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残暴的惩罚
    :

    夜睿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粗暴地对待她。他狠狠地啃咬着有些委屈的粉唇,侵入颤巍巍地唇齿内,毫不留情地咬住正在仓皇闪躲的小巧轻舌,狠狠地吸吮拉扯,啃咬。

    大手粗鲁而狂野地撕扯下她的裙子,压迫感沉重的车内不断传了裂帛的声音。

    西蒙面无表情地按下了隔帘的机关,帘子缓缓拉上。

    左小右身上无一物地呈现在夜睿面前,炙热的手掌惩罚般地用力揉捻着少女锁骨下的玲珑小丘,转眼间一对雪白无痕的小白兔上染满了一条条通红的印迹。

    左小右痛得眼泪都溢出来了,可是她不敢拒绝,夜睿在生气,她不想抗拒他,只要这样夜睿可以消气,她可以承受。

    “左小右,好好看着。”夜睿的声音冰冷而邪佞,按住她的头逼着她看着自己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惩青青紫紫的痕迹,“这是惩罚。”

    左小右害羞又难堪地看着自己的玲珑在他的掌心邪恶的挤捏出各种形状,她咬着唇怯怯地看向夜睿,“夜,夜睿……”

    夜睿理都不理她,抓着她的小手按在裤腰上,“解开。”

    左小右不敢再说话,身体又痛又麻,不知道是紧张而是难堪的的,她的手抖得厉害,半天没有解开腰带。

    夜睿的手已经探入腿隙,这下却是轻柔了很多。他深知她的敏感一个触点,却偏偏不像以前快速的挑拨起她的愉悦感,而是轻轻浅浅地拨动着那小巧的蕊珠,似有似无的碰触着,让左小右有了感觉却在她想要更多时退开,如此反复几次,左小右的身体已经颤得不能自己。

    “夜,夜睿……”左小右双眸早已迷离,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夜睿怀里靠近,雪颊嫣红,声音似啜似泣,看起来好不可怜。

    “说!”夜睿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冰冷,甚至带着一点低低的诱惑,“想说什么?”

    “我,我有点难受。”左小右扶着他的双肩,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身体,好难受。”

    夜睿淡淡地看着她,手指却依然无情地挑动她的缝隙,邪恶地勾了勾唇,“怎么难受了?说说看?”

    不,不能说,有西蒙。

    左小右摇摇头,身体那种难以释放的空虚感让她宣而不得,可是夜睿让她说的那些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索性就伏在他肩头嘤嘤地轻声啜泣起来。

    “告诉我,想要什么?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夜睿的手在她光滑的脊背上缓缓游走,那柔软光滑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轻赞,腹下不由自主一紧。

    左小右瞬间感受到腿隙间有异物凸起,哪怕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那股滚烫的炙热。那突如其来的碰触,让她身体一紧,下意识往那处移去。

    “就是,这样。”左小右被血染红了脸,扶在他的双肩在他耳畔轻声道,“夜睿,我想。”

    夜睿没有理会她,在她腿隙的手深深浅浅的碰触着,然后将手指抽出,将她从自己身上抱了下来,放到一旁,看着自己被濡湿的裤子,挑起她的下巴,眸中一片戏谑,“左小右,你弄湿我了。”

    左小右就那样一身真空地坐着,离开他的碰触后身体更加难受,可是不代表她已经没有意识。夜睿眼里的讥讽她照样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左小右默默地捡起坐位上被撕成一片片的布料,遮住自己的性感处,蜷缩在座位的一角,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她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

    折回去找左少卿的时候她就知道夜睿会生气,可是她还是去了,自以为可以哄好他,可是却发现自己拿他一点办法也有。在他们两人的感情里,她从来都是在下的那个。除非夜睿自己高兴了,否则她哄不好他。

    她想谁都能圆满,因为曾经那么要好的关系,她想小优和胡一青有结果。所以才自不量力地去找左少卿了。左少卿眼底的那抹嫌弃,她也看得清清楚楚,她没有求人姿态,是她的错。

    都是她的错!

    可是,她还是想让自己走得圆满点,能让自己在他们生命中出现的短暂时间里有意义点。

    夜睿生气是应该的,他本来就多疑,不喜欢自己跟别的男人接触。

    人就是这样奇怪,有些事明明心里清楚明白,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脆弱的心,那样容易受到伤害。

    什么时候,她才能从夜睿眼里看到他对自己的尊重,什么时候她才能从夜睿的行为里感受他与自己是平视的位置?

    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了;也许若干年后,她活得很好,可以挺直腰杆毫不畏惧地与平视。

    一路回到夜睿居夜睿都没有说话,坐得笔直,直到快下车的时候才脱下外套,披在左小右的身上,然后将她抱着一路回了卧室,直奔进浴室,将她扔进浴缸里。

    左小右乖的要命,生生地忍着痛,一言不发的坐在浴缸里,没有他的指令就不动。

    夜睿解下腰带直接绑了她的双手提到头顶固定在水龙头上,扯掉她那些碍事的碎布,抓过花洒将出水口调成一道细长的水柱,抬起她的腿照着那小巧的蕊珠冲去。

    夜睿一连串动作一气喝成,左小右没有抗拒她也没有时间去抗拒,等那腿隙处那一阵喷射而来的温热感时,左小右才震惊地睁大了眸子。

    “不要,不要这样。”左小右双手被禁锢在头顶,拼命地合拢双腿,惊惶地拼命摇头,“不要这样。”

    为什么要用水,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惩罚她。

    左小右羞愧的眼泪直流,可是那水柱阵阵冲击缝隙中的小蕊,带出一一道道细细密密的细电,漫延到四肢百骸,让她不能自己的低吟出声。甚至就在那样的冲击中她一瞬间大脑一片空茫,娇小的身躯阵阵轻挛着。

    就在她身体的感观到达顶端的时候,夜睿退下衣裤,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她还未结束初次欢愉的身体。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小嘴无力地张着,像缺水的小鱼,轻轻的收缩着攫取着一点点可怜的空气。

    她的身体在极度欢愉中一次次沉沦,可是大脑意识却清楚的感受到夜睿的怒气,偶尔睁开的眸子对上的是夜睿冰冷无情的双眼。

    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