没有说话,眼里有左小右看不懂的后悔、心疼、内疚。

    她不懂,也不想懂。

    左小右眼里左少卿比夜睿还可怕。

    夜睿起码喜怒都在脸上,哦,不,他一直都在生气的状态,脸上写明了“靠近我很危险”。

    左少卿不一样,他的脸上时刻都是笑的,对谁都那样温柔。可是却像朵食人花,等人靠近,就要亲命。

    “我,我先去教室了。我要上课了。”左小右慌忙冲他挥手,就要走。

    夜睿也好,左少卿也好,她一个都不想惹。

    “急什么?我这个老师都还没去,你去了也上不了课。”左少卿唇角噙着笑看着她,眸中尽是结戏谑之色。

    是了,第一堂是法语课。

    左小右有种谎言被拆穿的感觉,小脸瞬间通红,“那,老师,也不应该迟到。”

    左少卿摇摇头,“我不会迟到,铃还没响。”

    是,铃还没响。

    左小右再也想不出什么赶紧逃开的借口了,左少卿帮了她,她理应该道谢的,现在反而有一种过河拆桥的感觉。一时怔在原地尴尬的要命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你先进教室。我等若森。”左少卿叹了口气。她还是很抗拒自己呢。

    “谢谢左老师。”左小右立刻忘记了曾经答应过他要叫他名字的事。礼貌地冲他一鞠躬后飞快地跑向教室跑去。

    左少卿望着左小右慌忙逃走的背影眸中蓝光暗涌。

    小右,所有欺负过的你的人,我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少爷。”处理完事的若森恭恭敬敬地站在左少卿身后,“已经处理完了少爷。”

    “哦?说说看。”左少卿一面迈着优雅的步子向教室走去,一面听着若森汇报结果。

    “那个人的手过两天就会骨折,接好了也不能用力。神医的药少爷尽管放心。”若森低声道,“已经让人去查她的家庭背景了,很快也会有结果的。”

    “嗯。养不教,父之过。养了这么霸道的孩子,父母总该负点责任。”左少卿唇角笑意不减,说着倾覆他人命运的话语仿佛午后闲谈,淡的没有情绪。

    左小右气喘吁吁地跑到教室后排坐下,胡一青和小优已经到了。看见突然出现的左小右两人都吃了一惊。

    “小优?你好点了吗?”看见坐胡一青旁边的小优,左小右立刻把之前受的气和对左少卿的恐惧都忘在了脑后。见小优脸色有些苍白,她的手从胡一青面前伸过去,要摸小优的额头。

    “我没事。”小优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她的手,打开了手里的课本,眼睛也没有看她,自顾自道,“快点准备好,马上就要上课了。”

    左小右虽然奇怪,但听到打铃的声音也就打开了课本,只是偶尔转过头打量一下小优,见她除了脸色苍白,眼睛红肿,精神不震,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上课的时候左小右几次想问问胡一青小优的情况,可是左少卿好像盯上她似的,她只要一开始准备跟胡一青说话,左少卿就一定把她叫起来提问。几次下来左小右再次成功的吸引了同班同学的目光。

    左小右深信,如果那些眼神能化为利刃,她早已被扎成马蜂窝。

    她立刻乖了,身子坐得笔直,一板一眼地做着笔记。果然左少卿就不再叫她了,当然也没有再叫别的同学。

    下课之后,左小右收收拾完书包,一回头就发现小优已经从另一个侧门走出去了。

    “小优。”左小右也顾不得公共场合大叫失礼,连忙抓起书包冲了出去。胡一青也连忙跟了出去。

    “小优。”左小右冲出教室,却怎么也找不到小优的身影。

    她站在原地焦急地看站四周,眼泪急在在眼眶里打转。小优你怎么了,小优。你也不要我了么?!连你也不想跟我做朋友了么?

    同样是孤儿,大家都那样敏感,左小右又怎么会没察觉到她对自己的抗拒。

    左小右紧紧地咬着唇,无助地看着四周,小优,不要放弃我,小优,我只有你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不要放弃我,不要放弃我。

    “小优怎么走这么快。”刚跟上的胡一青后知后觉地问。

    左小右摇摇头,“不知道。”她紧张地看向胡一青,问,“小优怎么了?她是不是病了?病的很重?还是出了什么事?”

    胡一青呆呆地摸了摸脑袋,摇摇头,“唔。她前几天发烧了,但是已经不发烧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哭,一直哭的。”

    不对,小优一定发生了什么不能跟人说的事。

    左小右立刻拔腿往宿舍跑去。小优肯定遇到了天大的事,否则她不可能不跟自己说的。

    说好了一辈子到老了都要做好朋友的。小优肯定出大事,不敢告诉别人也不敢告诉自己。

    想到自己刚刚被谢秋月设计被夜睿折磨时的无助。左小右恨不得立刻飞到小优身边告诉她不管发生什么左小右一定都会在她身边的。

    左小右冲进宿舍的时候,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

    左小右又飞快的冲到校外,水吧,不管怎么样她们永远都缺钱,就是发烧到三十九度都不会舍弃工作的。

    左小右四处飞奔着,胡一青跟在她身后没头没脑的跑着。

    教学楼上的某个窗户前,小优紧紧地盯着从自己眼前来回奔跑寻找自己的左小右,痛苦地抱住头,蹲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左小右对不起,从一开始接近你我就是有心的;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从来都不是。

    照顾你是我的任务……

    可是现在,我任务没有完成还丢了身份,失去了爱他的资格。

    小右,我要怎么办?

    小右,为什么你能让他这么爱你,明明你什么都没有做。

    呜呜……

    安静空旷的教室,哭声呜咽凄凉。

    左小右失魂落魄的从水吧里出来,浑然不觉不远处有辆车在跟着自己。

    小优不在水吧。

    在这个城市里,她们相依为命虽然只有一年。左小右却感觉自己比以前幸福了,因为上完夜班回家再也不是一个人;因为发烧的时候不再要自己撑着去倒水;因为被人冤枉的时候终于有人站出来为她说话。

    小优,我要失去你去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