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陈聪的设计
    :

    阴森森的小巷里,昏暗的路灯将人影拉得老长。

    左小右抱着书包警惕地看着向自己步步逼近的陈聪和谢秋月,冷声道,“你们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

    左小右刚一出门就被谢秋月连推带拽地塞进了车里。虽然很生气,但是她不想在孤儿院门口闹事,让院长担心。没想到他们竟然把自己带到这种荒凉的地方。

    “做什么?”谢秋月上前一步,狠狠扇了给了她一巴掌,咬牙狰狞道,“当然是算账。你竟然她让人那样在同学面前污蔑我,这个仇,我总得报啊。”

    左小右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脑袋一偏,脸上立刻火辣辣的疼。她捂着脸冷冷地看了谢秋月一眼,突然轮起书包,狠狠地向谢秋月砸了过去。

    谢秋月没想到左小右竟然不说话直接出手,身子被推得向后一倒,陈聪连忙将她抱住。左小右趁机就往巷子外跑。

    “抓住她,抓住她,抓住那个贱人。”谢秋月被狠狠推了一把,立刻脑羞怒,冲着陈总又叫又嚷,“她推我,她还敢推我。”

    陈聪冷冷地看站左小右逃跑的方向,并不急着追,对谢秋月道,“亲爱的,放心,今晚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效果,一定会让你满意。”

    左小右,毁了他这些年的努力。如果没有谢秋月母女的帮助,自己早就一无所有了。所以,左小右,一定要付出代价。

    “大家都出来吧。”陈聪冲荒芜一人的空气喊着。很快寂静的空气里就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左小右抱着书包在巷子里高一脚低一脚的没命跑着。原因安谧寂静的巷子里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前面突然涌出一群人来,仿佛一堵移动的墙在地面上拉出一片黑色倒映,迅速地向她靠近。

    什,什么人?

    左小右看站那群来势凶凶的男人,脸色瞬间苍白。她下意识转过身,发现身后也同样移动着一群人,向自己靠近。

    应该不是找她的,不是找她的。

    左小右双手怀抱着,紧紧地把自己贴在墙壁上,试图让那一群人从自己面前经过。

    然而,前后两帮人在左小右面前汇合,站住。眼睁睁地看着贴着墙壁瑟瑟发抖的左小右,丑陋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

    “好漂亮,一定很舒服。”有人对着左小右流出口水来,龌蹉的眼里闪着恶心的**。

    “跑啊,跑啊。”谢秋月在陈聪的搀扶下,狞笑着走到左小右面前,抬手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比之前那一巴掌更用力,打得左小右头晕眼花,舌尖涌出一抹腥味。

    左小右撑着虚弱地神志紧紧地盯着谢秋月和陈聪,“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哈哈哈……这都看不出来啊?!”谢秋月一指身后身形不一,但形容丑陋的男人们道,“你不是让人污蔑我不干净吗?不是说我**吗?那我就让人看看,什么才是**,什么才是私生活混乱。”

    她轻蔑地捏起左小右的下巴,不屑地啐了她一口,“啧啧,你说,如果夜睿看到这些照片会怎么样?啊~”谢秋月夸张地打了个寒颤,“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杀了。或者,把你卖给人蛇。”突然拔高音量,厉声道,“从此你就是真正千人骑万人睡的婊子。”

    左小右看着谢秋月疯狂的样子,双眸紧紧地盯着她身后那些男人们,思考着怎么才能逃跑。

    “别看了。这里是鳏夫村,一个女人都没有。为了好好侍候你,今天还吃了不少好东西。”陈聪扫了一眼那些男人已经支起帐篷的胯下,无比恶毒地告诉她,“让你去伺候夜睿就是为了护着月儿。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你让夜睿对付我就算了,你记恨我,报复我,我认。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恶毒让人在学校污蔑月儿。”

    陈聪痴迷地看着谢秋月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庞,沉迷地赞叹着,“我的月儿那么清纯。她的第一次是我的。”突然睁大了眼睛瞪向左小右,“根本不是那些乱七八遭的男人。月儿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谢秋月得意地看了左小右一眼,“今晚,就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

    谢秋月妖娆地转过身,仿佛进行一场仪式,正当她准备对那些男人发话。左小右突然跳了起来,一只胳膊紧紧地箍住谢秋月的脖子,另一只手两枚纤细的手指正正的掐在谢秋月的两只眼珠子上。

    “不要过来,过来我就挖了她的眼睛。”左小右比谢秋月身量要高,箍住她脖子并不费力。费力的是要控制她。

    左小右身体还没有恢复加上刚刚又挨一两巴掌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她哆哆嗦嗦地拖着谢秋月往巷子外移动,“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左小右,你要伤害她,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陈聪看着她恶狠狠地咒骂着。可毕竟还是顾虑着谢秋月不敢向左小右靠近。

    谢秋月刚开始还有些害怕,但是她明显感受到左小右在自己身后沉重的喘息。当下牙一咬,两眼一闭,胳膊肘狠狠地撞击着左小右的小腹。

    左小右腹部吃痛,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下一卷缩。插在谢秋月眼皮的的手指向下一划,那画着精致眼眼妆的眼皮顿时被划破一道皮。

    “啊啊啊……”谢秋月紧闭着发疼的眼睛,不断地击打着左小右的小腹,痛得左小右身子不断地往下滑去,原本抠在谢秋月眼皮上的手已经死死地抠进了她的脸颊上。她的神志开始涣散,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能放过谢秋月。

    陈聪见状,一脚踹在左小右的肩上,飞快的将谢秋月拽进怀里。

    “我的脸,聪,我的脸……”谢秋月捂着脸嚎啕痛哭起来,她的脸好痛,肯定毁容了。

    陈聪看着谢秋月脸上那两道自眼皮开始一直到嘴角两侧血淋淋的抓痕,顿时恶向胆边生,“给我上,给我上。”

    他轻轻地抱着谢秋月,柔声安慰,“月儿,不严重,不严重。现在技术很好。”

    现在技术很好,稍微整个容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