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夜睿出事了
    :

    左少卿抬眸看她,唇角自带笑意,眸中一片茫然,“为什么?”

    “因为,我欠夜睿太多了。”

    人和人之间没有什么必须,夜睿再可恶也保住了她的孤儿院,在自己被陈聪殴打的时候向自己伸了援手,更在自己快死的时候救了自己。

    左少卿看着她,唇角笑意依旧,“欠夜睿的,我帮你还。”轻声道,“不要回去。”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左少卿眸中的祈求,眼中同他一样茫然,“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不过图书馆一场偶遇却偏偏一次次帮她,明明有深爱的未婚妻却总是对自己流露出这样温柔的眼神?为什么明明住着这么奢华的房子却要去做老师的工作?

    因为你是我一生的爱人和责任!

    左少卿再次柔声告问她,“不要回去,欠夜睿的,我帮你还。钱也好,命也好。我都可以帮你还。”

    左小右摇摇头,小声却坚定地告诉他,“我要回去夜睿居。”

    这几天和左少卿相处虽然也处夜睿随时会出现的焦虑中,但是她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她甚至习惯了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揉着自己的头发。

    她有时候会想,自己是不是很像他那个让小优照顾的未婚妻长得很像。她想问他的未婚妻现在在哪里,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和隔阂才能连像他这样的人都这样无能为力。

    可那终归是别人的痛楚,左小右不忍问。因为,她知道知道了自己也帮不上。有的,只是让他再难受一次。

    不管他为什么对自己好,不管他能为自己做到什么承诺。左小右都不想再去欠谁了。债越欠越多,她怕自己一生都还不完。

    看着她坚定的神情,左少卿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要走,就走吧。”

    他顺过桌子她的书包交到她手里,浅蓝色的眸子仿佛宽厚的大海,紧紧地将她包围着,声音柔软的仿佛漂浮的波浪,“我等你,等你有一天信任我。”

    谢谢你,像哥哥一样的左少卿,谢谢你,给了我温暖的左少卿,谢谢你,挽救了我的人生的左少卿。如果不是你,那晚之后恐怕再也没有左小右。

    左小右紧紧地抓着书包,冲左少卿一鞠躬,又冲若森方向一鞠躬,“这几天承蒙照顾了,谢谢你,谢谢大家。”

    左小右背上书包,上前费劲的扶起西蒙,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走出了房门。

    “少爷,你怎么能让小姐这样就走了呢?”若森激动地站了过去,“你明知道小姐此去恐怕就是……命债肉还……”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响直,若森的头偏到一边,脸上瞬间出现五道指痕。他没有滋生,垂下头不敢说话。

    左少卿看着自己那只还带着左小右泪珠的右手,轻声温柔的仿佛刚刚根本没有出过手,“知道为什么打你么?”

    “侮辱了小姐,是若森该打。”若森半垂着头,没有半点不服气的。

    左少卿抬起头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轻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小右觉得这样做以后她可以活得轻松些。我就成全她。若森,我们比谁都知道心里背负着什么活着的滋味。”

    若森抬起头,满眼愧疚,“刚刚是我太心急了。”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那,我们还继续对付夜睿吗?”

    夜睿?左少卿眸光暗影沉沉,“当然继续。”一顿,“查一下夜睿有什么病史。”

    若森立刻道,“是啊,少爷,这个夜睿到底是什么病?看起来还很严重的样子。”

    左少卿挥挥没有回答,只道,“把夜睿居的那个医生放了。”

    西蒙被打成这样也开不了车,既然她要回去,就要她安全。

    “那其他人呢?”还有一堆佣人和厨子呢。

    “安排到相应岗位,不给饭食直到夜睿居的人来赎。”左少卿淡道,“这次给多少钱尽管收下。”

    “是,少爷。”

    左小右扶着西蒙刚走到大门口,就见江浩东提着药箱在门口等着。一看见他们立刻冲了上来,架住一瘸一拐的西蒙,担心地问,“怎么弄在这样?”又问,“车停哪了?钥匙在哪里?”

    左小右扶着的时候西蒙根本不敢放松,放她扶着也只是当着左少卿的面做个样子。江浩东就不一样了,西蒙立刻把重心都压到了他身上,从怀里裤袋里摸出车钥匙,“车就停在前面。”

    左小右回头看了一眼,写着“不易居”三个字的青石牌匾在阳光下刺目耀眼。

    左少卿谢谢你,希望我们的人生再也不会有交集。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不敢再看到他看着自己温柔的模样,更不敢看他看着自己时的茫然和忧伤。更害怕证实小优因为所谓的自尊而害他和爱人天涯两隔。那样的小优,自己要怎么安慰。

    江浩东的车技很烂,缓慢如龟,可是胜在稳。他不着急,可是西蒙急。

    “快点,少爷已经在冰室三天了。再等下去会出事。”西蒙在车后座激动地几乎要把前面的江浩东薅秃。

    江浩东躲闪着西蒙抓自己手发的手,不以为然道,“我不是开了药么?”

    “已经十五天了。”西蒙这一句话立刻令江浩东着急起来。

    “啊啊啊,十五天了,竟然十五天。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江浩东嗷嗷嚎叫着,一路狂踩油门,以非常不熟练的技术插队,左小右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十五天什么?什么十五天?”左小右困惑地看向西蒙,也顾不上什么矜持娇羞,“少爷不是有新的解药吗?”

    十五天前,那个女人都还没有进夜睿居,夜睿还在给自己禁食。

    “当然是少爷十五天没用解药了。”江浩东透过后视镜看着惊讶的左小右问,“你不知道吗?住进夜睿居的那个是假解药。早就被少爷扔出夜睿居了。”

    她要知道什么?假解药?

    左小右只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闪过了,可是很快,快的她抓不住。

    她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到底是什么。

    :评论区被禁言了,没有办法回复。公布的群号也被当成广告删掉了。只能在这里再次公布下。qq书友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