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陆续出场的人
    :

    现在……莫茵贝眸中寒光闪过,这个陈万青真是成事不足。

    两人各有心事,最后陈万青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小北啊,你就自便吧。阿聪现在还在住院,我现在过去照顾他。”

    莫茵贝又“口头关怀”了一下陈聪便也回到宿舍休息了。大部分孩子都睡着了,只有跟左小右并铺的小西还有没睡,看着她上了左小右的床,疑惑地问,“你是谁?为什么会睡小右姐姐的床?”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睡孤儿院的破床。

    莫茵贝憋着心里的暴躁,扯着嘴笑了笑,“我是小北姐姐,以后我会住在这里哦。”看着小西眼里骤然滋生出来的敌意,心念一动,“你喜欢小右姐姐么?”

    小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喜欢。我长大了要娶小右姐姐做妻子。”

    莫茵贝笑了,得来全不费功夫,“小右姐姐现在被一个坏男人控制了,你想不想把她救出来?”

    小西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夜睿邪恶的面也幽冷的眼眸,立刻点点头,“嗯,想。”

    那个男人真的很坏,竟然把自己从厨房扔出来,还抢走自己给小右姐姐扇风的功劳。

    莫茵贝笑了,男人这种动物从小都占有欲,小西小小年纪就想将左小右占为已有。真是上天助她。

    “那我现在有一个计划,可以把小右姐姐抢回来。你想不想一起参加?”莫茵贝像狼外婆一样引诱着小男孩犯罪。看着小西眼眸里那闪耀而坚定的光芒,她伸过头在他耳边轻声耳语了一阵。

    小西不可思议地抬起头,“这么简单吗?”

    莫茵贝摇摇头,“这对你来说很简单,但是对我来说却很难。所以这个计划我很需要你的帮助。”

    小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只要能救出小右姐姐,我做什么都可以。”

    只要小右姐姐能够远离那个男人,他什么都可以做。

    夜暮渐深,孩子们渐渐进入了梦乡,莫茵贝躺在床上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天花板,眼里寒光森然。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孤儿院了,是左小右让她重新进来了。如果此刻有光,就能看见她眼眸里迸射出那俱人的恨意,跟陈聪的没有分别。

    陈万青已经离开医院很久了,谢秋月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他回来换班。眼看着马上就到十一点了,谢秋月有些急,对一旁深情看着自己的陈聪道,“你爸爸怎么还没来啊,十一点半住院部的大门可就关了。”

    陈聪看着她悠悠地道,“月儿,你不愿意陪着我吗?”

    谢秋月压着心里烦躁,尽量让自己笑得温柔,“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咱们不是商量好了么,今天晚上你跟叔把孤儿院的经营权要过来。”

    陈聪有些不确定地问,“消失准确么?夜睿真的要把孤儿院纳入星夜广场里?”

    谢秋月点点头,“当然啊。我妈妈打听到的消息还能有假。到时候只要我们是孤儿院的所有者,到时候孤儿院拿来干什么,还不是我们说了算?”眼里闪着算计的光芒,“你想想以孤儿院的面积,又在星夜广场里,哪怕是用来出租,我们一年得赚多少钱啊。”

    陈聪还是有些迟疑,“如果到时候左小右从中做梗怎么办?”

    谢秋月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到时候我们租个好点的房子,把孤儿院搬过去。只要你爸出面跟左小右说一声,我敢保证她一点意见都没有。”

    “可是今天我已经让我爸爸把左小右赶出孤儿院了,她不可能再听我爸的话了吧。”陈聪觉得还是很不妥。

    谢秋月被陈聪的那点死脑子气得要炸了,她就不明白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蠢到这份上。但是为了更长远的利益,她还是忍着气解释,“这你就不知道了吗?一个人如果没有失去过,又怎么会知道拥有的珍贵?正因为左小右离开了孤儿院,离开了叔叔。等叔叔让她回到孤儿院时,她才会更加感激涕零,知道吗?”

    似乎,好像,很有道理。

    陈聪已经有些晕了,但是他还是坚定不移地看向谢秋月,点点头,“好,我听你的,月儿。”

    谢秋月这才舒了口气,其实她也觉得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但是如果不把他说服,她就没有办法回去跟那个人交待。

    陈万青终于赶在十一点半前到了,他跑得气喘吁吁,谢秋月象征性的关怀了他几句就走了。

    接她的车子早就停在了医院门口,谢秋月闪身进了车子,主驾上一个肥得能冒油的男人非常顺手的在她胸前摸了一把,笑容十分猥琐,“怎么样,小美人,我的事办好了?”

    谢秋月忍着胸口的疼痛,任由男人对自己上下其手,笑容极为讨好,“我都已经照着您的吩咐跟我男朋友说了,你答应我的事……”

    男人没有答她,反问,“还去上次的那个酒店怎么样?”

    谢秋月忍着要呕的冲动,假装害羞地垂下头,轻轻点了点,掩出了眼里的厌恶与憎恨。

    她的恨一点都不会比陈聪少。如果不是左小右她就不会被夜睿扔进小巷里喂狗,就不会被一个变态男人救了。

    那个男人救了奄奄一息地她和陈聪,却只把她留在身边照顾。一边替她疗伤一边占有她,还拍下自己的果照威胁她为他办事。

    男人满意地看着谢秋月的表现,发动了引擎,车子在夜色中扬长而去。

    这一切都被守在医院的白衣人看在眼里。

    半山不易居别墅城堡里,左少卿安静地听着若森的汇报,笑容淡雅,“楚雄的爱好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好盯着,把东西给朱华倩送去,相信她以后会后悔没有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了。”

    若森眼眸中闪过一抹冷光,“少爷,他们这要对待小姐,我们这样是不是有些仁慈了?”

    左少卿摇摇头,“让一个人受到致命的打击不一定要献血淋淋,偶尔,攻心也不错。相信,接下来会很热闹。”

    :四月一号晚上九点半,一直播见。搜索“君子的博雅”。也可以加群咨询,q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