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孤儿院的客人
    :

    同时他也在说服自己,从小到大的养育之恩他不需要她任何报答。对左小右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只有这样,他才能好过点。

    小西睁大了眼睛看他,“聪哥哥病得很严重吗?”想了想,还是问,“小右姐姐走了吗?”

    陈万青牵着他的手往院子里手,每个字里都带着沉重的叹息声,“嗯。她走了。你聪哥哥病得很重。接下来几天院长在院里的时间就会少了,你现在是大哥哥了,要照顾弟弟妹妹们,好么?”

    小西点点头,接着执着地问,“小右姐姐怎么没有跟我说再见就走了。”

    陈万青没有说话,要怎么告诉孩子们,左小右从此再也不会回到孤儿院了。他有些失神地怔着,仿佛听见左小右轻轻地问“后来呢”

    “院长?”小西见他没有回答,拽了拽他的手。同时一个急促地敲门声在门外响起。

    小西两眼一亮,撒丫子就跑了出去,“肯定是小右姐姐来跟我byebye的。”

    陈万青不由苦笑,那孩子执拗,这种事情确实做得出来。

    小西打开大门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心里有些失落,但还是礼貌地问,“请问你找谁?”

    莫茵贝怀里抱着一个包袱,看着小西小心翼翼地问,“请问这里还是友爱孤儿院吗?”

    “还是?”小西一愣神,陈万青已经走过来了。他打量着眼前这个脸型跟左小右有些相似的女孩,疑惑地问,“这里是友爱孤儿院,姑娘你找谁?”

    莫茵贝紧紧地盯着陈万青半晌才呼啦一声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陈万青,嚎啕大哭起来,“院长,是小北啊,呜呜,院长。您怎么老成这样啦。呜呜……”

    陈万青本来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也弄得不知所措,听了她的话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小北啊,是小北啊。”他打量着莫茵贝,嘿嘿地笑,“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这要在街上遇到,我肯定认不出你来了。”

    他这话倒不假,以前的莫茵贝是单眼皮,有些微挑的样子,现在就变成双眼皮,是跟左小右一样的大眼眸。

    莫茵贝摸摸自己已做完修复的脸,微垂着眼睑,敛了那一闪而过的寒芒,羞涩道,“院长真会夸人。”

    “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说话。”陈万青把人让进院子里,小西懂事的去倒了水给他们送过来。

    莫茵贝是早期的孩子,她离开孤儿院的时候现在这些孩子们有的还没来,有的还很小。大家都不认识她,所以看见院里来客人了,孩子们都好奇的过来围观。

    陈万青把孩子们都打发回宿舍了,才问,“小北啊,这些年,你还好吧?”

    莫家的事他是知道的,也知道什么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小北在莫家出事的时候没有回过孤儿院,这次还是晚上探访,肯定是有事的。

    莫茵贝看着陈万青,咬着牙吞吞吐吐地道,“院长,其实,这次我是来投奔您的。”生怕他拒绝连忙道,“我不会白吃白住的,我会给生活费。等我找到工作了我就会搬出去的。”

    陈万青点点头,“好,那你就先住下吧。小右的床空着,你就睡她的床就行。”

    他没有再说多余热情的话,或许是因为陈聪发生了这种离奇的事情吧,他直觉莫茵贝的到来并不那样简单。

    说到左小右,莫茵贝神色有些黯然,“其实这次回来,我本来先去找小右的。可是还没有找到她就先被她的男朋友软禁起来了。如果不是我机灵,我恐怕就要在那个小黑屋里关一辈子了。”

    那个男人……陈万青想到夜睿那副森冷的模样,下意识打了下激灵,下意识问,“他为什么要关你?”

    莫茵贝喝了口水仿佛在压惊,轻声道,“他不想我打扰左小右,怕我给她添麻烦。”眼里闪过一抹恐惧,“那个男人真可怕,他要让左小右失去一切只留在他身边。”看向陈万青有些急切,“院长,我们得让小右离开那个男人。否则连您和聪哥都会有危险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是喜欢左小右的人还是讨厌左小右的人,那个男人都不会放过的。”

    莫茵贝限入自己想象的恐怕画面中,惊悚地睁大了眼睛,“有一个男人跟我关在一起,就是因为在学校扯了一下左小右的头发,所以两只手都被砍掉了。没有手了,您知道吗?院长,太恐怖了。”

    没有手了?

    陈万青的脸色一白,那不是跟陈聪一样了么?

    难道,其实陈聪的手脚是夜睿砍掉的,那送手脚回来的人是他们刻意安排的?

    “院长,我们一定要让小右跟他分手。”莫茵贝见状,便知道陈万青动了心,继续煽动,“您是她最尊重的人,你的话她肯定会听的。”

    陈万青痛苦地摇了摇头,“没用了,我已经把她赶出了孤儿院,以后,她都不会回孤儿院了,更不会再听我的话。”

    夜睿居的巨大主卧里左小右连打了几个喷嚏,夜睿翻身覆在她不着寸缕的身上,轻笑,“看来是受凉了,不如运动运动出身汗?”

    左小右伸出细嫩的胳膊圈上了男人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吻,轻声而旖旎地在他身上低吟,“好。”

    她想要夜睿,不管多少次。她都可以承受。不管有困,多累,她都撑着自己不睡着,她想真实地感受着夜睿在她体内,而他是她的归依。

    孤儿院上空的夜色越来越暗,月色下陈万青和莫茵贝两人各怀心事,面色都不好看。

    陈万青有些后悔自己因为陈聪的事太过冲动了,如果真如莫茵贝所说所有得罪左小右的都会受了惩罚,那自己和陈聪……

    陈万青脑海中飞闪过夜睿那森冷的目光和阴暗的气息,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莫茵贝的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失落,她被营救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把左小右从夜睿的身边带离。所以当脸一修复好她就来了孤儿院,因为她知道左小右几乎对陈万青的话言听计从。只要她脱离夜睿,离开夜睿的保护,她就可以轻易地把左小右带走。

    :四月一号晚上九点半左小右开始,一直播见“君子的博雅”也可以入群咨询,q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