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没有朋友了
    :

    不得不说夜睿的脑回路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清晨的餐厅气氛沉默而暧昧,沉默当然是左小右,暧昧当然是夜睿。

    左小右默默地抱着碗,喝着碗里粥,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过头。夜睿夹了半断油条放到她碗里,华丽的声音带着施恩般的笑意,“吃这个,虽然没有我的大,但是也可以吃饱。”

    这么大,这么大……你自己怎么不吃。

    左小右气得想把抓起油条堵住他的嘴,一抬头就看见夜睿正夹着一根粗大的油条塞自己嘴里,看着她的余光带着“看你又想歪了吧”的嘲讽。

    左小右一哽,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毕竟自己的油条只有半根而他的却是整根。没他的大,确实……是对的。

    左小右看着他,夹起“没他大的油条”,龇着雪白的牙齿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油条瞬间断成两半。

    夜睿默默放下油条,只觉档下微凉。

    靳叔看了西蒙一眼,无声的赞叹,“多么美好的互动啊。”

    西蒙回了一个,无法理解的眼神,“有吗?”

    真是个无趣的臭小子。靳叔立刻无趣地收回了眼神,端正地站好,自己欣赏眼前这副“美好的互动”场面。

    上了车,左小右还是没有说话。默默地看向窗外。

    其实她并没有生气,也知道他故意在逗自己。同时她也更加明白自己此刻真正一无所有的处境。

    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喜欢一个人会有多长?

    她不知道。

    她甚至都不知道夜睿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如果纯粹因为是解药的纯度,她相信西蒙和江浩东很快就能够为他找新的。

    以前她不接受卜俊杰除了没有那种深深的喜欢,也有来自骨子里的不安和自卑。高中的时候班里就有女同学因为失恋而疯癫了,成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喜欢夜睿,同时也时刻做好被他抛弃的准备。可是今天早上,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小举动就已经让自己失落莫名了,她无法想像,如果有一天夜睿爱上了别人,自己像被逐出孤儿院一样的赶了夜睿居是什么样的感觉。

    可能也会疯吧。

    所以,左小右,就像院长说的,要好好为自己打算啊。打算好如果有一天所有人都不要她了只有自己了怎么办?!

    怎么办?左小右看着窗外,眉头微蹙,唇角勾起一抹自嘲。左小右,怎么就这么可怜呢。怎么总是在被抛弃呢。

    夜睿深深地凝望着她,看着她睫羽扇动下眼底的凄凉,看着那单薄的身子紧贴着车门随时准备离开自己的模样。撇了撇嘴,小丫头气得也太久了吧。

    “左小右。”夜睿不喜欢她离自己这么远,拽住她的手将她拽倒在自己身上,还没有等她要起身,双手已经穿过她腋下将她托抱着坐在自己腿上,同时那道隔帘适时的拉上,隔开了前后座的视线。

    夜睿咬着她的耳朵轻笑,“这么想要,现在给你,不要生气了,嗯?”

    左小右连忙推他,“不要这样,马上就到学校了。”

    夜睿按住她乱动的双腿,沉声道,“西蒙,绕路走。”

    本来出门的时间就赶得刚刚好,左小右瞬间整个人就不好了,她连忙双手合什,拜托道,“求你,别这样,我马上就迟到了。真的,晚上,晚上,好不好?”

    “不好。不喂饱你,你找别的男人怎么办。”夜睿幼稚地摇摇头,大手灵活地探入裙内,熟门熟路地撩拨着她的敏感。

    左小右本身还有清晨的余潮,哪里经得住他的逗弄,很快就软倒在夜睿的身上,身体尽数收他掌握。

    夜睿毕竟考虑到她还要上课,只在她达到第一波顶峰时便退了出来,咬着那嫣红的唇瓣邪恶地说,“余下的留着晚上用。”

    左小右红着脸自顾自收拾着衣服,直到自我感觉衣衫都整齐了,该扣了扣子都扣上了,这才正襟危坐着,正经地看着窗外。

    夜睿好笑地看着她满脸通红连着脖子都红的不能自己的样子,心里一阵好笑。仿佛为了看她脸更红的样子,他挑起了一条纯色的小裤往她面前一递,“这个,还要不要?”

    左小右瞥眼一看,果然整个人更红了。仿佛烧红的小龙虾,红得都能冒烟。总觉得少点什么,原来,原来忘了这个。

    左小右连忙一把抢了过来,缩着身子顶着夜睿那炙热的目光把小裤穿上了。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刚下车就听见第一堂课的打铃声。左小右下意识想跑,夜睿却淡定地拥住了她,一如继往在她额间印下一吻,在她耳边轻笑,“晚上我有应酬,晚点回去,西蒙接你回去。在家等我。”

    在家等……我?!

    左小右眼眶一热,差点落下泪。她飞快地答应了一声,撒腿就跑。

    夜睿,不要轻易跟我说家。知不知道家是我一生所向往却一直都不曾有的。知不知道“家”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承诺。做不到的时候,不要轻易承诺啊。

    左小右跑进教室的时候,自然的坐在了后坐。

    只是,最后一排再也没有胡一青,没有小优。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胡一青和小优上课的时候已经默契的移到了第一排。现在最后一排,只有她一个人。

    左小右,没有朋友了

    左小右尽量让自己若其事的听课,可是心里难过的要命。

    她知道小优为什么逃避自己,可是为什么连胡一青也跟着一起失去?

    第一排的位置上,胡一青和小优并排坐着,偶尔还会看到他们交流。

    左少卿并没有像最初那样一直找她提问,这让她多少轻松些,起码可以装得更轻松些。

    下了课,她就走。现在再也没有谁需要她等,没有谁跟她一起吃饭。

    那种被全世界孤立的感觉,那种只要转过身就能听见背后的窃窃私语的感觉,让人窒息地喘不过气。

    去往食堂的路上,左小右周围两米都没有一个人,但是她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那些说她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