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夜睿有未婚妻
    :

    她已经疲惫不堪,又怎么会有力气去嘲笑别人。

    夜睿把小北放了怎么也没有告诉自己?但转念一想,他对自己又何必事事知会。

    “小右,我回孤儿院了。”

    在校园后面的小亭子里,莫茵贝把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一股脑儿地向左小右倾诉了,末了心酸地抹了抹眼泪,“爸爸妈妈去世后,我没有办法,为了读完大学只好去夜店跳舞。可是,我也不知道招谁惹谁了,突然有一天被人迷晕,抓起来了。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变成现在这样子。”莫茵贝自嘲一笑,“他们让我勾引夜睿,可是我反而被夜睿关了起来。如果不是有人误打误撞救了我,我可能现在还被夜睿关在小黑屋里,不见天日。”

    莫茵贝看着波澜不惊的左小右,心里暗恨她的无动说衷,面上却一脸担心,“我是看了新闻才知道你跟夜睿在一起了。”顿了顿,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让你离那个男人远点,夜睿,很危险。”

    夜睿当然很危险,左小右深有体会;可是夜睿很透明,他的话永远是真话。生气也好,高兴也好。他从来不会说违心的话去骗自己。

    夜睿很危险,曾经几乎每天都能把自己掐得半死,可是,他几次三番的救自己于危难。

    相比夜睿,突然出现的小北,你才危险啊。

    左小右叹了口气,由衷道,“我想,我会离开夜睿的。”

    每个人都看不得她跟夜睿在一起,就连她自己到现在都不相信夜睿对自己是一时的兴起,还是如自己那般深深的喜欢。

    所以,不用你们做什么手脚,我会好好离开夜睿的。但不是现在。

    现在,请让她再依靠一下夜睿,汲取一点能量。

    莫茵贝掩住眼眸里的得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小右,我并不是不想让你幸福,可是,你知道,夜睿那个人,真的……太可怕了。”

    左小右默默地点了点头,黯然地垂下头。看来这个世上,没有人希望自己过得好。

    看着左小右那低落的样子,莫茵贝拉起她的手,“不要难过,以后我们两个一起过。就像小时候说的一样,将来长大了,还要一起住,永远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五六岁时候说的话,她倒是记得。只不过,莫家来孤儿院认养小孩的那天,你为什么把我支开去那么远的地方买东西,不等自己回来道别就跟莫家走了。知不知道,我曾经为此哭得多伤心。

    以前左小右认为小北比自己更想要有一个家,她从来不会去多想。

    可是现在,左小右自认自己邪恶了,每个人都很刻薄的去对待她,所以连她自己都变得刻薄。

    那些不以为然的过往,变成切向心脏的利刃,点击压迫,让她疼痛。

    莫茵贝见她情绪不高,只道她是因为要离开夜睿而有些不舍,便继续添火,“小右。你知道现在网上都怎么说你么?说你是不要脸给别人当情人的小三。”

    左小右下意识反驳,“我不是小三,夜睿没有结婚。”

    莫茵贝惊讶地看着她,“全世界都知道夜睿的未婚妻是克莱斯家族的艾莉小姐,你不上网吗?你不看新闻吗?对于你的传闻克莱斯家族已经做了回应,他们说不日就会来我们市跟夜睿商定婚事。”

    未婚妻……商定婚事……

    左小右觉得自己浑身凉透了,仿佛在冰天雪地里当头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冷到尾,凉气从指尖渗到心脏,蔓延到五脏六腑全都凉透。

    她才刚刚有一个可以上网的手机,并没有上网看新闻的习惯。

    她不知道夜睿有一个未婚妻,更不知道她即将到来跟夜睿商量婚事。

    左小右低下头,一滴眼泪落在石桌上,接着又一滴,很快就变成成串成串的泪珠落在石桌上,甚至还溅起了小小的水花。

    是,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她以为那些嘲讽自己的同学们,看不得自己跟夜睿在一起的人,是因为自己是个孤儿。而终究,她不过一个小三。

    真好!这样,痛得更深一点,心就死的彻底一点,离开的时候更干脆一点。

    莫茵贝看着左小右低垂的头顶,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她柔声道,“小右,离开他吧。以后我们两个相依为命,我很快就会找到工作,从孤儿院里搬出来的。我们一起住,一起奋斗,好吗?”

    左小右还没有回答,手机响了。是西蒙。

    “小姐,我已经到校门口了,少爷让我来接你。”

    左小右静静地擦干了眼泪,站起身,“我先走了。”看着莫茵贝,轻声道,“我会离开夜睿的,你们放心吧。”

    你们……

    莫茵贝看着左小右离开的背影,心里一咯噔。她难道发现什么了吗?不可能啊,自己明明说得很缜密,没有半点遗漏。

    左小右一走,若森的人立刻要上前抓捕莫茵贝,被若森拦住了,“他们还有人。”

    果然从不远处的拐角转入几名穿着黑色帽衫的男人,其中一人在莫茵贝耳边低语几声。莫茵贝仓皇地看了一眼若森的方向,连忙站起身跟他们走了。

    “md,被发现了。”若森低啐一声,向莫茵贝方向扫了一眼,指着其中两人道,“查清楚他们什么来历发。其他人带上小优回不易居。”

    左小右上车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应该说她一直都很平静,只不过现在擦干了眼泪。

    “少爷还有一个应酬,我先送小姐回家。”西蒙向她解释。

    左小右轻轻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她的心死一般的安静,或者说累得一点挣扎的力气,悲伤的力气都没有。

    她想振作,可是,一时间竟然没有了坚强的理由。

    不管她怎么笑,全世界都在嫌弃她;不管她怎么努力,怎么坚强,她想要的从来都得不到。

    回到夜睿居她没有立刻回房间,而是走到后花园的假山坐着,呆呆地看着那白色的塔楼发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