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夜睿的冰室
    :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左小右脑袋里一片空白。

    明明夜睿当着自己的面跟那个女人亲热,她亲眼所见。

    见她完全不知情的样子,江浩东有些意外,看向西蒙,“你没有告诉她吗?”

    西蒙也有些意外,“爸爸没有告诉你吗?”

    在夜睿居一般夜睿做了什么好事都是由靳叔跟左小右去炫耀,虽然次数并不多,但是大家竟然也都形成了习惯。

    “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左小右不懂,“明明那天我亲眼看见他们在……”

    “还不是因为左小姐你那几天没有理少爷,少爷才想用这个方法引起你的注意。”反正路上的时间还有很多,西蒙便索性把事情前后都跟左小右说了,“那几日你那几日眼里都没有少爷,厨房又禁了你的腐女,少爷心里担心小姐在学校身体受不住,偷偷跑跟着你上学。看到你和左少卿那么亲密,为了吸引你的注意这才跟假解药演了一出戏。”叹了口气,“少爷其实是很善良的人,只不过不太于表达而已。”

    当然跟在夜睿身边的人都不那么擅长表达。

    左小右扭过过头看向窗外,低声道,“不理他……”还不是因为他找了新的“解药”么。

    西蒙叹了口气,“其实少爷做这些只是希望左小姐以后眼里,心里,只有少爷一个人,再也不要有别的男人。”

    左小右惊讶地张了张嘴,虽然她没有谈过恋爱,可是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夜睿在吃醋?

    呸呸呸!左小右立刻狠狠的给了自己巴掌,左小右别发春梦了。夜睿只是占有欲强而已。

    可是为什么心里,会有一种甜滋滋的感觉。

    原来夜睿,并没有……脏!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粟基毒液,少爷是很洁身自好。”前排开车的江浩东也开口了,“那些机器人还没坏的时候,少爷从来都不碰女人。后来机器人坏了,少爷都是用药撑到没有办法才找一个干净的解药。其实少爷人品真的很好。有些想要讨好少爷的老板,为了迎合少爷的条件送过不少未成年女孩,都被少爷退回去了。还狠狠的惩罚了他们。”无比崇拜地啧啧两声,“少爷宁可入冰室用药扛着也不碰一下那些小女孩。”

    这个……

    “咳咳!”

    左小右觉得信息有点大。

    夜睿原来用的是机器人“解毒”,人家都用娃娃。他还真是取材新颖,目光独特。

    等等,如果是用机器人可以,为什么不能用“娃娃”?

    江浩东一看她那精彩的神情就知道她想歪了。但是毕竟跟一个女孩要深入聊那种话题毕竟不妥,何况对方还可能是他们未来的女主人。西蒙轻咳一声,江浩东也立刻住嘴没有再讲下去。

    左小右从来不是强人所难的人,别人不说,她也不问。

    只不过,心里那种有点满足,有些甜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夜睿,原来夜睿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呢。

    听说是一回事,亲眼所见是一回事。

    左小右回到夜睿居时,所有人都如临大敌。在夜睿居从来不曾出现过的黑衣人挤满了夜睿卧室的门口,一拨拨人往里运送着巨大的冰块。

    看见左小右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就连靳叔都看不见被打得鼻青脸肿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儿子西蒙,连忙迎上前来,连声道,“小右你回来了,少爷就有救了,少爷有救了。”

    “少爷,他……”左小右话还没有说完,刚刚送冰进去的出来了。门一打开,一股巨大的寒气铺面而来。

    怎么会这样?

    左小右看着夜睿的卧室,仿佛瞬间进入了冰雪王国。整个房间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层,把一应家具都覆盖薄冰之下,晶莹剔透。

    左小右打着寒颤往里走,每走一步,身上的鸡皮疙瘩都鼓起来一层。她哆嗦着往浴室的方向走,没有一点犹豫。

    夜睿在里面,她要去救他。

    “等等,等等。”停好车赶过来的江浩东连忙叫住她,动得发抖的手指从药箱里取出一颗药递给她,“保热丸里面更冷,不吃受不住。”

    围在门口的靳叔这才反应过来,“对对对,小右,赶紧吃一颗。少爷那里,更冷。”

    刚刚看到左小右时就只想着让她救他,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靳叔满脸愧疚。

    左小右不在意地摆摆手,她确实冻得说不出话来。结冰了,起码零度以下,但是她穿得是夏天的短袖。她伸了有些冻僵的手接过药丸就着自己的口水咽了。

    见她吃下去了,江浩东又递过一枚红色的药丸,“这是帮助你缓解痛苦的。”压低声音道,“有催情作用。少爷憋了这么久,很强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不吃身体肯定受不住。放心,也有避孕作用。”

    虽然左小右脸一红,立刻明白这是什么药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了,吞了。

    平时的夜睿她就受不住了,还是吃了保险。况且,她这几天都没有吃夜睿给的避孕药也需要。

    见她吞了,江浩东就抱着身子蹬蹬跑出去了,把门一关。在走廊上嗒嗒嗒嗒直跳脚,哇哇大叫,“制冷器开多少度了,我都要冻成冰雕了。”

    “浴室十八,卧室五度。”当然都是零下。

    靳叔不耐烦回答他,左小右回来了少爷肯定有救了。靳叔立刻吩咐所有人回到原位,让厨房立刻炖上佛跳墙给即将消耗掉大量体力的两位补补。

    一切安排妥当,靳叔终于发现靠墙站得笔直但刚硬的脸已经歪肿不堪的西蒙,惊讶地张大了嘴,“怎么弄成这样?你不是一个人打一百个保安都没问题吗?”

    说着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又提过还在蹦跳的江浩东,“江医生请给我一颗镇伤药。”

    江浩东一副“啊,我居然没想起来”的表情,从放在地上的药箱里取出一颗药丸递了过去。自信满满的夸耀,“明天一早立刻淤肿全消。”

    西蒙把药干咽了下去,看着靳叔也是一脸疑惑,“他们的身手不像是普通保安。那天我跟少爷带去的人跟他们的人一对一,平手。”

    :评论区被禁言了,没有办法回复。公布的群号也被当成广告删掉了。只能在这里再次公布下。qq书友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