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 背后的故事
    :

    若森立刻面露得色,“那倒是,如果朱华倩知道自己一直保护的女儿还是跟自己的亲生父亲发生了关系,接下来的戏一定会很精彩。”

    左少卿摆摆手,“准备好明天的讲议,明天有法语课。”眸光微闪,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些。真好,又可以见到左小右了。虽然,这一阵她总是刻意地躲开自己,可是,这是不是意味她已经心里有了一点自己的位置?否则自然些不是更好。

    “少爷,后天是学校的校庆。听说夜睿要赞助学校一亿,头笔款已经到账了。我们是不是也要做点什么?”若森看向左少卿一脸期待,我们可不能落后情敌啊。

    左少卿偏转了脑袋看向窗外,月光落在他完美的侧脸上,忧郁而哀伤。手中的杯子紧了紧,声音淡淡,“以小右的名义捐一栋创业孵化器大楼吧。”

    若森点点头,“好,这就去办。”这要以后学校就有一栋大楼叫“小右楼”,不过这样怎么听起来也有些别扭。若森道,“是不是还是用小姐本身的名字?”

    左少卿看着窗外被月影遮了一半的月亮,摇摇头,淡道,“一旦恢复本姓,那边的人恐怕就该动手了。小右的身份,等我们把仇报了再说不迟。”

    若森还要说什么,左少卿挥了挥手,“去休息吧。”

    若森更不再说话却也没有休息,只是退到了门口,看着巨大的落地窗前,左少卿的身影显得格外孤寂凄冷。

    东叔提着药箱路过门口的时候,若森拉住了他,冲左少卿的方向看了看,示意他安慰一下少爷。东叔看着左少卿那尊贵而孤寂的背影叹了口气。拍了拍若森的肩,表示对他此刻心情的理解。

    “少爷,行针了。”东叔提着药箱在左少卿面前站住,那肃穆古板的样子难得温柔,“马上就月圆了,是不是又开始痛了?”

    左少卿任由东叔将自己的腿放在长条凳上,卷起裤腿,他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天空的那淡淡的月影。声音悠远而寂寥,“怎么会痛呢?不会痛,只要想到二十年前那场大场,想到左姨的眼泪,我就不疼。有什么以痛得过她的痛的。”浅蓝色的眸子闪过一抹凄楚,“左姨会不会怪我,现在还没有把小右带回来。”

    说话间,东叔已经将他膝盖以下的腿都扎上了银针。他显然已经非常熟练,飞快的行完针,净了手,坐在左少卿身旁的位置,长长叹了口气,“少爷不是早就决定不让小姐去背负仇恨,不让小姐参与复仇行动么?只要是少爷决定的,就都是对的。”

    左少卿手中的杯子早就凉透,他还紧紧地握着。弯了弯眸子,仿佛在笑,眼里却一片悲凉,“是啊。就是这样打算的呢。”可是明知道她在别的男人怀里承欢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呢。

    特别是在跟左小右相处过以后,她笑容那样可爱,性格虽然平静但偶尔活泼的感觉也那样让人动心。如果说左小右只是他这些年奋斗的动力,那现在的左小右已经开始牵动他的心。

    左少卿看着头顶的冷月,轻叹,小右,知道么,从出生那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新娘啊。

    原来以为自己很轻易可以让左小右爱上自己,看起来魅力很弱呢。起码,没有至今没有让左小右爱上自己主动离开夜睿。

    第二天一早左小右是在夜睿的怀里醒来了,清早某个人的冲动直顶顶地冲向她的体内,让她几乎下意识要逃。

    “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很喜欢?”夜睿将她拽回怀里,紧紧地箍住,揉捏着她的柔软,看着她因自己而变化,喘息加重,得意地在她耳边低喃,“看,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在诚实的反应。”重重的捏了一下,听着她不由自主加重的低哼,嗤笑,“要不要先喂饱你?免得在学校想要,我可不能随叫随到。”

    本着维护个人尊严的原则,左小右忍着来自心底里的异动,奋力地推他,傲娇地看着他,“我身体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赶紧上学,不然要迟到了。”

    夜睿啃咬着她敏感的肩胛,手已经游走到她腹下的缝隙,满足地感受着来自怀里人儿的震颤,邪恶地诱惑着,“喜欢吗?喜欢我这样对你吗?”

    左小右红了脸,身体里属于自己的力量仿佛在一点点流失,她虚虚地睁了眼看他,连连求饶,“真的,要迟到了……”可是话一落喉咙里便不由自主溢出一声嘤咛,同时身子自发拱起去迎向男人,无声地索要。

    夜睿却完全无视她的身体语言,唇齿不紧不慢地啃咬着俏躯,手下不轻不重的在狭窄的缝隙中运动。在她已经半失了神识,双臂紧紧地将他抱住等待他的进入时,他傲娇的退出了。

    “好吧。起来吧,先送你去学校。”夜睿抓过一旁的毛巾净了手,直接扔地上,然后坐起身掀被子下床,一气呵成,仿佛对床上的人一点眷恋也没有。

    左小右被撩拨的早已双眼朦胧,他手一松,身体的空虚一阵阵侵蚀着她,小脸绯红睁着迷离的醉意看向夜睿,见他正站在床边似非笑地看着自己,心里一阵失落,原来他真的并没有打算要。

    左小右微闭了眼睛,做了个深呼吸等被夜睿挑动的情潮退去,这些坐起身抓过一旁的细肩带睡裙套上。在被子里穿好了,才下床,默默地从夜睿身边经过,一言不发的走进了洗手间。

    夜睿眉眼里全是笑意,看来小丫头现在已经很适应自己呢。看着她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他心里就得意的不得了,总算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要忍耐了。

    春风得意地来到洗手间,左小右正在洗漱,看见夜睿进来自动退里面的盥洗台去,洗了把脸就准备出去。

    一般人这个时候都该去哄哄人家,而夜睿一点也不在意,任由她默默的生气。这样才对啊,欲求不满的生气,强烈表明了左小右是有多需要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