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小西未来的新婚
    :

    左小右一路孤单的长大,孤儿院里跟她一样大的孩子不断被领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变成了最大的那个。

    她好像一个大姐姐,分担着院长的工作,洗衣做饭冬天还要搬煤烘暖。她无怨无悔,可是偶尔会觉得累,觉得孤单。想要有一个人说说话,解解闷。

    小优是第一个主动不嫌弃她是孤儿,主动靠近她的人。也许是两人出身相似,所以聊得特别投契。以为会一直到老的友谊,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左小右很困惑,她想不通,更害怕。

    害怕小优会不要她这个朋友,更害怕她遭遇着自己无法想像的痛苦而自己无能为力。

    怎么办?怎么办?

    左小右蹲在路边的矮墙下一不断的给小优发信息,一条又一条。直到手机响起了低电报警声。

    “少爷,左小姐已经蹲在那里一个小时了。”一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轿车里,若森担心地看着左小右的方向,对车后坐的左少卿道。

    “她在为小优难过呢……”左少卿苦恼地揉了揉眉心,温雅的唇角笑意不减,“当时我让小优还是错了。”

    小优从小受他恩惠,一直以来都忠心耿耿,甚至通过了层层忠程度考核,没想到竟然会做出这种阳奉阴违的事来。

    “小优背弃左家这些年来的恩德,不思回报。少爷,我们真的就这样放过她吗?”若森看着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左小右,想到小优就是心里就涌起一片恨意。

    少爷为什么吃那么多苦,他们为什么飘洋过海做那么多事?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把小姐接回左家。而他们这些年这么努力的守护那个人,就被小优这样给毁了。

    “不要让小右伤心。”左少卿摆了摆手,接下来跟着点,“往克莱斯家族多放点夜睿的消息,把夜睿的注意力从小右身上转移走。”

    左小右没有上学的这一个星期,他们就盯了夜睿居一个星期。夜睿竟然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去公司。看看左小右比之前更消瘦的样子就可以想像,那个男人已经变态到何等没有人性的地步。

    小右还是孩子,他竟然这样索求无度。

    “是,少爷。”若森立刻战意盎然起来。

    下午还有课,左小右有些机械地往学校走。胡一青跟在身后,一脸茫然,“小右,下午是必修课,小优肯定会去的。”

    左小右立刻抖擞的精神,一拍胡一青的肩膀,“对,你说的对。下午的课小优一定会出现的。”

    读书是她们唯一的出路,小优肯定不会放弃的。

    “小右,我肚子饿。我们能吃饭了吗?”胡一青看着路边的面店,摸了摸肚子有些委屈。

    “好。我们先吃饭。”想到下午可能会见到小优,左小右的心情好些了。

    两人刚进店坐下,手机就震动了。

    是院长?!

    左小右心里一咯噔。自从上次陈聪拿院长的手机打给她之后,她就一直有些阴影。但是她还是每次都接,因为,万一真的是院长呢。

    “小右,晚上回来吃饭吗?我今天带孩子们挖了好多泥鳅呢。你小时候最爱吃了。晚上回来一起吃吧,好吗?”电话里陈院长的声音欢快爽朗。

    左小右下意识就问,“院长,今天聪哥他们也去吗?”

    陈院笑道,“他们昨天才来过,今天应该不来了。再说阿聪也不爱吃泥鳅。小右你记得放学就过来啊。”

    “好的。”

    左小右挂了电话不由自主的嘿嘿笑了两声。院长还记得她小时候最爱泥鳅。院长还是拿自己当他的孩子的。

    左小右,不要怕,你还有家。

    左小右飞快的呼噜着碗里的面,眼里闪着幸福的光芒。

    然而下午上课铃打响直到下课,小优都没有出现过。

    左小右不甘心地又去了一遍宿舍和水吧,还是没有人。

    虽然还是担心小优,但是想着院长的叮嘱和夜睿八点半前一定会夜睿居的规定,她也没有再找下去。

    在回孤儿院的路上,左小右又给小优发了几个短信,直到手机没电。

    小优一定会看到的,等她想通了一定会出现的。左小右紧紧地握着公交车的扶手,不断给自己好的暗示。

    到孤儿院的时候,她发现院子里多了好多大型玩具,滑梯秋千跷跷板,都是新的。应该都是陈聪他们送过来的。

    果然,院长指着那一些簇新游戏设施道,“这些都是你聪哥和你嫂子送过来的。”院长由衷的赞叹,“阿聪啊,找了个好女孩子。以前阿聪可不喜欢回院里了。自从有了你嫂子,隔三叉五的就往院里来,买玩具买衣服。”指着从旁边跑过的一个孩子道,“你看,以前哪有这么好的衣服啊。现在这些孩子每天都能穿上新衣服。”

    左小右看着院长脸上满足的笑容,没有说话,只是心里某处有些苦涩。

    没有了小优,以后再难过,她也没有办法倾诉。

    自从谢秋月出现后,院长每次总要当着左小右的面把谢秋月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这种感觉,莫名的堵心。

    “小右,最近学习怎么样?”吃饭的时候院长像以往一样问到左小右的学习和生活。

    “唔,还挺好的。”左小右低头扒着饭随意地应着,生怕他下一句又把谢秋月提出来。

    果然,院长接着就道,“听说嫂子也学法语呢,你不是也选修了法语吗?在学校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嫂子。”

    左小右囹圄地又应了一声。

    “小右姐姐,你额头怎么了?”坐在小右身边的小西突然拔高了声音问,“是撞到了吗?”

    经他这么一说院长也凑过来看,见她额头上还真有一道浅浅的白印子,如果不细看也不明显。

    院长连忙关切地问,“怎么弄的?”

    左小右胡乱的拨了一下头发,留海挡住了伤痕。冲着院长扯起了笑容,“没事,晚上不小心撞门框上了。”

    “你呀,从小就迷糊。以后晚上走路小心点。”院长拍了拍她的脑袋,又拍了拍小西,“小西的眼神真好。”

    “那是。小右姐姐是小西未来的新娘。一定要看得仔仔细细的。”小西看着院长嘟着小嘴,歪着小脑袋一本正经地说着。

    左小右噗嗤一声笑出声音,正要说小屁孩知道什么是新娘啊。一个爽朗刺耳的声音从大门外传了进来,“哎哟,这么热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