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没有了手脚
    :

    这一巴掌彻底把左小在打懵圈了,她缓缓抬起头,神情似乎很平静,可是那眼里不断扑簌而下的眼泪出卖了她强制镇定的心。

    “院长?”左小右压抑着颤抖的声线,轻声叫着,滚动的泪珠掩不住眼眸里的惊讶,“为什么?”

    为什么又要打我?

    陈万青脸色铁青,颤抖的食指指着她的脸,近到要戳到她的鼻尖。他恨铁不成钢地切齿着,“这一巴掌,就是要教育你要尊重长辈。”

    左小右立刻明白他是为刚刚自己对谢秋月的态度而生气。

    “她不是长辈。”左小右倔强的与他对视,毫不退让。

    陈万青见她还顶嘴,气得抖得更加厉害了,扬起手一巴掌就要再打下去。

    左小右索性豁出去了,脖子一扬,看着他,轻声道,“这一巴掌又是为什么?院长,打了,请一定要告诉我。”

    从小到大,院长从来没有舍得打过她一下。现在,要打就打吧,就当小时候偷吃别人家的地瓜被抓了,就当小时候弄湿了过冬的煤,就当自己洗坏了院长夫人给他买的唯一一件衬衣。

    陈万青一直都知道左小右外表看起来柔弱内心其实倔强的要命,为此从小到大没少被欺负。这些年长大些了,她自己看懂时事,倒也不像以前那样执拗。但是骨子里的脾气一旦拗起来,谁都拗不过她。

    以前陈万青心疼她也欣赏她的倔强,可是现在,看着她梗着脖子那副无所谓的模样,又看着病床上那恨得龇目欲裂的儿子,陈万青心底顿时蹿上一阵邪火,照着左小右的脸就狠狠甩了下去。

    这一巴掌,打得左小右脚下一个踉跄。

    不用左小右问,陈万青恨恨地告诉她,“这一巴掌是打你兄弟不友睦,竟然做出残害手足的事。”

    左小右缓缓抬起头,除了眼泪还在掉,她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神情。她看向陈万青,指着谢秋月和陈聪,“残害手足的事,不是我做的,是他们。”

    “可是现在被坎断手脚的人是我的阿聪,不是你,左小右!”陈万青冲左小右咆哮着,梗起的脖子青筋爆起,双目通红,看着左小右仿佛看着世界上最恨的人。

    左小右被他眼底的厌憎给吓到了,原本冰凉的心又惊又痛。

    坎断手脚?

    怎么会?

    左小右连滚带爬的扑到病床去。

    “滚,你滚,你滚,贱人,给我滚。”陈聪看见她要来掀自己的被子,立刻咆哮起来,“贱人,贱人,给我滚。我不会原谅你,我不会原谅你,就是死这一辈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撕心裂肺的嘶吼把陈万青的心都揪碎了,他正要去拉左小右的时候。就听得谢秋月温柔的安抚暴躁中的陈聪,“聪哥,不要生气,你总要让她看到,不然,她又怎么会认罪?”

    “聪哥,没事的,我永远都会陪着你。”谢秋月指着自己的脸,轻声说,“你不是说了么,我这么丑你都不嫌弃我,我又怎么会嫌弃你呢。”

    谢秋月的话对陈聪有极大的安抚作用,他的情绪果然渐渐平复下来,不再那么激动。他仰起苍白的脸看向谢秋月,露出僵硬而温柔的笑意,“在我眼里,月儿永远都那么美丽。”

    而就这时,陈聪脚下一凉,左小右已经看到他的脚。

    谢秋月的话起到了作用,陈聪将藏在被子里的手缓缓挪了出来。

    左小右惊呆了,陈聪的双手,双脚,自手腕脚踝部分开始就再也没有了,他,没有了手掌,脚掌。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她是恨陈聪,恨谢秋月,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怎么对付他们。因为她知道,只要陈聪受到伤害院长一定会伤心。她从来都不想让院长伤心啊。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院长会那样痛,为什么会那样恨,因为,他唯一的儿子,他的亲生儿子被毁了啊。

    左小右看向院长,一脸悲痛,“院长,相信我,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院长。”

    我怎么会去毁掉你的儿子,我怎么会毁掉你的幸福。院长,相信我,相信你的小右,院长~

    “左小右,我们之间是有过不愉快。可是从小到大,爸爸在孤儿院,哪一样是我有而你们没有的。爸爸待你如同亲生,没想到你竟然看不得我过得好,看不得我最近跟爸爸亲近……”

    陈聪看向左小右的眼里仿佛淬了毒,恨不得下一秒就能看到她全身融化成粉,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我没有。”左小右理都没有理一下陈聪,只是怔怔地看着院长,一字一句道,“我没有,院长,我没有。”

    她确实在看到院长对谢秋月好的时候心里不是滋味,那是因为谢秋月自私的给自己设局,把自己送给夜睿。她打心里讨厌谢秋月。而不是看不得他们好。

    “你有,你别装了。”陈聪激动的坐起身子,激烈的,陈院长连忙一个箭步冲到他旁边替扶坐好,那仿佛在呵护磁娃娃的模样让左小右心口一窒。

    陈聪沉沉地喘着气,“你不喜欢月儿,在学校避开她,找人抵毁她,在孤儿院碰到你也没一个好脸。你就是以后我结婚了爸爸不管孤儿院了,就是不想看到他幸福,就是想让他把全部身心都放在你们这些孤儿身上。所以,你才找夜睿来害我,是不是,是不是?”

    “不是,不是,不是。”左小右抱着脑袋大吼,“根本就不是。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明明就是你们自己想要害我,明明就是你们……”

    她看着陈聪,怒目中泪水滚滚,为什么总有人可以这么无耻,跌倒黑白。

    “院长,相信我,相信我。”左小右一脸期待地看着陈万青,期待从他眼里看到一点信任。她不能离开孤儿院,她不能没有家了,她不能再没有家了啊。

    可是没有,她看到的是陈万青冰冷的眼里带着无尽的绝望。

    “我要怎么相信你,左小右,你说阿聪害你。可是现在我的儿子没有了手脚,你却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

    :根据之前放下的豪言。群过百就直播。三月三十一日晚上九点半一直播见,剧透,人设答疑,欢迎一起讨论(重申qq群号,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