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疯狂的森林
    :

    “好。”左小右仿佛一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机械而怯弱地点点头,“只要你还要我。”

    “左小右。”夜睿简直要心疼死了。他附身将她拦腰抱起,那挺拔的身影于黑暗中一路疾行,穿过那弯曲狭窄的小巷,来到停车处,小心地将她放入车里,系好安全带。看着她那泪迹未干的脸,皱了皱眉,附身亲了亲,这才上车发动了引擎。

    夜睿的车速很快,车顶的敞篷打开了,那风凉的夜风吹干了左小右的泪水,却送不回她的神智。她变成了一个只会眨眼的机械木偶,不悲不喜,不哭不闹。

    一路上夜睿都只是紧抿着唇不说话,偶尔侧头看她,见她那一副木然的样子,绯唇越发抿成一条线,神色也更冷了。

    左小右,只能是他的,总有一天他会断了她对所有人的牵念,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飞驰的兰博拐入一条林荫道内,路的尽头是一片空旷的树林。夜睿径自将车开了进入,停在林里一片草地上。

    他赌气般地下了车,甩上车门,走到左小右面前,将她拽下了车。将她抵在车门与自己之间,沉声道,“我要你。”

    左小右顺从地点点头,林子里一片漆黑,借着车灯的光,她抬起头看着他,小声地问,“我要脱衣服么?”

    脱衣服?夜睿挑了挑眉,修长的食指抵在她微微起伏的胸口,邪邪一笑,“不怕被人看到?”

    左小右摇摇头,“只要你喜欢,我都不怕。”睁大了眼睛看站他,“你喜欢看么?”

    说着也不等他回答,伸去解衬衣的扣子,在他的注视下扣子一颗颗松开,一寸寸雪白的肌肤在那昏暗的灯光下呈露在他面前。

    当左小右再要往下解的时候,碰到了夜睿抵前胸前的手指,她抬头看他,茫然而迷惑,“不用脱么?”

    说话间,夜睿的手指已经钻入了那大敞开的衣领内,薄唇覆上了樱唇,舌尖纠缠着她的舌尖,在她口腔里喃喃着醉人的话语,“接下来由我脱。”

    大手扣住她长发披散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也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贴近了。

    左小右一只手紧紧地拉着他的衣襟承受着他的深吻,另一只手抚在他结实的胸膛缓缓向下,来到腹下三寸,抚上了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的炙热。

    夜睿身子一紧,将她紧紧贴向自己,狠狠咬住了那捣乱的小舌。

    “唔。”左小右半眯了眼睛承受着突如其来的痛楚,然而在那疼痛之后却是一股难以言喻的酸麻,让她不由自主轻声颤抖着。

    感受到来自怀里的震颤,夜睿婉转吻上她的唇、修长的脖颈、窄小敏感的肩胛、精致的锁骨,辗转自那曲线玲珑处,灵活的手指松开了半裙的拉链,布料应声落地,堆在雪白的脚踝边。

    左小右几乎半悬空的被抵在车门与夜睿之间,雪白的腿空空的悬在半空,身体早已不受她自主,任他求索。偏偏他故意逗她,双手掐着那纤细地腰身,半抵着腹下那一片雪色肌肤,含了片樱色红唇在唇齿间吸吮、啃噬、拉扯,低语着,“想要吗?”

    左小右双手撑在车上,仿佛推着那小巧的身体去迎着他,双眸染着迷离而醉人的欲色,一声声轻吟自被他占有的唇内溢出。

    “唔,夜、夜睿。”左小右被咬住了唇,刚一说话,一股股酥酥麻麻感像一道道小小的电流窜入到身体的每一处,让她不由自主地颤抖,更想向他靠近。

    “说,想要么?”夜睿吻上她的灵巧的耳朵,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传递着诱惑,“像之前那样求我,求我占有你。”

    左小右紧紧地抱住了他,在他胸前轻声啜泣,“求你,求你要我。夜睿,我很难过。”

    “求之不得。”夜睿掐住她腰间的手微微用力,便轻易地将她拉近自己,让自己埋于她体内,于往日的急切不同,夜睿并不急着索要,而是在她耳边柔声问,“知道人和人最近的距离是什么?”

    “嗯?”左小右正因体内撑胀感而意乱情迷,大脑早已失去转动能力,茫然地看着他,樱唇微张,似呢喃又似问话,“什么?唔……”

    夜睿咬住她的耳朵,笑得邪恶,“就是像现在这样……”身子用力挺进,“负的。”

    人和人最近的距离是负。

    后知后觉的左小右大脑轰地一阵烧着了,全本染了浅粉色的小脸瞬间通红,身体莫名一阵紧张,狠狠地抽搐着。

    她突然的紧绷让夜睿几乎要立刻立刻,他轻嘶一声,在她耳边低哄,“宝贝,放松,放松,这样我会很快,嗯?懂?”

    左小右看着夜睿的样子,突然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满足,有一种“是我让夜睿变成这样”的虚荣感。

    一场欢爱,轻吟似深夏蝉鸣,圈满了整个森林。

    几次辗转,他们早已离了车子,左小右已非常羞人的姿态被抵在夜睿和一棵大树之间,腿虚虚地圈在男人紧实的腰侧,胳膊揽着他的脖子。

    雪白而修长的脖颈微微后仰,一声声浅吟自少女的唇齿间溢出,带着让人**的醉意。然而夜睿仍嫌不够,他粗鲁而猛烈地攻占着属于她的领地,邪恶地逼迫着她,“叫我名字,左小右,告诉我,你只要我。”

    她早已失了意识,只能机械而顺从地叫着,“夜睿,我只要你,夜睿。”

    夜睿动作不停,带了威胁逼迫的调子,在她耳边低哑的诱惑着,“宝贝,大点声。嗯?叫给我听,我喜欢。”

    一句我喜欢让左小右睁大了眼睛,一直压抑着喉咙里的愉悦感尽数溢出化了阵阵欢声,一声声迷人的吟唱伴着来自她体内的味道在林间漫延,散开。

    西蒙带着保镖到的时候,夜睿已经用外套包裹好左小右将她放进了车里。有保镖走过去捡起了地上七零八落的衣衫裙子。

    左小右缩在坐位里不敢看外面那些打着强光手电在草坪上铲除她和夜睿的爱的痕迹。

    夜睿坐在主驾上看着她红着脸恨不得要钻到坐位底下的样子,忍不住好笑,勾了勾唇角,轻笑,“刚刚叫得很大声哦,不是很舒服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