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重逢小北
    :

    她喜欢夜睿,沉浸在于夜睿的恋爱里。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寄居夜睿居的可怜虫,只要夜睿放手,她就一无所有。无居可依,甚至为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一如夜睿不准她有他的孩子,所以,她就不可以有。

    她每天都笑着,可是只有她自己才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自己其实已经一无所有。

    以前院长总是让她坚强,告诉她这个世上有个词叫“伸手不打笑脸人”,只要她对别人笑,别人也会对她笑。

    然而,坚强那么累,哪怕她再努力地对每个人笑,也不会有一个人留在她身边。

    小优留不住,胡一青也留不住。

    左小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仿佛这样身体会轻松些,对胡一青轻声道,“你喜欢小优吧?”

    “我,我,我……”胡一青抓了抓脑袋,脸一红,垂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左小右看着他这个样子,剩余的话已经不用说,意思已经很明白。她轻声道,“左少卿已经有未婚妻了。你和小优,要幸福。”

    不管你们在不在一起,你们都幸福。

    左小右说完就走了,胡一青还沉浸在自己的羞涩里。当他回过头来时,就只看见左小右纤细的背影,孤独但有一种说不出的矜贵疏离。就好像流落人间的公主,终于走回了她的皇宫,寂寥而华贵。让他停住了想要去追的脚步。

    胡一青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神情一片茫然。

    离下午上课还有很长的时间,左小右无处可去,她像游魂一样在校园没有什么人的角落里晃荡,走不动了,就在僻静的角落里窝着,避开下午的阳光。

    左小右蹲在墙角给夜睿发了一条信息。然后拿着手机等,等夜睿的回复。

    这是她第一次给夜睿发信息,心里很平静,神情也很平静,就像一潭死水,没有生气。

    与此同时,夜氏顶楼的大会议室里,夜睿歪着头看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已经整整五分钟了。而那些陪他与会的各位高管们也已经眼巴巴地盯着夜睿五分钟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能让夜睿这种工作狂分神?可别是什么跟自己有关的工作内容。

    信息是左小右发过来的,内容只有一句话,却让他心痛不已。

    “夜睿,我可以要一个孩子么?”

    早就发现她喜欢孩子,正因为如此,他才至今都没有办法向她解释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要孩子。怕她失望,怕她因此离开自己。

    十分钟后,夜睿飞快敛去眸间一闪而过的黯然,睨了一眼瞬间正襟危坐的高管们,冷声道,“会议继续。”

    左小右等了一个多小时,手机没有响过一声。

    看来是不同意呢。

    左小右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后背紧贴着墙壁撑住有些眩晕的身体,眯着眼睛迎向刺眼的阳光,神色平淡,看不出悲喜。

    “少爷,小姐很坚强呢。”不远处若森站在左少卿身旁,看着左小右平静的面孔,一脸骄傲。

    左少卿摇摇头,“不是坚强,是绝望。没有了希望,才没有了悲喜。”

    他宁可左小右像其他小女孩一样大哭,大闹,大声咆哮,而不是一个人默默的窝着角落无人问津。想起左小右的话“不管是夜睿还是你,在别人眼里,都是我在高攀……”

    小右,到底,我还是伤到了你!

    左少卿蓝眸微闪,本来想给她最好的照顾,可是却因为他用人失误,让她陷入了更大痛苦。

    若森没有说话,小姐的心思他不懂,但是少爷懂就好了。他看向自己不远处,两名穿黑色休闲服的人闲杂人等,对左少卿道,“少爷,这两个人从上周开始就在小姐周围游荡,我们要不要把他们抓起来?”

    左少卿看着左小右的方向,眼神半分也没动,声音很轻仿佛是怕惊扰到她,“看来上次陈聪的事让夜睿警觉了些。倒知道给小右派保镖了。”

    “是夜睿的人?”提到夜睿若森脸色就不太好,摩拳擦掌道,“要把他们赶走吗?保护小姐用我们自己的人。”

    左少卿淡道,“不要打扰小右上课。”

    夜睿,终究不如自己人放心。

    若森立刻明白,在小右上课的时候把人绑了换上自己人就行。

    下午上课跟上午一样,胡一青和小优在第一排,左小右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她假装没有看见那些转过头来好奇看她的人,假装没有听见“傍大款傍到没朋友”那些话。

    她默默地垂下头,打开书本,等老师的到来。

    “噗嗤噗嗤。”一个俏皮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左小右回过头,就见一个女孩正在冲自己龇着牙笑。

    那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她有种似曾相视的感觉。

    “小右,我是小北。”莫茵贝忍着心里的恨意,冲她甜甜一笑。

    小北?左小右那波澜不惊的心绪终于有了反应,被夜睿关着的那个小北?莫茵贝。怎么变成这样了。她记得夜睿给的资料上小北为了接近夜睿特意整容成自己的样子。

    突然恍然大悟,难怪她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因为脸型跟自己很像,就五官不那么像而已。

    但是,她不是被夜睿关着了吗?

    左小右正要说话,小北冲她轻轻嘘了一声,指了指台上的老师,小声道,“下课再说。”

    一下课,莫茵贝就非常熟稔地拉着左小右的手冲出了教室。

    直到远离了下课的人群,莫茵贝才松开她的手,看着她笑,笑着笑着,然后就哭了。

    “小右,小右,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了。”莫茵贝紧紧地抱住左小右,扶在她肩上嚎啕大哭起来。

    左小右轻轻地抱了抱她,任由她的眼泪打湿自己衣服,直到她自己哭得畅快了,松了手。

    “小右,对不起,我实在……太激动了。”莫茵贝边笑边擦眼泪,自嘲道,“你看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小右,你不会笑我吧。”

    左小右摇摇头,“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