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冰人夜睿
    :

    靳叔有些意外,“竟然还有保安能跟我们的人一对一?”

    夜睿居的人都是幽魂岛练出来的,每个人都可以顶一个高等雇佣兵,一个人对普通的保安五六个完全没有问题。现在竟然能跟人不分伯仲,那简直……

    有问题!太有问题了!

    靳叔和西蒙对视一眼,“少爷的意思?”

    西蒙摸了摸因为说话有些疼痛的脸,“已经在查左少卿了,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进展。”

    这也非常有问题。以辰亦梵的骇客技术和实力几乎没有查什么人是需要超过两天的。

    父子俩聊得聊得差不多了,看了看还在一旁蹦跶的江浩东问,“江医生,你在那边这么多天。左小姐什么时候醒的?她醒了你怎么不通知?”

    靳叔也难得露出责怪的神色,“就是啊,少爷一直以为左小姐没有醒才不让我们去不易居要人。”

    如果不是西蒙顶着被夜睿踢回m国的危险,偷摸着一个人去找左小右,现在夜睿居还没有人知道左小右醒了呢。

    说到这个问题,江浩东就来气,“左小姐在少爷走后当天就醒了。而且身体恢复的很好。我当时要给少爷打电话汇报的。可是那个左少卿太可恶了。他竟然当着左小姐的面把我绑起来,还把我关进了小黑屋。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被放出来。”

    “所以,左小姐这几天的身体都是好的?”西蒙脸色立刻不好了,看向江浩东,质问道,“既然左小姐身体好了,为什么你们不回来?其他人呢?”

    江浩东委屈地巴眨了下眼睛,“哎呀,我不是说我被绑起来了吗?其他人也都被绑起来了。想回也回不来。至于左小姐为什么不回来,我就不知道。”认真思索道,“我觉得那个左少卿可能爱上我们左小姐了。”沉迷道,“他对左小姐简直太温柔,太好了。”得出结论,“我要是左小姐,我也不愿意回来。”

    靳叔温柔地看向江浩东,一脸同情,“真希望少爷能听到你刚刚说的话。这样江医生明天就能回幽魂岛见神医了。”

    江浩东立刻回过神来,捂住自己的嘴,嘿嘿连笑几声,“我是说左小姐肯定不会看上那个娘娘腔呢。”

    西蒙想了想接口道,“其实我今天去的时候左小姐好像在收拾东西。”

    靳叔拍拍他的肩,“好了,去小温泉泡一下,换身衣服。少爷好了看你这样少不得来气。”

    西蒙走了,江浩东看着一脸温柔肃立在门口的靳叔,不断地赔笑道,“之前的话我是随口说的,靳叔千万不要告诉少爷。”

    辰亦梵曾经一脸委屈的告诉他,靳叔是一个特别告状的老狐狸,千万不能在他面前实话。否则他都会告诉少爷的。

    “江医生刚刚说了什么?”靳叔微笑地看着他,温和地问。

    “就是左小姐宁愿留在不易居也不愿意回夜睿居的话。”江浩东只好再给他重复一遍。

    “哦!原来如此!”靳叔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站直身体,手端正地交叠在腹前,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

    江浩东看着他那样子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的。

    保热丸的效果很好,左小右很快就觉得自己不冷了,甚至还隐隐觉得热,身体也没有那么僵硬了。

    然而当她推开浴室门的时候还是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寒气,身体不由自主一阵哆嗦。好在保热丸的效果在不断持续,她很快适应了那森冷的温度。

    浴室散发着稠稠的寒气,她看向浴缸的方向,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脑袋,看不清他的脸。

    等她走到浴缸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夜睿?这就是夜睿?

    左小右,看着整个人被薄冰层覆盖着的夜睿,死死的捂站眼睛。不能哭,不能哭,哭了会结冰。

    平时她觉得夜睿冷得像个冰雕,可是现在当她看着他真的变成冰雕的时候心里真的很疼。

    左小右强忍着泪意,缓缓抚上了夜睿发顶,将那层薄冰拂去;试去他长而浓密的睫毛上的碎冰。正抚上他俊美的脸颊,嗖,夜睿紧闭的眸子瞬间睁开了。那满瞳的红色把左小右吓得惊叫一声,跌坐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连瞳孔都不见了?为什么?他会不会瞎?

    左小右撑着冰滑的地面重新扶着浴缸蹲好,她小手慌乱地在他面前挥舞着,紧张地叫着,“夜睿,夜睿,你能看见我吗?”

    那血红色的眸子一眨也不眨,根本没有半点光芒。

    原来经常出现在他眼里的红线会变得这么可怕。

    “怎么办?要怎么办?”左小右紧张的不知所措,捧着他的脸连声问,“解毒就可以吗?啊?夜睿,你回答我?”

    夜睿仍然没有半点反应。

    解毒,解毒!

    左小右吸了吸鼻子站起来,飞快而不怎么优雅的褪去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衫,迈进了浴缸里。

    一股透心的温暖从脚步漫延开来。左小右惊讶地发现,这水竟然是温的。这个时候也不穿得她多想。

    左小右小心的凫到夜睿身边停下,也顾不上羞涩。回想着以往他对自己的种种,抬手抚上了他胸前坚实的肌肉。

    好烫!

    左小右下意识收回手。

    是烫,而不是普通的热那么简单,难怪浴缸里的水是温的。

    于此同时,冰雕般的夜睿突然开口了,“滚!”

    同时左小右的身子被一股大力重重的推了出去。好在是在水里,她并没有撞痛哪里。

    他的声音一如继往的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左小右一向怕他,这时却豁出去般向他靠近。

    只要夜睿能好,什么尊严,什么骄傲,什么矜持,她都不要了。

    但是毕竟内心深处一直对他心存恐惧,左小右再次向他靠近,轻声道,“夜睿,我是左小右,我,我来给你解毒。”

    “左小右?”夜睿那血红的眸子轻微的动了一下,大脑已经开始僵硬的他,仍保持着残留的理智,“背诗给我听。”

    只有左小右背诗,他的心里才会觉得很安心。

    :作者号在评论区被禁言了,无法回复评论区。有剧情,人设方面的疑惑,请加qq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