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遗余力的诋毁情敌
    :

    左小右闭着眼,感观已经完全沉浸在夜睿给予的欲色中沸腾着,意识中隐隐有个声音提醒她不可以,不能这样,可是心里已经在期待着他的侵入。

    而夜睿也做足了准备要做的姿态,灵活的手指勾开了她的腰带,甚至微微动了动身形,抓着她雪白的小手往自己腹下探去。

    那炙热坚挺的触感让她又羞又慌,却终究没有拒绝,正要继续动作,手已经被大掌覆着朝那结实的腰身揽去。同时,那一直埋在缝隙里的手指也迅速离去。

    “夜,夜睿……”左小右于那结实的胸膛中抬起头,双眸微睁,睫羽微颤,眸中一片茫然,轻声呢喃着,红唇微张,分明的在邀请着等待着什么。

    夜睿看着她这一副迷蒙的娇/态,忍下将她将狠狠rou躏的冲动。他倾身狠狠咬住了那诱人的红唇,直到她吃痛张开了眸子,才不舍得松开。

    “痛。”左小右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唇,眼里还有没有清醒过来的朦胧和茫然,看起来楚楚可怜。

    夜睿强忍了要将她狠狠地压在桌上欺负欺负的冲动,戏谑地笑了笑,伸手刮了下那精巧的小鼻子,十分慵懒而惬意地叫了声,“西蒙。”

    左小右那三分迷糊瞬间消失无踪,悄悄地系好腰带从夜睿腿上滑了下来。这回夜睿没有拦着她,只扔牵了她的手任由她在自己身旁站着。

    “是,少爷。”西蒙转入门内,走到夜睿面前,不用他问,直接汇报,“刚刚我们留在医院的人已经发了消息来,左少卿的人已经把陈聪的手脚送过去了。”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夜睿,他刚刚分明什么都没有做,竟然这么快就把陈聪的手脚让人给送回去了。

    只需淡淡一眼,夜睿便知道她此刻的心思,指尖把/玩着那青葱般的手指,淡道,“左少卿的人等在医院为的就是在合适的时机把手脚送回去吧?”

    左小右心里一沉,又是左少卿,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夜睿冷笑,当然是为了让她示好,为她出气。不过,他显然不会告诉她呢,就让她讨厌死左少卿好了。

    在夜睿面前,左小右还是太简单。她的一个眼神,一个神情都足够他把她看透。

    夜睿停了停,看着西蒙,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左小右到医院的时候他的人就在那了吗?”

    西蒙立刻会意,“当时我们去的匆忙并没有留意到他们。但是若森看到我时并不惊讶,恐怕,是知道的。”

    夜睿勾了勾唇,神情极为漠然,“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他们两人的对话太过高深莫测左小右完全听不明白。但是有一点她非常肯定,他们在谈论左少卿为什么要砍断陈聪的手脚。

    “夜睿,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砍断陈聪的手脚?”左小右握住夜睿的手,问声有些急切,“为什么明明手脚都在他手里不早点送给院长,为什么要让院长误会我?”

    夜睿偏了脑袋看她,仿佛在判断她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直到看着她眼眸中那分明做不得假的急切,便扬了扬唇,淡道,“自然是为了得到你。”

    “什,什么?”左小右大惊,“怎么可能?他明明有一个很喜欢的未婚妻。”

    夜睿才不相信什么他有未婚妻这种鬼话。冷笑,“怎么不可能。”开始不遗余力的诋毁左少卿,“他砍了陈聪的手脚却又藏了起来,偏偏在你去了医院之后再把手脚给人送去。为什么?”认真地分析给她听,“不过就是让你被赶出孤儿院,从此无处可去,他好有机可趁罢了。”

    左小右还是觉得不相信,“不可能。他知道我住在夜睿居的。”

    夜睿继续努力挑拨,“想想看,最初陈万青认为坎断陈聪手脚的人是谁?”

    “是你?”左小右脑海中灵光一闪,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可是却一下子捋不出来。

    夜睿见她这样便知她已经进入自己给予的设定当中,继续引导道,“是,是我。而你一开始也以为是我。再想想看,从医院回来之后,我是不是在生气?”

    左小右沉默片刻,想了想,好像确实从医院回来后夜睿就莫名的不说话,哪怕自己在门口站了半小时他也没抬一下头。当时没细想,这么看来,夜睿就是因为当时自己误会他了才生气的。

    心里顿时又愧疚又难过。只觉得自己特别没良心,特别对不起夜睿。虽然他性格有点诡异,有些变/态。但是从相互表白到现在,他对自己真的很温柔。虽然当时他没有为自己解释,可是想想夜睿这种傲慢的性格又怎么会去跟人解释呢。

    看到左小右眼里那浓郁的愧色,夜睿心里异常满足,连带着声音都温柔了些。他轻/握住左小右的手在唇边亲了亲,看着她的眼里一片柔情,“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的个性,所以左少卿以为我定然不会因为误会解释,我们之间也一定因此会有罅隙,到时候你必将离开夜睿居。孤儿院不要你,你又弃了夜睿居,那时就是他的机会。可是,他不知道我就算我再生气,再被误会,我也不会放你离开夜睿居。”

    听着夜睿有条有理的分析左小右瞬间有一种通透的感觉,对,就是这样,这就是刚刚那没有抓/住的东西。

    左少卿这样做无非就是逼得自己走投无路。可是这样对他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她根本就不相信左少卿会喜欢自己。他说未婚妻的故事时,那眼里的神情骗不了她。那是无比眷恋,只有爱到了有子里,才能有那样的柔情。

    那他要自己做什么?

    看着她那咕噜噜转动的大眼,眸色闪了闪。夜睿心里还有些噗通,小丫头到底信了没有。想了想,为了稳妥,还是补充一下,“左少卿那个人,居心叵测。在我查清楚他的时候,离他远点好吗?”

    这一点夜睿不用吩咐左小右也会照做,毕竟他是小优喜欢的人。虽然他不喜欢小优,她也不想让小优误会什么。

    左小右用力地点头,“嗯。”

    夜睿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满含深情道,“左小右,是我的。不管你怎么误会我,我都不会放你离开夜睿居。”

    左小右脸一红,心里却说不出的满足。她勇敢地回望着他,然后用力地点点头。心里默默道,夜睿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也是为了我们更久远的在一起,请不要恨我。

    夜睿的解药,她一定要拿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