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对话里的故事
    :

    左小右被陈聪一脚踹得重重地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一股大力撞着她的后背震着得心口发麻,同时嗓子里涌出一股腥甜。

    左小右正要挣扎着站起来,一只脏脏的大手已经伸到了她的面前,撕拉一把扯开了她的衣服。

    “唔,好白好白。”男人猥琐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吞咽声令人作呕。

    “滚开,滚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左小右胡乱的挥舞站小手推开那一只只向自己伸过来的手,歇斯底里的吼着,“滚开,滚开。不要碰我。夜睿,救我,夜睿,救我……”

    “给我上都给我。今天谁弄死这个贱货,我就给谁加钱。”谢秋月捂着脸恶狠狠地在一旁发号司令,一推还抱着自己的陈聪,“快,拍照。把这个贱人的照片全都放在网上。我要她死,我要她受万人唾骂,不得好死。”

    “谢秋月,陈聪,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幽深的小巷子里传出左小右凄厉的叫声音,“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正当左小右眼睁睁地看着无数又粗又脏的手按住了自己胳膊,按住了自己的腿。正当她以为自己的生命就在今晚终止的时候,“砰!砰!砰!”三声枪响。

    “啊啊啊!杀人啦。”一个男人突然捂着脑袋嗷嗷大叫起来,“耳朵,我的耳朵。”

    紧跟着陆陆续续响起男人们的嚎叫声,“鼻子我的鼻子。”

    “啊啊,手,我的手……”

    谢秋月看着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刻拉着陈聪躲在人群后,慢慢往里逃,“有人来,快走,快走。”

    左小右呆滞地看着突然开始逃窜的男人们,挣扎想要站起来逃跑,可是她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把自己撑起来。

    “小右,我来晚了。”

    左小右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那如天使般俊美的脸,那蓝色的眸子里仿佛闪着晶莹的泪花。她想说,“谢谢。”可是,刚一吸气就觉得胸口好疼,一张嘴一口鲜血就涌了出来。

    “小右,我的小右。”

    左少卿一向含笑的唇角再也没有半点笑意,蓝色的眸子里滚出一滴晶莹的泪来,晕染着眼眸里一片翻腾的深蓝,仿佛奔腾的海啸随时就要到来。

    s城的山顶别墅里,粉色的公主房,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洋娃娃。叠层蕾丝窗幔,窗帷,隔帘。各种各底色上都有蕾丝叠层。粉嫩又不俗气。

    雪白的长毛地毯铺满了整个地面,kingsize的大床占据了房间的一角,房间里还能拉出一个厅来,另一端摆了粉色的书架,整整齐齐码得满满的书。

    书架下是两架室内秋千吊椅子,垫着毛茸茸的垫子,可爱又不失华贵。

    唯一与这可爱又奢华的卧室不搭的就是那kingsize大床旁的呼吸机,心脏监控仪,还有床上少女苍白而脆弱的脸。

    左少卿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左小右,心痛得要命。他曾经发誓用一生去守护的人儿,竟然被人这样期负着。

    她本是世间最高贵的公主,如今沦落到所有人都可以欺负她。

    “少爷,那些人都抓起来送到警察局了。”若森走到左少卿面前,递过一份文件,“他们几个供出来的主谋。”

    左少卿淡淡地扫了一眼那文件上的照片,眸光一冷,“又是他们两个。”

    若森有些为难地看向左少卿,“小姐对陈万青有很深的感情。这个陈聪又是陈万青的儿子。我怕到时候动了陈聪,可能还是会让小姐为难。”

    左少卿看了一眼床上单薄的左小右,心里痛得发紧。这些人辜负了小右,本该受到重罚。可是终归怕伤了她。

    “陈聪公司,谁给金援就一并连诛。”左少卿淡淡地补充,“陈聪,这个牢肯定是要坐的,但是……先把他的手坎了再接上。”

    “那个谢秋月呢?就放过她了?”若森有些不甘心。

    左少卿摇摇头,认真分析,“朱华倩能把谢秋月养成这副鬼样子想来也不是什么贤良的女人。她到现在还在为谢长春出狱的事周旋……”

    “查一下朱华倩的背景,打蛇打七寸,我要她们万劫不复。”

    左少卿说这些话的时候笑容依然华贵,只是眼底杀气凛然,那煞气,丝毫不比夜睿少。

    “是,少爷。”若森恭恭敬敬地应了。接着汇报,“夜睿居那边有了新的消息。m国辰家的私生子离开夜睿居的时候去了一个地方。我想查一下。”

    “辰家的私生子?”左少卿轻笑,“辰亦梵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小人物,盯着的时候机灵点,一旦被发现直接放弃。我们现在还不是跟夜睿直接对冲的时候。”

    “是,少爷。”若森站在左少卿身后,看着还没有醒来的左小右,担心地问,“小姐她……”

    “她很快就会好了。”左少卿放在膝上的手紧握成拳,眸中闪过一抹戾色。

    若森看着这样的左少卿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床上的左小右默默的叹息着。

    脑震荡,腹部轻微出血,贫血,营养不良……

    堂堂公爵之后,却过着连普通人都不如的生活。

    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左少卿轻声道,“是我的错,当年我不应该留下她。我应该带着她一起走。”

    若森垂下头,“当初少爷漂洋过海,危险重重,留下小姐也是为了小姐好。小姐年幼若是跟了少爷一起去,恐怕现在也没有小姐了。”

    左少卿仰起头,掩去眸中的泪光,语焉淡淡,“哦,当初我就是这么想的。可是看着小右现在的样子,总是在后悔,总是在想,当初若带着她,她是不是就不会受这些苦了。”

    公爵之后,真正的贵族小姐,却过着如此潦倒,世人都可以欺负她。

    是他的错!

    这边左少卿静静地守着左小右懊悔的时候,夜睿居已经大翻天了。

    餐厅的气压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所有佣人的头已经低得不能再低,就连靳叔都罕见的有些焦急,不断地用眼神暗示西蒙去给左小右打电话。

    夜睿坐在餐厅里,从六点半等到八点半,从八点半等到十点半。整个人仿佛覆了重重寒霜,把所有人都冻成了冰棍,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