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爆走的夜睿
    :

    西蒙在靳叔的示意下又偷偷溜出去给左小右打了个电话。

    还是关机。

    西蒙叹了口气,又默默地移回餐厅,冲靳叔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整整在餐桌前坐了四个小时的夜睿,终于抬起了头看向靳叔,那幽冷的墨瞳闪着淬雪的寒光,“你要我给她自由。现在呢?!”

    刷!

    夜睿长臂一扫,满桌的菜扫了一地,雪白的大理石地板上铺满了粉色瓷片。

    因为她喜欢粉色,他特意吩咐靳叔备下了粉色餐具。知道她要自由,要空间,宁愿在餐桌前等四个小时也没有派人出去把她揪回来。

    然而,左小右,就是这样回报他的。

    好,很好!

    夜睿冷声道,“十二点之前,我要在夜睿居看到左小右。”目光冷冷地从靳叔和西蒙的脸上扫过,“左小右不在夜睿居,你们,都不需要在。”

    说着疾步走出了餐厅,亲自打电话,把辰亦梵叫到了书房。

    夜睿一走,靳叔才紧了紧眉头,对西蒙道,“小右不是这么不懂事的人,我看小右可能出事了。”

    西蒙一愣道,“爸爸你刚刚怎么不跟少爷说?”

    靳叔摇摇头,“我也不确定。只是直觉。现在少爷天天盯着让我回m国,万一猜错了,把我送回去怎么办?!”奸滑一笑,“况且,我也想看看少爷能等多长时间。”

    西蒙无语地看着自家老父一眼,摇摇头,“你呀,真是……就不怕左小姐真的出事了?”

    靳叔摇摇头,“少爷今天这么大阵仗把小右送到学校去,他们学校的那些人肯定不敢拿小右怎么样。毕竟,有少爷的名头。”

    这倒是!学校的人再怎么嫉妒,当面或者背后的讽刺左小右,可毕竟没有人真敢拿她怎么样。

    西蒙到现在还记得少爷在公司得意了一整天的模样。

    本来以为以后有好日子过了,没想到左小右又闹失踪。

    西蒙跟靳叔匆匆告别,立刻安排人出去找。

    左小右会去的地方无非是宿舍,孤儿院,还有以前打工的地方。

    于是宿舍半夜接到找左小右的电话;陈院长接到电话问左小右在哪里;水吧快打烊了还迎来一群黑衣人买了一桶冰淇淋就为了问一句“左小右来过吗?”

    当然为了不影响左小右以后的生活,他们问的都很有艺术。

    很快那三拨人很快就有了回复,三个地方都出现过,最后出现在孤儿院。

    “少爷,左小姐是七点十分左右从孤儿院离开的。”西蒙整理着每拨人的情报跟夜睿汇报,“她是跟陈聪和谢秋月一起离开的。”

    同时呆在书房里的一直在黑交通部视频的辰亦梵也有了结果,“八点,这辆车就出了s市。”辰亦梵指着屏幕上的一个辆车道,“监控只录到这里。这说明他们可能走了小路。”

    夜睿冷冷地看着屏幕里那辆车,拳头握得咔咔响,很好,陈聪,谢秋月。

    “鹰犬带上,找到他们就地喂狗,直到找到左小右为止。”夜睿冷声道,那一挥手,全身流动的寒气令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是。”西蒙立刻带人出去了。

    夜睿冷冷地看了一眼在旁边看热闹的辰亦梵。还不等他开口,辰亦梵立刻机敏地提议,“我刚刚查了一查那里只有两条小路,不如我们分别让两队人过去看看。”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站起身,“我去。”

    大老板都亲自出马了,辰亦梵也不能含糊,“我去另一条路。”

    夜睿沿着一条小路走进一个偏僻的村落,同来的保镖下意识就集中起来,一群人形成一个包围圈,把夜睿护在中央。

    “闪开。”夜睿冷冷地拨开打住自己路的保镖,弯下腰去,就着保镖的手电看着地面上的脚印,车轮印。

    脚步非常凌乱,根本看不出有没有属于左小右的。但是夜睿却肯定了。

    这个冷僻的连电子地图上都没有显示的荒村,竟然会有这么多脚印,而且脚步很新,显然都是最近留下的。

    “靠后。”夜睿怕保镖踩乱脚步印迹,立刻喝退他们,自己走在最前方。

    当他终于沿着凌乱的脚步,找到那条小巷子的时候,那里已经干净的什么都没有了。

    夜睿看着明显被打扫过巷子,脸色冰冷。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西蒙也在朱华倩名下一所偏僻的别墅里找到了陈聪和谢秋月。

    西蒙去的时候谢秋月正对着镜子疯狂的尖叫,摔东西,陈聪不停的安抚她,“我们可以找最好的整形医生。我们会比以前更漂亮。”

    话刚说完,门就被人撞开了,一只巨大的黑色藏獒像一头黑熊向他们扑了过去。

    陈聪毕竟心里有谢秋月一把把她推开了,自己刚被鹰犬的爪子压在了身下。

    谢秋月惊恐地看着出现带着一队黑衣人闯进门的西蒙,声音发颤,“你们想干什么?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你们这是入室抢劫。我,我可以报警。”

    西蒙冷冷地看着他们,“你大可以报警。”

    谢秋月拿出手机,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信号。她又忙不迭地想要去拿陈聪的手机,可是被鹰犬凶猛的样子吓住了。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没有信号?”谢秋月胡乱的挥着手机,可是任她怎么甩都没有一点信号。

    西蒙木然道,“不要白费劲了。这里的所有讯号和监控设备都暂时停用。”冷声问,“我只问你们一句话,左小右小姐现在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里,我又不是她妈。”一提到左小右谢秋月就能莫名生出一股邪火,脖子一梗,恶心恶气地指着自己的脸,“她把我的脸抓成这样,我还想找她算账呢。”

    西蒙并不理会她,自顾自问,“左小右小姐在哪里?”

    “都说了我不知道。”谢秋月愤怒地大吼,正要破口大骂。就听得陈聪发出”嗷”的一声惨叫。

    谢秋月看着陈聪肩膀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的鲜血,吓得啊得一声尖叫起来。她睁着惊恐地眼眸缓缓地抬起眸子,看到那巨型黑狗的嘴里正叼着一块肉。

    “啊啊啊啊!”谢秋月尖叫着抱着脑袋,连滚带爬的向后退去。可是身后就是墙壁,她退无需可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