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夜氏温柔法则
    :

    看着夜睿蹲在地上烧,动作熟练的添加着小煤块,明明那一身华贵与这幽暗逼仄的小空间十分违和,左小右却有种天神落地人间偏生让她给遇上的感动。

    左小右不知不觉得地就被他认真扇火的模样吸引住了。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是一种难得的居高临下的视角。恰好睨见他微垂的眼毛,浓如羽扇,笔挺的鼻梁,性格而棱角分明的嘴唇。气质沉稳,动作优雅。

    夜睿,我何德何能让你如此迂尊?夜睿,终于让我遇到你。

    “不是要下面么?”夜睿从炉前抬起头,浓烟下眉头微皱,脊背挺直,姿态依旧高雅,看着她怔怔地盯着自己看,唇角扬起一个肆意的弧度,“怎么?想在这里么?”

    左小右当然明白那句话的意思。小/脸涨得通红,连忙转身去取面条。

    “看来之前在书房没有满足你让你很难受呢。”夜睿看着左小右下面,摇着扇子神情颇有些苦恼,“毕竟里这里确实有点窄小。”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撩了她一把头发,邪恶地在她耳边轻语,“不如,出去找个宽敞的地方?”

    唇边温热的气息落到左小右的细嫩的脖颈,让她头皮一阵发麻,身子不由自主的轻/颤。轻声道,“先,咳,先出去,我给孩子们盛面。”

    明明是清清冷冷再正常不过的话,可是此时却带着一丝喑哑,分明的动了情。

    夜睿眼底荡漾着浓浓的笑意,小家伙现在很敏感了呢。

    “我帮你。”他倏地抬起她的下巴,猝不及防地吻上她的唇。却在她刚刚回过神来时就松开了。转身从那简易的碗柜里取出几只碗递到她面前,“给。”

    左小右咬了咬唇,正有些失落。夜睿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晚上,我会给足你。嗯?!”

    说着就飞快出了门,那暧昧有话语温热的气息除了让她紧张的心脏狂跳之外同时还有那么一点甜蜜。

    左小右端着托盘将面放在院子里长桌上时孩子们立刻叽叽喳喳地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声音都传到了巷子里。

    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孩子们,在干什么呢,这么高兴。”

    院长?~

    左小右回过头,就看见陈万青正惊讶地看着自己,看着夜睿。

    他出现的太突然,左小右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跟他说话好,最后只扯了一分自以为最自然的笑容,故作若无其事的叫了声,“院长。”

    “院长,院长你回来啦。你终于回来啦。”孩子们都围了上去,又蹦又跳,指着桌子上的面兴奋的汇报道,“院长这是小右姐姐我们做的。你也一起吧。有好多呢。”

    “好,好。”陈万青僵硬地笑了笑,拍了拍孩子们的脑袋,道,“你们去吃吧,院长和你们小右姐姐说说话。”

    陈万青面无表情地冲左小右点点头,率先就往外走,左小右几乎条件反射地跟了过去。

    “我陪你。”

    左小右一抬头,就看见夜睿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那如墨的眸子此刻仿佛暗夜的星辰照在她那不安的心里,让她有了无尽勇气。

    “好。”左小右点点头,给他最明媚的笑容,仿佛自我安慰仿佛对他的感谢,她轻声而有力的说,“有你在我不怕。”

    陈万青走的很远,已经远离了孤儿院远离那些窄小的巷子,周围都是田地,没有了人家。

    看着陈万青站在田梗中央,左小右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一股憋闷盘踞在胸口,不论她怎么做深呼吸都驱之不散。她紧紧地拽住夜睿的手,站住不走了。

    “我,突然有点不舒服,我们,我们回夜睿居吧。”左小右的气息紊乱不堪,一句话就说得气喘吁吁。她双手紧紧抓着夜睿的手,仿佛抓着溺亡前的最后一根浮木,眼里充满了恐惧和祈求。

    陈万青肯定不要她了,肯定是要赶紧她走了……所以才会找个没有人会看到地方。

    夜睿看着左小右快要崩溃的样子,心被狠狠地揪了起来,他朝陈万青的方向冷冷地扫了一眼,再看左小右时已是温柔的模样。

    夜睿任由她抓了自己一只手,另一只手抚上她苍白的小/脸,柔声道,“不要怕,左小右,你有我。我是你的,你一个人的。不管在哪里都有我。”修长的手指插入她浓密的乌发间,温柔的安抚着她发紧的头皮,轻笑,“左小右不是死都不怕么,还有什么可怕的?”

    见他打趣自己,左小右不由横了他一眼,嗔怪道,“还不是你自己让我误会。”

    夜睿连声道,“是是是,老婆说什么都对。”

    左小右脸一红,偏过头轻嗤,“都说了不能随便叫。”

    虽然有些害羞,但是刚刚那慌乱又紧张的感觉没有了。

    左小右默默做了一个深呼吸。是,都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左小右缓缓松开握住夜睿的手,走到陈万青面前,轻轻叫了声,“院长。”

    陈万青看着左小右,心里说不出的五味杂陈。他已经知道陈聪的事情跟左小右没有关系,把陈聪手脚送回来的人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因为陈聪做了不该做的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再也无法让左小右再继续留在孤儿院。

    到现在他脑海里陈聪刚从手术室出来时的样子都还清清楚楚。两眼通红,表情狰狞,一字一句虚弱而坚定地告诉他“让左小右滚出孤儿院,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认你。”

    不管左小右是对还是错,不管事情背后的真/相是什么,他都不会再让左小右留在孤儿院了。陈聪有女朋友了,关系还很好,经历了这样大的劫难都不离不弃的守着。他们马上就会结婚会有孩子,他的人生,很快就完满了。

    左小右,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陈万青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小右。你看,你也已经长大了,从高中开始你就独立了。我也没有什么能为你做的。”看了一眼夜睿的方向,“你看,你也有男朋友了,他那种身份你也不需要再回孤儿院住了。以后……以后……”

    :今天说一下关于打赏。做为一个迷信的平凡人,我相信人的福报是有限的,如果我只有588的福报,请大家分成分成98次订阅6豆一章的正文,陪我走十万字。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