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睿的晚餐
    :

    所以,这样美好的夜睿,怎么会喜欢上左小右这样平凡的女孩。他喜欢的人,应该像莱茵夫人那样,一眼看去就那样纯洁高贵,美好的就像行走在凡间的天使,就连女人都无法对她产生任何厌恶。

    夜睿挑起她的下巴,在那精巧的粉唇上轻轻印下一吻。然后看着她认真道,“左小右,我饿了。”

    饿……饿了……

    左小右小脸瞬间通红,双眸乱晃,不敢看他,“刚刚,刚刚不是,不是刚刚,刚刚才做过么……”

    而且厨房不像走廊,女佣不用隐藏,全都那样直盯盯的站着呢。

    夜睿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双眸恍然大悟般一亮,随即爆发出一阵魔性的笑声,“哈哈,左小右,你这个色魔。哈哈……哈哈……”

    左小右脸更红了,看着他夸张地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茫然而低声的喃喃,“我,我不是,色魔。”

    为什么他要这样笑,难道她说错什么了么?!

    很快,她就知道她真的不只是说错什么了,还是脑子都错了。

    夜睿笑着戳了戳她小巧的鼻尖,好不容易止了笑声,道,“左小右,我说我肚子饿了,我还没有吃晚饭。”看着左小右恍然大悟地睁大了眼睛,连脖子和耳朵都烧红的模样,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无情的讥笑道,“左小右,你是猪吗?我真想看看你现在脑子里都装的什么。”

    左小右不服地嘟嘟嘴,嘟囔着,“还不是因为你以前都那样……”

    每次说饿了就是吃她。

    夜睿显然被这句话取悦到了,他在她唇间轻轻一吻,傲娇道,“很好。左小右,为了奖励你记住我说过的话,我给你做晚餐。”

    左小右惊讶地张了嘴巴。什么,她没有听错吧?

    她当然没有听错,因为紧跟着夜睿已经卷起了袖子,从冰柜里取出食材。淡淡地扫了一眼还在不远处垂头站着女佣道,“这么喜欢做电灯泡,是想去海边站着吗?”

    咻!

    两名女佣瞬间从夜睿的眼前消失。

    左小右抱着水杯煨着又开始隐隐做痛的胃,看着夜睿帅气的挥铲,眼里一片痴迷,也一隐隐暗淡。

    这样的夜睿,怎么可能会属于她。

    “左小右,过来。”夜睿嫌她离得远,让她站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站着。

    左小右倚着料理台看着夜睿在熟练翻炒,这样的夜睿也很帅,专注的眼神,轻抿的绯唇,挺直的鼻梁,每一处都像是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左小右喝着水由衷的赞叹。

    夜睿淡淡睨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问,“刚刚舒服么?”

    左小右嘴里的水还没有咽下去,鼓鼓的腮帮子像小白兔,茫然地睁着双眸看着他,无声地问,“什么?”

    夜睿看着她,从容而戏谑的笑着,“当然是,刚刚,我做得你舒不舒服!嗯?!”

    噗!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问这个。

    左小右忍着一口气,喷又不敢喷生咽下去又把自己呛了个半死。左小右扶着料理台一阵狂咳,咳得小脸和脖子都红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明明都过了很久了,为什么还问这个问题。

    虽然也不是第一次,虽然从名义上两人已经正式交往,可是,这种问题也不好这样讨论吧。而且舒服不舒服的,一次两次的,她要怎么说。

    总不能舔着脸说,舒服吧!

    “左小右,你可真脏。”夜睿一边嫌弃地说着,一边又抽了纸巾温柔地替她擦了嘴,拍拍她的背,“左小右,你是猪么?喝水都能呛到。”

    左小右不服气,“还不是你在我喝水的时候说那样的话。”

    看着她那红嘟嘟的脸颊夜睿心情很好的挑了挑眉,“左小右,和你做我很舒服,所以,才想你也很舒服。”

    于是,毫无意外,左小右脚底心的那团火再次窜到了脑袋,烧得她整个脸蛋,耳根,脖子,甚至就连露在肩带外的锁骨都染着浅浅的红晕。

    夜睿看着左小右那红透了的娇俏模样,唇角微勾,拇指指腹缓缓摩挲着着窄小肩头的那一道齿印,唇角边噙上更为肆意的弧度,眼底掠过戏谑而温柔的光芒,声音淡而性感,“告诉我,喜欢我那样对你吗?”

    左小右的心脏倏然加速,仿佛血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激得细细嫩嫩的肌肤都开始起鸡皮疙瘩。

    就在他的手指快要来到那玲珑的胸线前时,左小右心头一荡,迅速转身想要逃开。

    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哪里禁得起这样赤果果的撩拨,左小右简直想找个坑把自己埋起来。为什么夜睿总是能把那么流氓的话说得这么淡定。

    “陪我。”夜睿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看着她仓皇乱闪的眸子,眼里尽是笑意,“喂我吃饭。”

    “为,为什么要喂。”虽然这样问,左小右却还是停住了脚步,心里莫名的矛盾。她想跟夜睿在一起多一秒也好,可是又怕夜睿说那种赤果果的话,让她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话。

    “因为做累了。”夜睿直勾勾地盯着她。

    这一回左小右控制着自己的脑子没有多想,她拼命地告诉自己,是工作累了或者是做饭累了,绝对不可能是做她累的。

    左小右像给孤儿院的小朋友喂饭一样,坐在一旁喂他。

    夜睿却把椅子搬开,让两人面对面坐着,让左小右的腿穿入自己的双腿间,傲娇地告诉她,“这种才是喂饭的姿势。”

    这是他记得喂饭姿势,非常年幼的夜睿坐在小板凳上,母亲就在他对面坐着,两人中间没有桌子,没有任何隔阂。

    美丽的莱茵夫人就那样附着身弯着腰一勺一勺的喂着自己吃饭。

    喜欢的女人,就应该喂自己吃饭。这是夜睿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好。”左小右柔柔的应着。只要他不那样说话,她怎么样都可以。

    接下来的夜睿倒是老老实实的没有再那样说话,只不过一直盯着左小右的脑袋,突然冒出一句,“左小右,你的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豆腐渣吗?”

    左小右夹着菜的手一抖,菜叶子就掉在夜睿的裤档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